加餐饭 - 256.第256章 你特么是笨死的 我的合租老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第1章第一卷

    第256节第256章你特么是笨死的

    “这样可以吗,妈的,老子大腿中了一刀,现在还流血呢,你可别坑我!”

    电话那边,老狐狸气喘吁吁,有点不敢相信,同时又有些跃跃欲试。

    “你特么的还配站着撒尿吗?今天收不了飞凤,你这辈子都要逃避她的追杀,剩下的事情,还要我教你吗?”

    “得令!”

    老狐狸被王小石吓得一个哆嗦,忽然下定了决心,大吼一声,向飞凤冲了过去:“飞凤小姐,恕我无礼了。”

    这厮情急之际,竟然没有挂电话,倒方便让王小石和安蕾听墙根。

    “哼,就凭你!”

    电话之中,传来飞凤的怒喝声,一如既往的彪悍火辣。

    安蕾羞红了脸庞,忽然抢过王小石的电话大叫:“飞凤,赶紧跑,千万别跟着老狐狸进病房。”

    安蕾昨晚又被王小石折腾了一宿,连说话都有气无力,现在的声音,只不过比平时大了一些,电话在老狐狸的身上,连老狐狸都听不见,飞凤怎么能听见?

    王小石坏笑着吻了安蕾一口,轻言慢语:“飞凤也该找个人好好管管她了,你就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吗?”

    安蕾羞红了脸庞,啐了王小石一口:“什么饱汉饿汉的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你们都不是好人。”

    王小石故作惊奇,看着安蕾:“这么说,你还不饱吗?咱们再来过。”

    安蕾吓了一跳,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小石哥哥,人家不敢了,我认错还不行吗?”

    王小石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好笑,跺一跺脚,地下世界都要大地震的安女王,谁能想到,她居然是这么一个温柔娇媚的小女人呢?

    他抢过电话,听着老狐狸那边的动静,安蕾心中好奇,找了耳机插上,两人一起倾听老狐狸和飞凤的动静。

    “哼哼,你这下跑不了吧?王八蛋,看你挺老实的,没有想到,还敢毛手毛脚,吃老子的豆腐,你不想活了吧?”

    听着飞凤的声音,王小石能想象出飞凤嚣张狂野的样子,心中暗暗好笑。

    这个傻丫头,一味拼狠,她哪里想得到,面前这位老狐狸,可是正儿八经的暗劲高手,少将总教官呢。

    安蕾却暗暗为飞凤担心,一想到王小石和老狐狸这两个坏胚子的无耻诡计,安蕾就红晕上脸,羞得一张脸火烧火燎。

    老狐狸干巴巴笑了两声:“飞凤小姐,我对你一见倾心,的确没有恶意,我知道你这样的美女,不太喜欢……”

    “废话少说,开打吧!”

    飞凤并没有给老狐狸深情表白的机会,老狐狸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得飞凤一声暴喝,然后哗啦啦一声响,不知道撞倒了什么东西。

    王小石悠然一笑,像飞凤这样彪悍的女孩,你要是不打倒她,她压根儿就当你不存在,只有强者,才能得到飞凤的尊敬。

    夜兰卫中,飞凤对王小石表面上骂骂咧咧,但是真正做事的时候,却没有半点违逆,这也是飞凤对强者的尊敬和服从。

    老狐狸得了王小石面授机宜,胆子大了起来,只听喀拉一声响,飞凤传来一声惊呼,随即传来老狐狸四平八稳的声音:“飞凤小姐,你这一招狠则狠矣,但是不够快,所以被我制住了手肘……”

    “我打!”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得飞风一声暴喝,只听扑通一声,有人重重摔倒,随即传来老狐狸的声音:“飞凤小姐,出拳的时候,要注意下盘,下盘不稳,力不从心,容易被人趁虚而入。”

    “我呸,凭你也来教训老子!”

    飞凤大喝一声,只听老狐狸哎哟一声,显然中了飞凤一拳,紧接着飞凤一声惊呼:“王八蛋,你竟敢摸老子……”

    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恼怒羞涩之意,声音都颤了。

    老狐狸嘻嘻一笑,显然大了胆子,紧接着飞凤哎哟一声:“你还敢摸…….杀千刀的,老子和你拼了。”

    砰砰砰又是几下重响,沉闷不堪,只听得呼哧呼哧两人直喘气,王小石和安蕾对视了一眼。

    王小石一脸坏笑,安蕾的一张俏脸,却羞得快要滴出血来,恨恨地掐着王小石的腰肉:“你们这些坏人,不许听,真不害臊。”

    王小石舒舒服服地搂着安蕾,低声笑道:“飞凤找到幸福了,你不开心吗?”

    安蕾犹豫半晌,方才点了点头,电话那边,飞凤的的喘气的声音更重了,伴随着砰砰砰的声音,很是诡异,老狐狸却至始至终,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这样诡异的声音,未免让王小石和安蕾猜测,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你放开我,我不打你了!”

