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牵扯

小说:公子一世逍遥 作者:非墨未央轩

    可时间是最好的药剂,再轰动的事件,也会埋没在岁月里,直至悄然无息。喜欢就上520。是以,现在的叶凡和逐星也算是过得格外滋润,两人锦瑟和鸣。

    如此一来,叶凡竟算的上是处李古浩之外的同辈人第二位成家者,甚至他成亲的日子还要比李古浩早些。

    若说再有什么不完美的话,也就是那逐星一直不成有孕。

    而至于即墨离愁,自打半年前偷跑宫外,又去了逐星楼,更是和叶凡牵扯不清,如此一系列的事情终究还是传到了皇后李双华的耳中,让李双华恼恨万分,要对即墨离愁是重罚一场,而即墨离愁又岂会甘心,她与李双华本就是母女不和,又怎会受她摆布,是以直接和皇后闹翻了来。

    而即墨离忧也算是在场者,知情人,而且也是为了叶凡,不论即墨离愁到底如何,可她都是自己的亲妹妹,所以也难免要为即墨离愁说情,开脱。

    可即墨离忧不说还好,这一求情,李双华的矛头就直接对准了即墨离忧——谁让她心心念念的好皇儿也去逐星楼,也就是为了什么所谓的逐星的名头。

    可一低贱的青楼女,竟然让她的一双儿女都拖了进去,她如何不气?

    本身就因着卫铎郡一事有了隔阂的母子俩,这一次话里话外呛声倒也够呛。李双华虽是想着让自己的儿子顺利登基,执掌皇位,可却不代表她是愿意自己费劲心力培养出来的好儿郎,羽翼丰满之后,脱离了她的掌控。

    施傅凌是她的人,某种程度上却也是即墨离忧的人,可却没想到,自己培养出的好儿子,竟然把施太傅一脉抹了个干净,除了留下了几个愿意投诚的,剩下的毫不例外的被贬职的贬职,革职的革职。

    朝堂上剩下的机会都是些新生力量,再就是少量确实是身家清白,让即墨离忧也不好动手的老臣。

    可既然是老臣,自然也都是老成精的狐狸,又怎么会轻易惹是非,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主子都换了人了,他们又何必去冒那个头。

    平日里能装木头便是装木头,不死便好。再者说,即墨离忧和一众新臣的手段他们又不是没见过。反正即墨离忧有那个能力让即墨王朝更上一层楼,他们也乐得轻松。只要他们一族的人生命无忧,荣华不断,这便就好了。

    其他人的下场他们也是见了的,如此有手段的主子,也就索性认命了。

    清洗了的朝堂,等于是让李双华彻底没了势力,如此,她又怎么甘心,这好不容易培养拉拢过来的势力,就这样在自己儿子手中说没了就没了,如何不怒。

    且不说,即墨离忧做这些事,还是完全背着她做的,他那根本就没有自己这个母后放在眼里。

    果然也是人大了,心也大了,李双华自然是恼的。在施傅凌一脉被即墨离忧清除的时候,李双华是把即墨离忧喊到了寝宫,明里暗里提点着让即墨离忧放过施太傅一脉。可即墨离忧也是个装傻的,全当不明白,几句话便是糊弄过去。

    可李双华有怎么会是随便糊弄的,见即墨离忧揣着明白装糊涂,当即冒了火,索性挑开了直说。

    可即墨离忧好不容易才把朝堂中盘中错杂的势力梳理好,又怎么会因为自己母后的几句话就做出退让,如此便又是一场争锋相对。这自然而然的,俩母子俩的关系是僵到了极点。

    先是卫铎郡之事让两人有了隔阂,再之后,在朝堂三方势力相争卫铎郡郡守的时候,即墨离忧却背着所有人的耳目把自己的手下郭贤安插了过去,让所有人都来了一场竹篮打水,白白让即墨离忧得了利。

    再之后因为逐星楼一事,即墨离忧即墨离忧都卷入了其中,更是让李双华起到了极点,这女儿不成器,这儿子却也跟着她对着干。最后再有施太傅一事,母子俩的关系是可以说势如水火。

    而逐星楼一事之后,李双华便张罗着为即墨离愁订亲,禁了足,让她安心待嫁。可即墨离愁又怎么会任由李双华安排,当即便是闹起了自杀,直直惊动了即墨轩辕。

    即墨离愁宣称,要嫁也是嫁她喜欢的,不能让她母后随便指派了个人就嫁了。即墨轩辕一来,即墨离愁这件事也就算是闹大了,即墨离愁不管怎么说都是个公主,之前又是因为有李双华的刻意营造些有利于即墨离愁的名声,让即墨离愁在即墨轩辕面前格外的受宠。

