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章初临龙家

小说:山有仙妻 作者:采苓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凌秀清站在古色古香的庭院前,有点情怯,龙君鹏向她伸出胳膊,她勉强扯开一抹笑意,左手挽上他,两人漫步上前。

    跨过高高的门槛,两名身穿白衫黑裤的男佣人弯腰行礼,喊君少,龙君鹏笑着指指身边的佳人,“这是少奶奶。”

    男佣人愣住,随后目光乱闪地喊少奶奶,凌秀清使劲掐着龙君鹏的手臂,他只好苦笑,“好吧,是未婚妻,没正式行礼之前,喊清小姐。”

    男佣人似乎松了一口气般,又喊清小姐,凌秀清红着脸点头应声,心中升起怪异的感觉。

    进了青秀山庄大门,可还有好长一段路才能走到主宅,路两边栽满了桃树,中间还引有活水蜿蜒流淌,若是春暖时节,桃花满山,一定很美。

    主宅前一片修剪过的青草地,有几座花坛争奇斗艳,大片建筑群落如巨兽一般卧伏在山峰之下,呈睥睨之势俯视着下方的城市,各种高端大气上档次。

    再迈一道高高的门槛,凌秀清目光微凝,凤岚姑侄在这里,打扮得花枝招展,正和几位年轻漂亮的姑娘围着一位满头银丝的黑旗袍老太太有说有笑。

    看见来人,凤岚的笑声被噎在喉咙里,凤飞飞甚至很失礼地喷了茶。

    龙君鹏直奔老太太,眼里根本就没有别人,他欢天喜地地喊道:“老妈生日快乐,儿子回来给您祝寿啦。”

    “哎哟,你这小猴子总算舍得回来啦?”老太太眉开眼笑,朝龙君鹏招招手,“快过来让妈看看,怎么瘦成这个样子?早叫你不要去什么南极玩了,没少受罪吧?”

    凌秀清松了手,落后龙君鹏两步,看他与老太太拥抱,也感受到老太太落在自己身上的若有若无的审视。

    “来。儿子,妈给你介绍美女。”老太太指着凤岚等人说道,“岚岚和飞飞就不用说了,这是康宁。这是王亦熏,她俩都是刚来省城的大学生。”

    龙君鹏淡漠地点头示意,便回头拉凌秀清到老太太跟前,“妈,这就是凌秀清,老祖宗给儿子定下的媳妇。”

    啪!凤岚手中的茶杯在大理石地板上摔碎了,凤飞飞和另外几个女孩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岁岁(碎碎)平安。”站在角落的女佣人低声说着,上来用手帕包起碎片拿走,又跪地用抹布把水擦干,凤岚白着脸道歉。扯了纸巾擦手,胸口急速起伏表示她很不淡定。

    凌秀清甩开龙君鹏,双手互握在小腹前,弯腰给老太太行礼,喊老夫人好。龙君鹏眸光变暗,可老太太分明更喜欢这个称呼,很淡然地抬了抬下巴,“凌秀清是吧,坐,阿芳,上茶。”

    竟是把凌秀清当成客人来看待。仿佛媳妇什么的龙君鹏压根没提过,凤岚微愕之下,笑容又重新爬上了脸颊,眼角眉梢都透露着对凌秀清的轻蔑。

    龙君鹏眸中闪过怒意,却转瞬笑开,“老妈果真是最了解儿子的人。这就迫不及待要媳妇敬茶啦,您老有没有准备大红包?”

    “今天是老妈生日,不是应该你这小猴子给老妈准备大红包的吗?”老太太根本不看凌秀清,就此茬开话题,“岚岚说你拍了一条明朝的链子。赶紧交公。”

    “妈,您真是不可爱,不过一条别致些的绿宝石项链,也值得您这么紧张,放心,没人抢你的!”龙君鹏咬着字眼笑道,眼底一片冰冷,老太太的手抖了一下,固执地目光却紧紧盯着儿子,表示着她的决心。

    “好啦,这就拿给你,行了吧?”龙君鹏仿佛妥协了,可凌秀清分明感觉到他变成了大冰块,冷嗖嗖的。

    这是生气了,因为我吗?

    我也气,一大早被强加了个未婚夫不说,未来婆婆还明里暗里表示不喜欢,我辣个去啊,要不是小命难保,你当本姑娘愿意送上门来给你打脸啊?

