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番外一

小说:美人计 Ⅱ 作者:棒果榕Frucy

    番外一爱情不止玫瑰花

    傅琢玉在香港的最后一天,带着诗诗去购物。速度上更新等着你哦百度搜索乐文就可以了哦!时光和陶醉发给她的购物清单挤满了一张a4纸,大有不把整个香港买下来不罢休的气势。

    其实带着小朋友去逛街是很不明智的,但石晋阳很绅士地表示要替她拎购物袋,她想着东西太多一个人确实不方便,他在路上还可以帮忙照顾小狮子,于是一家三口便一起出门了。

    但她很快发现她错的离谱,小朋友还不够,还多出来了一个大朋友……

    逛了十分钟,小狮子指着哈根达斯说:“妈咪,我要吃冰激凌!”

    傅琢玉说:“你不是前几天刚吃过吗?冰激凌吃了容易肚子疼,不要吃了好不好?妈咪给你买水喝。”

    小狮子频频摇头,“不要,诗诗要吃冰激凌!”

    “诗诗别闹,妈咪要给你干妈买东西。”

    “干妈?诗诗有好久没见过干妈了呢……“但机灵的小狮子马上就发现了她妈咪在故意转移她的注意力,连忙努着嘴说,“妈咪,诗、诗、要、吃、冰、激、凌!”

    诗诗双手叉着腰,像是不给买冰激凌她就不走了的架势。傅琢玉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三个字——熊孩子。

    这熊孩子,自从认爹了之后,越发的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旁边的爹还老是帮着她,“算了,诗诗要吃就给她买,也不是什么大事,小孩子就喜欢吃这些东西,给她买吧。”

    傅琢玉横了他一眼,石晋阳清咳了两下,噤了声。

    傅琢玉看着小狮子气势汹汹的模样只觉得头疼,重重地拉扯着小狮子的臂膀,“傅诗诗,你走不走?”

    小狮子如一座雕塑岿然不动,“妈咪不给买冰激凌,诗诗就不走!”

    傅琢玉是真的生气了,“傅诗诗,你不走是吧?你不走就一个人待在这里!”说罢用眼神示意了一眼石晋阳,拉起他的手,掉头就走。

    “哇——”小狮子在原地大哭了起来。

    石晋阳一步三回头,走了两步就停住,“等等。”

    “等什么等!”傅琢玉嘴上是这么说,但还是偷偷瞄了眼在原地抹眼泪哽咽的厉害的小狮子,没好气地说,“她就是觉得你会帮她,所以这几天越来越嚣张,石晋阳,你今天要是再帮她,你就不用跟我回h市了。”

    “她也没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至于生这么大气?”

    “你知道什么,女孩子本来就该少吃冰,诗诗的肠胃不好,我很少给她吃这种东西。再说,她现在是没提过分的要求,但不能让她觉得她一闹大人就拿她没办法,她如果有了这种想法,以后恃宠而骄,管都管不住她怎么办?!”

    “不用怎么办啊,她想要什么我们就给她,女孩子本来就该富养。”石晋阳理所当然地说。

    傅琢玉的眉头越蹙越深,“石晋阳,你这什么观念,万一她小小年纪干了坏事呢?”

    “能干什么坏事?像你……”石晋阳突然停住,试图换个话题,“不会的,我们把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交给她就可以了……诶,傅琢玉!你真的丢下诗诗走?她是你女儿!”

    石晋阳上前几步拦住她,“好了好了,她不要吃就不给她吃,你这什么脾气,说走就走,我去把她抱过来。”

    诗诗还在原地哭的厉害,有几个行人驻足围观,似乎在抉择是否要上前,石晋阳疾步过去将她抱了起来,“好啦好啦,诗诗不哭,爸爸抱!”

    诗诗揉着红通通的眼睛,哭的气儿都没了,还断断续续着说话:“爸……比,诗……诗……要……吃……冰……激……凌……”

    “……”

    石晋阳走到傅琢玉身边,很认真地对诗诗说:“诗诗乖,你不是很喜欢周杰伦吗,周杰伦不是教诗诗要听妈妈的话,诗诗听妈妈的话,今天不要吃冰激凌了,好吗?”

    “诗……诗……要……吃……冰……激……凌……”

    傅琢玉刚缓和的脸色瞬间又僵硬了起来。

    石晋阳:“……”

    石晋阳板起脸来,“诗诗,你记不记得爸爸昨天晚上给你讲的人鱼公主的故事?”