    到底是苦肉计见效了,即墨轩辕虽是斥责了即墨离愁几句,但最终还是让即墨离愁自己选择下嫁的人。

    如此一事才算了结。即墨王朝的女子向来是晚嫁,十六岁满时也才算可以说亲嫁人。可十六岁嫁女的向来是寻常百姓等贫苦人家,越是身份地位尊贵人家的女儿越是晚嫁,而大多数女子也都不过是十七**岁嫁了出去。

    而即墨离愁是皇室公主,其身份地位自然是高出了他人数倍,自然而然,这嫁晚了也都无可厚非。反正都是公主,无论是嫁给谁也都给受着,总不至于嫌弃这公主年纪大吧,谁敢啊。

    话虽是如此,可本着年华易老的想法,以往的那些个公主也多是在十八左右便成亲嫁人。哪个会向即墨离愁这般特殊,不想着嫁人,多数人估摸着即墨离愁是为了叶凡,可也只有即墨离愁自己清楚,她就是不想嫁。

    要即墨离愁来说,她就是想找个人,然后一生一世一双人,不管对方是贫是富,如此便好。可是她也清楚,这最种愿望也只是奢望,索性就不嫁人了便是。

    即墨轩辕宠她,也不在乎这后宫里多养她这么一个人。是以,才接着这个机会闹了一场,求了即墨轩辕的恩典,让她的婚姻自己做主。若是即墨轩辕问她为何还不嫁时,就说还没找到中意的人。

    如此一来,即墨轩辕也不好说她,留着便也就是留着了。

    只是即墨离愁的愿望是了了,但李双华心头却不好受,不过对即墨离愁来说,自家母后到底怎么样,她不关心——只要她母后不死便好。

    如今的即墨王朝后宫子嗣稀薄,很多都还未长成。如今成长起来的皇女也不过才三人。是以,即墨离愁不愿嫁,正好也让即墨轩辕有所安慰,有所寄托。

    毕竟,三位皇女中,也只有即墨离愁最得他心,这要是真嫁出去了还真让他舍不得,索性就许了即墨离愁的请求。

    要知道,当年清妃还在的时候,与清妃走的最近的可就是即墨离愁了。清妃看中的人,他又怎么可能不在意。

    ……

    一年前,逐星楼盛事,虽引来了众多人才,可真正走了下去的却还是只有叶凡李古浩二人,其他人都是带着目的而来,逐星楼盛事一了,这该走的便走,该留的便留。

    安陵未铭与季折颜是为了安陵未央而来,可惜,那一日他们虽然寻到了幻碧的气息,可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人,让安陵未央逃了去。

    安陵未央的逃脱,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从沈府顺出来的药粉,那药粉能助她隐藏气息,让她在解决了逐星楼的事之后,能够顺利脱身,先一步回道陵国。

    而乔羽书和风清扬则是在得了钟离子轩的的答复后,也就没多做停留,回了离国。而至于钟离子轩和非鱼主仆二人自离了逐星楼后,谁也不曾知晓他们去了哪里。待再出现之际,便已经是一个月后。

    自此,离国朝堂变天——钟离子轩上位,钟离宸邪尊为太上皇。后宫皇子皇女或封王嫁人,或囚禁赐死,后宫宫妃亦是禁足,或是赐死。朝堂之上更是变幻莫测。

    顺者昌,逆者亡。如是而已。

    如此一番腥风血雨,让所有人为之胆寒,有心反抗,无力回天。钟离宸邪俨然撒手不管,任钟离子轩处置。如此态度,自然也是让人认清了形式,站清了队伍。

    钟离子轩上位之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无人阻,更无人敢阻,中央到地方,事无大小,一一俱变。

    变官制,变祖法,颁法令,改州郡,建立一系列奖罚措施,推行工商皆本,大力发展商业手工业,农业上更是改进农用工具,提高农业种植水平。各地设官办学堂,为平民子弟设立。

    而至于钟离子轩本人重点则是关注在离国那些军队上,收军权于中央,采用新式练兵法操练军队,水陆骑射全面发展。至于这效果到底如何,无人得知。

    同时钟离子轩更是下诏令宣称凡是有一技之长,善谋划者,善奇门八卦等皆可为官拜相——只要你有能力。如此更是吸引众多能人志士欣喜不已。

    这些也便是明面上钟离子轩所做的,至于暗地里的,钟离子轩也没有少有,培养暗卫,设立情报组织等诸种事宜,俱在掌控。

    如此一番变革下来,百官们自是怨声载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