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

小说:少年走过年少 作者:王春晖0216

    七十六、

    我和刘洋决定留在南宫家吃饭,虽然说也许是让他妈妈麻烦了些,但是我想应该多点人气也是好的吧。吃饭的时候一个陌生号码发来一条短信,短信内容大概都是些衣服之类的。这是南宫发来的,他总是喜欢穿着一件暗灰色的衣服。在清单里面也提到了这件衣服,在清单里还提到我们在技校时,我过生日的时候我们六个人的合影。那是我们为数不多的纪念,也提到了他那辆心爱的科迈罗的钥匙,还有一个zippo的火机盒。我放下碗筷对南宫月妈妈说“阿姨,我能收拾些南宫的东西么,留个念想什么的”南宫月的妈妈眼神有些浑浊,她说“去吧,他交到你们这样的朋友真是他的福气”我笑了笑走向南宫月的卧室。推开卧室门,和外面的客厅截然不同。南宫的卧室被收拾的像雨水洗刷过的街道一样,干净,清新。想必是南宫的妈妈一定也很想念他儿子吧。定了定神后开始翻箱倒柜的找着短信上的那些清单物品。找到后打包好,又把卧室收拾成进来的摸样。轻轻的关上了南宫卧室的门,想到不知道南宫月在进这扇门会是什么时候就会有些心酸。走到客厅看到刘洋似乎在找话题的和南宫的妈妈聊天,这个平时闷闷的男生今天表现的很外向。吃过饭,我们执意要帮忙收拾一下,南宫妈妈有些急了说“你们能来我已经很高兴了,如果你们在帮我收拾这些东西就太不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你们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好了。这个家就剩我一个人了,我知道应该收拾成什么摸样”几句话说的我和刘洋不知道说些什么。看我们沉默了,南宫妈妈又说“如果你们可怜我这老太太,你们就经常来坐坐就行。你们和小月的年纪差不多,看着你们我也就能想起他了”我们点头。在我们换了鞋,准备走的时候南宫妈妈拽了拽我说“王特,嗯…..如果你们知道小月的消息后记得告诉我,什么结果我都能承受,自己家的孩子,总不能说没就没了吧”听着她说的话,我真的有些忍不住想告诉她,刚才我接的电话和短信全部都是她儿子的。我喜欢听那些朴素又真实的话,往往这些话都能戳到人的泪点。