    小狮子吸了吸鼻子,稍稍停止了哭泣,“记得啊。”

    “人鱼公主的嗓子就是吃冰激凌吃坏的,诗诗吃了冰激凌嗓子就会跟人鱼公主一样不能说话,以后就不能和王子在一起了。”

    傅琢玉:“……”看着石晋阳一脸严肃的表情,傅琢玉拼命忍住才没有让自己笑出来。

    小狮子“哇——”再次大哭,“爸比你骗人,美人鱼明明是跟巫婆用声音交换脚才失去声音的!而且他们都在吃冰激凌,还在说话!爸比你骗人不打草稿!”

    石晋阳:“……”

    傅琢玉好气又好笑,无奈地说:“你抱诗诗,我去买东西!”

    “哦。”

    石晋阳边哄着诗诗,边跟着傅琢玉。

    他们走的慢,傅琢玉在sasa里逛了一圈,他们早已不见身影,傅琢玉买完化妆品出去,发现石晋阳和小狮子正在门外。石晋阳一米八五的大个儿居然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小杯哈根达斯,先喂小狮子一小口,然后自己再吃一口。

    傅琢玉简直要翻白眼,走到他们身后,“石晋阳!”

    她好似看见他的身体忽然颤了一下,回头站直,迅速把剩下的冷饮大口大口地吃掉咽下,然后嘴里冒着寒气对她说:“孩子他妈,是我想吃冰激凌所以才买的……”

    “你想吃你给诗诗吃干嘛?”

    “我吃不掉,就分了两口给诗诗,不多不少,就两口!”

    “……”

    傅琢玉不想再和他们对话下去,冷哼了一声掉头就走。

    她知道他们没跟上来,但没想到一直等到她买完东西他们还没有跟上来。

    傅琢玉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他们,拎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负重一家一家店找过去,却到处没有他们的人影。

    傅琢玉一个电话打给石晋阳,听到背后巨大的嘈杂声,不禁皱眉,“你们在哪儿?!”

    “啊……我们……”

    傅琢玉听见诗诗在那头兴奋地喊:“爸比,快点!不要打电话啦!我们要输了!”

    “……”石晋阳讪讪地说,“甜甜,你在哪儿,我和诗诗等会儿过来找你。”

    “等会儿?等到天黑吗?石晋阳,你昨天跟我说的,说要给我拎包?拎到游戏机房去了吗?”

    “正好路过,手一痒就进去玩了两局。”

    “……”

    傅琢玉不再等他们,拦下一辆计程车自己回了家。

    这时候她唯一庆幸的就是自己没有傻乎乎地搬到石晋阳半山上的别墅里去,生气的时候还可以有点儿自尊,不用低头。

    她明白肯定是小狮子想去玩,石晋阳才带她去玩的,她也明白石晋阳是疼小狮子,但是对小孩子的宠不代表纵容,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石晋阳对小狮子近乎是言听计从,只要小狮子一开口,他就没什么不答应的,小孩子本来就没个定性,小狮子这几天被他惯得越发的乱来,她以前定下的规矩现在一一都被打破,她这几天已经藏了一肚子的怨言,只是想着石晋阳缺席了小狮子以前的六年,现在肯定是想弥补,所以硬生生把脾气压了下来。但是今天是真真把她气着了。

    其实她知道,这不过是一件小事,她何必发那么大的脾气,但是她不知怎么的,就是忍也忍不住。兴许是因为积少成多而爆发,兴许是因为婚后焦虑症,兴许是因为明天就要和石晋阳分别一个月,才刚在一起不久又将面临分离。尽管一个月在七年面前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但好不容易才有今天,她不想和他再分开那么长时间,这种话说出来有点矫情,却是她实实在在的想法。

    她草草地下了碗清汤挂面,正准备动筷子,就听见门铃声响起。

    想都不用想一定是那一大一小回来,傅琢玉冷哼了一声,自顾自吃了起来。

    过了会儿,就听见捣鼓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

    又过了会儿,她的视野中忽然出现了一片大红色,她一惊,抬头一看,竟是一大捧玫瑰。

    石晋阳的脸出现在玫瑰之后,“回来的路上碰到一个卖花的小姑娘,小姑娘告诉我,作为宝宝的父亲,一定要奖励一下为我生下这么漂亮的宝宝的妈咪,她一定比天仙还美,这样的女人值得拥有全世界所有的玫瑰花。”

    傅琢玉挑了挑眉,“然后呢?”

    “听说女人最喜欢玫瑰花?”