    凌秀清心里愤愤然,气息一变,龙君鹏就回头来看她了,给个讨好加抱歉的眼神,又殷勤地扶她坐下,然后再掏西装口袋,从黑龙戒里摸出两个锦盒递给老太太。

    “妈,这是我那份,这是清清送的,她花了好多心血亲手打磨的镯子,可比儿子还要心诚,您可要好好珍惜。”龙君鹏语重心长地劝说着老太太,她哪里听得进去,拿出绿宝石项链和姑娘们欣赏去了。

    装着玉镯的锦盒孤零零躺在茶几上,老太太都没有打开看一眼的意思,凌秀清是真想拿回来啊,卖钱或者留给大姐做嫁妆,都好过在此地受人白眼。

    龙君鹏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冷,毫无征兆的,他拉着凌秀清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往里走,老太太愣了一下,大呼小叫地问他上哪去,他也不回。

    老太太往木沙发上一靠,呼呼喘气,凤岚担忧地说道:“君鹏生气了呢。”

    “他气,我还气呢。”老太太抿了抿不再丰腴的唇,“冷不丁带个人来就说是媳妇,他有把我这老妈放在眼里吗?什么老祖宗给他定的,以为我老糊涂了,蒙我呢。”

    老太太前半辈子在苛刻的婆婆手里讨生活,过得异常艰难,48岁上生了天赋异禀的小儿子,母凭子贵,一跃成为龙家的功臣,真是要什么得什么,渐渐养成了眼高于顶、嚣张跋扈的性子。

    为此,家族长老对她深为不喜,处处防备她,她除了知道龙家是古武世家,树大根深富可敌国,有两个很厉害的老祖宗常年在家族秘地修炼,并亲自指导她的宝贝儿子习练武艺,别的一概不知,可说永远要被家族权力中心排除在外。

    龙君鹏牵着凌秀清在楼阁之间游走,把老太太的底子都交待了,“清清,不管如何,她是我的生身母亲,我敬她爱她,但不会宠她任她摆弄,更不可能让她伤害到你。”

    身边不断有佣人路过,都是怪异的目光。凌秀清心里委屈,试过挣扎,可龙君鹏死抓着不放,她只得听之任之。只是如今听他这么一说,又觉得两人是同病相怜,有个不靠谱的母亲真的很无奈。

    “好吧,在不触到我的底线之前,我不会跟她计较。”

    “谢谢你,清清,走,我带你去见爷爷。”

    “啊?你还有爷爷?”

    “什么话,谁没有爷爷?没有爷爷哪来的我爸,哪来的我?”

    青秀山庄在百年间。与华夏一起经历了许多风雨,虽然表面上看古风依旧,实则几经修缮,有很多院落都是建国之后按照原来的图纸重新修建的。

    这个建筑群,就是许多个四合院的组合体。毕竟龙家祖籍是京都,对四合院有偏爱,院与院之间又有一定的花草树木隔开,暗合奇门遁甲之术,外人进来多数会迷路。

    龙君鹏绕了半天,终于走进一间安静的小院子,凌秀清多看了守门的老人一眼。龙君鹏当即笑道:“是不是觉得很眼熟?韩爷爷就是坤叔的父亲,也是阿鹰的爷爷。”

    凌秀清叫了声韩爷爷,心说师兄这话好像有几个意思,龙鹰和龙坤是叔侄?真是个庞大的家族啊,到处可见叔侄、姑侄,一表三千里多不胜数。认人是个头疼的技术活。

    光线有些昏暗的屋子里,凌秀清见到身材严重缩水,但仍精神健硕红光满面的龙家现任族长龙现峰。

    龙君鹏一进去,就拉着凌秀清双膝跪地,来了个大礼参拜。“孙儿君鹏携孙媳凌秀清拜见爷爷。”

    “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龙现峰端坐在罗圈椅中,一手虚扶,一手捏着稀稀拉拉的白胡子,团团和气,笑眯眯好像太白金星下凡。

    凌秀清心说这老爷子好,一点族长的架子都没有,还是个天级武者,不知道有没有一百五十岁?

    “小丫头,老朽今年一百三十岁啦。”

    龙现峰突然冒出来一句,把凌秀清吓一跳,“您有特异功能?不然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呢?”