    终于,飞凤弱弱地说,要不是亲耳听见,王小石做梦都没有想到,彪悍火爆的女汉子飞凤,居然能发出这般温柔娇媚的声音,还带着急促粗重的喘气声。

    “不成,除非你答应嫁给我。”

    老狐狸的口齿有些模糊,嘴中好像含了什么东西。语音虽然模糊难辨,但是却能听出其中蕴含的坚决之意。

    “你….王八蛋,老子……打死你……”

    电话那边,飞凤的声音,颤颤巍巍,嗓子眼中,还挤出一丝娇媚的吟哦。

    这种声音,听在王小石和安蕾的耳朵中,无比熟悉,,每当两人床上大战的时候,到了畅快处,安蕾总会发出这样的颤音。

    王小石心中直乐,孺子可教也,老狐狸这个猥/亵的家伙,没有白白看岛国床上动作片啊,看样子,已经把飞凤拿下了大半。

    电话那边,又再次传来砰砰砰的声音,先重后轻,老狐狸闷哼了两声,又再次沉默了,只剩下飞凤浓重的呼吸声,间或伴着尖细的颤声。

    “你松开我的胸部,我可以考虑……啊……嗯……你的意见!”

    又过了两分钟,飞凤再次有气无力地说,显然也被老狐狸折腾得没有了办法。

    &n

    bsp;“松开胸部?”

    王小石和安蕾都对视了一眼,安蕾闭紧了眼睛,脸色娇艳欲滴,不敢看王小石,王小石却嘿嘿笑了起来,老狐狸啊老狐狸,你真特么真是无耻到家了。

    从两人的只言片语,王小石已经可以将两人之间的情景,勾勒出大半,他的眼前,浮现出老狐狸用嘴巴死死含住飞凤的胸部,飞凤手足无措,狠狠捶打老狐狸脑袋的情景。

    香/艳、刺激、暴力……

    王小石想到这样的情景,一颗心都跟着砰砰直跳,恨不能飞奔现场,一看究竟。

    “不行,我要你答应嫁给我!”

    老狐狸的语气依然很坚决,声音模糊,有些微弱。

    “王八蛋,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飞凤又火了,砰砰几下,老狐狸微弱的声音,透过电话传了过来:“如果老子死了,就告诉王小蛋,就说老子死在你的nai上,死而无憾。”

    王小石一听情况不对,这货难道真被飞凤打死了,姥姥个烂毛笔不开花,这事情可闹大了。

    安蕾也意识到事情不对,和王小石一起,快速起床,两人随便梳洗一下,开车飞一般向中海市医院冲去。

    两人到了医院,一分钟都没有耽搁,便冲进了飞凤的病房。

    病房之中,老狐狸不见了踪影,只剩下飞凤正襟而坐,呆呆出神。

    她一眼看见了安蕾,一头扑进了安蕾的怀中,放声大哭:“姐姐,我打死了他,我打死了他……”

    “什么?”

    王小石犹如雷击,转身向急诊室冲去,心中不停祷告:“特么的老狐狸,你可不能那么没有出息。”

    “你要是这么死了,老子得内疚一辈子,再说了,你还是处级干部呢,就这么死了,多不划算,好歹把飞凤办了…….”

    他一路急冲,冲到了急救室,一问医生,得知老狐狸颅内出血,正在急救。

    医生一边说一边摇头:“小两口闹矛盾,老婆把老公打得七窍出血,老公昏迷之前,还威胁所有医生不准找他老婆的麻烦呢,什么世道!”

    王小石心急如焚,这下玩大了,要是老狐狸真死在飞凤的手上,可就真是活天的冤枉啊。

    一个小时过后,手术室开了,护士推着老狐狸走了出来,老狐狸满脸蜡黄,看着王小石守在手术室前,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咧嘴一笑:“王小蛋,哥成功了,昏迷之前,我亲眼看见飞凤哭了。”

    王小石瞪了他一眼:“傻比,你要是死了,就特么是笨死的,知不知道?”

    “老子手里,有泡妞大法三千九百种,这只是其中一种而已,你就特么的差点搭上老命,冤不冤?”

    老狐狸艰难地笑了笑,朝王小石竖了个中指:“反正老子成功了,你以为人人都像你,美女跟不要钱似的,娶一门媳妇,不拼命都都不行啊。”

    两人刚刚说得两句,就听得远处高跟鞋格格作响,飞凤拉着安蕾狂奔而来。

    她一眼看见老狐狸,眼睛一红,却嘭的一声,踢了老狐狸的腿一脚:“你他娘的没死啊,这就好,哼哼,听好了,你这条小命,以后都是老子的了,咱们之间的帐,慢慢算。”

    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被飞凤吓得目瞪口呆,他们第一时间,都认出了这个把老公打得脑颅出血的彪悍女人,人人噤若寒蝉,忽然一哄而散,四下奔走。

    ****一( 我的合租老婆  /2/2331/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