    “不喜欢。”

    “从来没有买过花给你……不管怎么样都收下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老婆,我承认错误,今天是我不好,带着诗诗胡来,但说实话,我觉得你把诗诗管得太严了,小孩子爱玩是天性,你不能把她的天性抹杀掉,强迫她变成你想要的完美的孩子。”

    傅琢玉一听这话就来气了,摔了筷子,说:“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强迫诗诗变成我想要的样子了?我只是在教她什么是对的,什么是不对的,你以后想让她变成一个没有教养的小孩儿吗?!”

    “现在连吃冰激凌都要上升到是非对错了?玩会儿游戏都要上纲上线?”

    “我没有不允许她吃冰激凌,她昨天才刚吃过,小孩子不能多吃冰激凌,对他们的胃不好,况且她是女孩子!至于玩游戏,什么时候玩儿不好,你们非得挑今天玩儿?你说你跟我出来是为了照顾诗诗,顺便帮我拎包,现在呢,我一个人拎着大包小包回来,累得走都走不动,你们呢,居然在玩游戏机。呵呵,别怪我光火!”

    “甜甜,你这种思维不对,你只是今天很累,一肚子苦水,所以把气撒在我们俩身上。我可以理解,但我不支持你的这种行为。”

    “……石晋阳,我本来就不需要你支持!我一个人把诗诗带大,现在诗诗也过得有模有样,如果你对我的脾气,对我的教育方式不支持,你可以离开!”

    “甜甜,你冷静一下,我们不要吵架,讲点道理,ok?”

    “ok。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你走吧!”

    傅琢玉刚转身,就听到诗诗“哇——”地大声哭了。

    傅琢玉上前几步,烦躁地扯着诗诗的衣领想把她拎到房间去,却没想到诗诗哭得更加厉害,又亮又刺耳。

    傅琢玉不耐烦地吼道:“哭什么哭!你有多大委屈啊!再哭今晚别睡觉了!”

    诗诗双脚扒开,不肯跟着她走。傅琢玉扣住诗诗的手臂,强拉着她,她边哭边叫:“呜呜呜!不要!诗诗要爸比!呜呜呜!”

    石晋阳走上前,把诗诗从傅琢玉手里夺走,抱了起来,“甜甜,你清醒点!能不把小性子使到诗诗身上吗?!你都多大的人了,还和小孩子闹?”

    傅琢玉呵呵冷笑,“行,你们俩现在同仇敌忾了是吧!傅诗诗,你明天别跟我走了,跟你爸待在香港吧!”

    傅琢玉落下这句话,进了卧室就摔上了门。

    第二天一大早,傅琢玉就独自上了飞回h市的飞机。

    飞机迟迟不起飞,她坐在座位上,闭上眼睛等待,思绪烦乱。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不好意思,女士,您旁边的这位是我的夫人,我们机票没有买在一起,能和您换个座位吗?”

    傅琢玉立刻睁开眼睛,仰头看向走道中的人影。只见他一手抱着诗诗,另一只手拿着机票。看了她一眼,眼中满是狡黠的笑意。

    傅琢玉转而看向她旁边的女人,她似乎正在犹豫,而石晋阳用一句话便打消了她拒绝的念头。

    “女士,我的是头等舱机票。”

    等那个女人走远,傅琢玉皱着眉骂他:“你有病啊?拿头等舱跟人换经济舱。钱多的没地方用了?”

    “甜甜……”石晋阳将诗诗放到自己的大腿上,旋即专注地看着她,“我昨天想了一个晚上你发脾气的原因,你……”他犹豫地顿了一下,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但最终还是问了出来“你是不是亲戚快来了?”

    听到他苦思冥想一晚上的结果,傅琢玉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又好气又好笑地问:“你是真的不知道我在气什么吗?”

    石晋阳见她笑了,表情也松懈了起来,勾了勾嘴角,伸手碰了碰她的脸颊,“终于笑了啊,还是笑起来好看。”

    他探头问诗诗,“甜甜,妈妈这样好看,还是生气的时候好看?”

    “当然是笑的时候啦!”