    龙现峰得意大笑,“哈哈,老朽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读心术不会,察言观色还是会滴。”

    面对这么活泼开朗的长辈,凌秀清心里轻松了许多,托腮坐一边听龙君鹏给老爷子汇报此次南极之行的点滴,龙韩送来茶水,她上前接过给爷孙俩倒上两杯,龙现峰和龙韩交换了个赞许的眼色。

    凌秀清知道龙君鹏南极之行危机重重,可如今听他仔细说来,变幻莫测的极寒之地、随时翻脸的黑心同伴,惊险程度完全可以写一部小说了,手心里情不自禁替他捏了一把汗,

    龙现峰捏着胡子感叹,“人心浮躁啊,这才安稳了几年就呆不住了,你二爷爷昨天还打电话来,让你最近低调一点,盯上你的人实在太多了。”

    “我还不够低调?他的人在背后联合柳家捅我小刀子,我不是把人交给他了没直接动手?”龙君鹏不满地哼哼。

    龙现峰似笑非笑地看一眼凌秀清,“你没动手,柳家那十几条人不见,你怎么说。”

    凌秀清微微一动,龙君鹏按住她肩膀,“爷爷,家规我背得熟着呢,胆敢犯我龙家威严者,杀无赦,十几条人算什么,我没杀上他柳家将他全家挫骨扬灰就算好的了。”

    “行了,到底怎么回事,你知我知小丫头知,用得着耍花枪么?”龙现峰瞪了孙子一眼,又对凌秀清笑,“小丫头,原本我还想让人给你来点特训什么的,现在看来没必要了,只是你须得谨记,入我龙家门,便要以鹏儿为重,些许得失无须计较,你们的未来爷爷无法想像,但是爷爷很骄傲龙家有你们,也希望你们将来能看顾一些龙家。”

    老爷子没说家族利益至上之类的,凌秀清更觉老爷子大气,娇羞地应下,随后被塞了一对龙凤金簪,“小丫头,这凡物也许入不得你的法眼,但这是你奶奶留给孙媳妇的礼物,收下吧,做个念想。”

    “谢谢爷爷,谢谢奶奶,如果您不喊我小丫头,我会更加喜欢您的。”凌秀清小声嘀咕道,老爷子爽朗大笑,惊飞了一群麻雀。

    告别了老爷子,凌秀清把金簪递给龙君鹏,让他收起来,他却信手插在她的发髻上,左右打量,得瑟地摇晃脑袋。

    “我媳妇戴什么都好看。”

    “太重了,拿下来。”

    “重什么重,这都不到一斤,戴着。”

    龙君鹏分明心中有算计,蛮横地不准摘簪子,凌秀清只好让他把原先的排梳拿下来,满脑袋金光灿烂的,还要不要见人了。

    随后,龙君鹏又把凌秀清带去见了五个老人,清一色天级武者,别人家一个都难得了,龙家光是西省嫡系就有六个,京城那边还有五个,这强大的实力让凌秀清直咋舌。

    老太太身边的中年女佣叫阿芳的,匆匆来找,午饭准备好了,老太太让龙君鹏回去陪客。

    “不去,你告诉老太太,我和清清还有事,吃晚饭的时候再过去陪她。”龙君鹏还在生气老太太不待见自己的未婚妻,张口就给拒绝了。

    所谓有事,就是躲在桃林里,铺一张方格布席地而坐,让龙简兄弟俩从厨房里偷来一些酒菜,四个人吃得自由自在。

    菜是凌家菜,好东西当然要满足自己,龙家自打收了菜上来,每天派专车运送来青秀山庄。

    “好啊!小叔你竟躲在这里吃独食!”

    突兀的女子叫声,伴随着一道火红的身影跳出来,凌秀清抬了眼眸,心说这一定就是龙守静的亲妹妹龙守真了,本人比照片上还要漂亮,柳眉杏眼水蛇腰,身材那叫一个棒。

    不远处,还有一道灰色人影,那是伴随龙守真一起长大的暗卫龙影,凌秀清的意识探过去,龙影似乎有所感觉,警惕地四下张望。

    “你这臭丫头,这有四个人呢,怎么叫吃独食?”龙君鹏蛮喜欢这个亲侄女,招手叫她坐下,介绍了凌秀清,还递给她一个大鸡腿。

    “哦,你就是她们说的凌秀清啊,长相马马虎虎,身手怎么样呀?我们来比划两招?”龙守真斜视着凌秀清,很不屑的样子。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