    出了南宫家门,刘洋说“找个地方坐坐吧,喝两杯”刘洋的酒量是不如我的,我半开玩笑的说“怎么?喝醉了我可抬不动你啊”刘洋笑了笑说“就是想喝酒”我耸了耸肩表示同意。在市中心找了一家人不太多的小店,要了两打啤酒,随意的点了几道菜。刘洋举起杯示意我碰一下,我举了酒杯,两个杯子碰撞在一起的声音总能给人一种满足感。喝了一杯刘洋说“南宫家里最近变动太大了,说真的,我最怕的就是自己在乎的人出了事我却一点忙都帮不了”我很理解。这种感觉我不止一次出现过,李伟,陆鹏,段姗,南宫月这几个人出事的时候都给过我这种感觉。我自顾自的又喝了一杯,慢慢的放下酒杯说“当初刚认识的时候谁能想到那样开朗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刘洋说“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但是你做的所有事情我都支持你”我听了刘洋的话,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他知道今天在南宫家的时候是谁给我打的电话?我不是不相信刘洋,我只是不想这么早就说出来。我扫了一下四周说“嗯,你们都这么挺我,是我觉得最骄傲的事了”刘洋脸上没有笑,慢慢的说“如果出现什么困难,你记得找我,怎样都行”我刚要说什么,口袋里的电话震动了。我预感这个电话是来自南宫月的,站起来拍了拍刘洋肩膀说“我上个厕所”走到厕所拿出手机,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我接起电话,南宫月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特,我现在在云南”我说“怎么跑那么远?这么快?”南宫月说“我开车直接开到了h省机场,买了最近的机票就飞了,最近的机票就只有飞云南的”我说“通缉令应该已经发了,你还敢坐飞机?”南宫月说“没办法,如果不冒险,我怕是哪也跑不了了”我说“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南宫月说“我撞死的那个加米,不是加米?”我停顿了一下说“嗯,是段姗”南宫月也停了一下说“对不起”我说“事先谁也不知道,我不怪你”南宫月说“我想回去找加米”我瞪大眼睛说“你疯了吧?这个时候你还敢回来?”南宫月说“我想好了,大不了就是一死。我爸从我出生以后就每个月都往一张银行卡里打钱,打了很多年了,这是我爸出事那天临走时候告诉我的,就在我让你带的那个火机盒里。里面应该存了不少钱,我一会短信发给你,你给我把钱打过来,密码是我的生日”我听的有点晕,慢慢的说“然后呢”南宫月说“我办了一张假的身份证,我去买辆车,然后开回去,去找加米”我说“你知道自己在干嘛么?”我的声音渐渐大起来了。南宫月说“我想加米应该也很想见我吧,我一想到她还能逍遥自在的生活我就觉得不公平”我说“那你想过你就算在杀了加米,你还能跑哪去么?”南宫月说“我记得之前我爸有个朋友就是帮别人偷渡的,我有那人的手机号”我不得不佩服南宫月这么缜密的思维。我说“那你好自为之吧”就挂了电话,我倚在卫生间的白瓷砖上想着这是个多么疯狂的举动,南宫已经快疯了。我想到刘洋还在等着我,理了理情绪,走到洗手池边洗脸。用水沾湿了衣领,对着镜子看被水侵占的衣领时,我看到镜子里刘洋倚在我刚才打电话的位置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慢慢转过身看着刘洋,他一言不发,我先开了口“是南宫”刘洋说“嗯,今天在他家里我就感觉到了,不然你也不会说什么收拾东西的瞎话了”我说“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告诉你,是因为南宫暂时不想太多人知道”刘洋说“嗯,没事,我了解”我说“不过你知道了,我就都告诉你把……”我把刚才南宫和我的对话叙述了一遍。刘洋瞪着眼睛看着我说“不是吧?他现在还敢回来?”我说“现在不是惊讶的时候,主要是他已经做决定了,改变不了”正说着南宫月的短信发来了。我和刘洋说“他让我给他打钱的账号”刘洋说“一起去吧”我点头。我们找了最近的银行,打开火机盒,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一张纯黑色的银行卡。输入密码后还是好奇的查询了一下卡上余额,屏幕上显示的七位数字当真是吓到了我和刘洋。刘洋苦笑了一下说“你说这钱都是工资么”我笑了笑没有说话。网上转账转给了刚才短信发来的那张卡。转账成功后我和刘洋说“明明知道是错的,但是咱们还是这么做了”刘洋说“朋友就是这样,如果朋友都是为了公正的话,那都和法官做朋友多好”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我觉得他说的话都很让人深思。

    除了银行就打车回家了,在楼下抬头看了看家的位置,客厅的灯是开着的。我喜欢回家开开门后有温暖的味道。爸妈坐在沙发上看着我,我笑了笑说“怎么都这么看我”老妈说“今天出门听说广场那有两个小孩被撞死了”我低着头说“噢”老妈又说“其中有一个是不是之前天天跟着你们一起玩的那个小珊珊”我又噢了一声,老妈说“现在的人真是不长眼,开车开那么快,唉,好好的两条生命”我说“开车的人是南宫月”我们在一起玩了快三年了,爸妈肯定是知道南宫这个人的,老爸放下报纸说“你学校的那个同学?”我说“嗯”他们又问“是出什么事了?噢,对,我想起来了,他爸在政府上班吧?前两天说是有政府官员贪污受贿……”我有点烦躁的说“哎呀,这有什么好问的,我先去睡觉了,明天在说吧”说完站起身回到卧室。

    nbspdian.&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