    石晋阳对她说:“你知道吗,昨晚诗诗哭到了半夜,眼睛肿成了两个核桃。”

    傅琢玉被他说的有点愧疚,但还是不愿低头,“你以为我愿意,若不是……”

    石晋阳连忙接上去:“若不是我带坏了诗诗,你也不会生气……”他淡淡地笑了笑,“我知道。甜甜,我错了,对不起。”

    傅琢玉心中一震。

    这么心高气傲的男人居然向她道歉了啊……

    “我……其实……”傅琢玉深深吸了口气,却还是说不出口。

    石晋阳露出了然的表情,伸手覆在她的手背上,温暖的大手,将她紧紧地攥住。

    他认真地看着她:“甜甜,我道歉,并不是因为我觉得我在教育孩子的方面做错了,而是因为我昨天向你吼了,你是我的夫人,我孩子的母亲,无论你的行为是否正确,我都不应该对你那样大声说话。”

    傅琢玉听着有些不对,刚想说什么被他阻止,“听我说完。”

    “另外,关于孩子的问题,我想我们的确该找个机会好好谈谈。”

    “我明白你在想什么,也明白你对于诗诗的期待。诗诗出生的时候,你自己都还是个孩子,而我是个混蛋,抛下了你和诗诗。你自己还没有懂事,就要主动承担起另一个孩子,你一定付出不少辛劳和苦劳,当然同时也肯定遭受了很多非议和痛苦。你曾经失去至亲,受过很多的伤害和至亲之人的欺骗,所以你更迫切的希望诗诗能够得到完全的爱,能够在你的羽翼安然成长。我几乎可以想象你夜夜匍匐在诗诗的小床前,希望她快点长大,希望她能为你也为她自己争口气。你过分的爱护和关心是希望诗诗不要被因为没有父亲这件事情所影响,你害怕失去她,害怕她跟小时候的你一样对生活充满失望和绝望,因此你想用双倍的爱去填补父爱缺失的部分。甜甜,这些我都能理解你……我知道你有多么不容易,每次想到这些时,我都恨自己不能穿梭会从前,我多希望能把之前所有的时间都弥补给你们,如果可以的话。

    “甜甜,我已经快四十岁了。我一直以为我就要孤老终身了,可你出现了,还带着我的孩子出现了。你换到我的角度去思考,作为一个缺失了自己孩子童年的父亲来说,我现在能做些什么?我能做的就是把我以后的时间全给你们,我所希望的不过就是孩子能够快快乐乐地长大而已……甜甜,今非昔比,你已有了我,我们两个可以一起抚养我们的孩子,看着我们的孩子一点点成人,你所担心的其实都无需担心,有两个人看着她,还怕她误入歧途吗?只要她开心,就随她去,若是她逾越了界限,我们两个人一起把她拉回来,我们两个人的力量还敌不过一个孩子吗?”石晋阳目光灼灼地看着傅琢玉。

    傅琢玉被他的诚挚所打动,心中久久无法平息,她静静地回望着他,半晌缓缓地说了一句:“就怕我们都老了,力气都没有她大了,没办法再拉她上来了。”

    “到那个时候,她也已经成人,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作为一个成年人,首先应该懂的道理就应该是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不是吗?做错了事,受到应有的惩罚,吃一堑长一智,尽管后悔,但她以后会明白的更多。尝遍酸甜苦辣,人生才不算白活,甜甜,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傅琢玉竟无言反驳,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抚了抚已经靠在石晋阳身上睡着的小狮子,眼中满是爱溺,“好吧,我承认,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确实把她管得太严了。”

    “所以,不如给诗诗一点空间。正好,你可以把那多出来的爱分给我……”

    “想得倒美!”

    下飞机的时候,石晋阳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了一支红色玫瑰,递到傅琢玉的面前,“吵架太伤和气了,以后我们俩吵架了,放不下面子道歉的话,错的人就买一支玫瑰给对方,怎么样?”

    “那这次你错?”

    “这次就算我错吧。”石晋阳轻轻一笑,拉起了傅琢玉的手,十指交扣,紧紧抓牢。

    傅琢玉深深看了他一眼,“对不起,老公,我不该对你和诗诗乱发脾气的……”

    “嗯?你叫我什么?”

    “……老公。”

    “叫响点。”

    “老!公!”

    “嗯,老婆,我也爱你!”

    也许这就是生活。

    和单纯的爱情不同,是夹杂着爱情的最普通最朴实的生活。

    生活中的爱情不止玫瑰花,还有不安的惩罚,误解会随着时间慢慢增长,而我们需要学会怎样让爱不会在生活中退潮,不要因为一朵朵渺小的浪花而失去自我,失去理智,破坏彼此之间的平和。

    当浪花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在我们眼中变成一种美丽的存在时,爱已让我们离不开彼此。

    而总有一天,我们会习惯于上天带给我们的一切,海面至此在我们心中永远的风平浪静。

    作者有话要说:如无意外,还会有番外二。。。

    不知还有多少人会看,帮自己推个新文,新尝试的轻松题材,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

    &ionvalue=《醉翁之意不在你》onclick=("xet/?novelid=2110442")&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