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赌牌、喝酒、撒泼、夏雨声好烦 三

小说:掌门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赵叟

    三个醉鬼在赌,自然是不讲规则的,一人捏着十几张纸牌,大呼小叫,怎么出牌全凭心情,李犬儿认为赵青牛的四个2没有一个9大,而李犬儿的一个9又被王羊的两个6管上,赵青牛的大王被王羊用一个j封死,理由是近臣可以造反。

    反正总能找出胡乱出牌的道理。

    因此没有出不了牌的情况,没有管不起的牌面,三个人飞速的往桌面上扔牌,并找出一个个听起来就很二的理由。

    自然没有输赢可言,因为他们仨都不认输,然后互相争辩,面红耳赤,互相喷口水,却又重新洗牌,继续玩,然后再一次的没有输赢,互喷口水,洗牌继续……如此重复,重复,乐此不疲。

    天上的云越积越厚,天色越来越暗,大概老天都郁闷怎么会生出这三人来。

    打断三人无聊游戏的是一个炸雷。

    “轰隆!!!!”

    伴随着一声开山般的巨响,和一道一闪而逝的银蛇样雷霆,一场蓄势已久的夏日暴雨顷刻降临,大风挟雨而来,有摧城的气势,伴着偶现的天边闷雷,荡涤天下山河。

    真正的大雨,绝没有滴答或者噼啪声,而是“唰唰唰”如无根瀑布一样砸落下来。

    人站在雨幕之中,睁眼和说话都极其困难,很容易生出惶恐无助的窒息感。

    当然了,以上这些都是对正常人而言,赵青牛三人露天食肉喝酒,倾盆大雨落入逼仄小院中时,他们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迅速、分工明确。

    赵青牛把纸牌一搂收进怀中,王羊把吃剩的锅子盖上,李犬儿封严还剩一斤的酒坛。做完这一切,三人不约而同,很默契的抬头冲天骂道:“你大爷的!”

    三人一呆,对望一眼,哈哈大笑,十分肆意,就和精神病院刚跑出来的病友是一样样的。

    酒是一种饮品,土壤中长出果子或者粮食,经过蒸酿、发酵而成,有的酒便宜,有的酒昂贵,有的酒香醇,有的酒酸苦,被一群人喝下后,蒸发成汗,吸收循环成尿,排出身体,如果没有然后,那只能说喝酒的家伙是一群无趣无心的乌龟王八蛋。

    对于赵青牛三人来说,五斤酒也会变成尿撒出来,但今天的醉意,会化作记在心里的交情,一顿酒肉便有情义,在女人听起来不可理解,但男人生来就不是女人能了解的。

    残羹剩饭,菜肉将尽,但还剩下一斤的酒,锅底十几个红皮鸡蛋,滑嫩雪白的蛋白,香色金黄的蛋黄,混着咸油荤味的汤底,对于这个午饭而言,绝对是个很好的尾菜,打包带走。

    吃饱喝足之后,充满力量,三人踏上归途,借着酒劲儿胡言乱语,赶着猪与羊,以及花了几十文钱买的三把油纸伞顶雨而归。

    走走复停停,雨来雨又去,赵青牛他们三人一路笑着骂着,任凭暴雨淋湿了衣襟与发梢,冲刷掉醉意,在冰冷的雨水中,三人都稍稍恢复清明。

    骤雨初歇,阴云不散,三人找一个驿亭暂歇。

    这就看出武林中人不凡了,下雨时候非得顶着雨狂奔,等雨停了知道找地方歇着,如果是奉公守法、精神正常的大明百姓,决计做不出这样的事。

    栓好猪羊,放好行李。

    三人抖了抖湿透的衣服,脱了能拧出水来的布鞋,蓦然觉得这事做的确实挺****,对视一番达成默契,这事回去谁都别说,不然肯定是江湖人生的污点。

    气氛有些尴尬,王羊想暖暖场,笑道:“我九山派之所以叫九山派,不是住在九山的门派,而是九山派开派第一代掌门,周吞鲸,在建立九山派时,希望门派发展到顶峰时,能承包下九个山头……”

    “经过师父的努力,九山派终于有了一个山头,但他老人家匆匆离世,将建设门派的重任交到师弟你的手上,但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师弟你接任掌门短短时日,便弄来了整整一百两银子,实在是门派复兴有望,若是师父泉下有知,也必然含笑”

    王胖子握着一根树枝,默默在地上写下三个字

    掌门大人随眼看去,满目皆是震惊之色,不可置信的,犹疑道:“玩……我鸟?,师兄…你这个要求实在是强人所难…恕我爱莫能助啊”

    李犬儿正偷喝剩下的一斤酒,闻言噗的一声,将酒水喷了王羊一脸,胖师兄脸垮垮的抹脸,无奈道:“师弟,你不要拿师父的名讳玩笑……”

    赵青牛一愣,仔细辨认后,才看出王羊写的是:“王元鹅”三个字,正是他师父的名字。

    九山派弟子命名极有特点,第一代是水里游的,譬如余鱼鱼、周吞鲸,第二代是天上飞的,比如王元鹅,第三代则是地上跑的:王羊、李犬儿、赵青牛等等等。

    而玄烨则因为杀心太重,行事邪佞,只被收做记名弟子,并没有按照九山派的字辈往下排……这真是他的幸运。

    而赵青牛此时正替第四代弟子默哀,想想若干年后,大家收徒,徒弟们剩不下啥好名字,按照字辈,该是草里蹦跶的,比如“钱蚂蚱、吴螳螂、高蝈蝈……”真他大爷的不像江湖帮派,不过要是开的养鸡场,肯定红火。

    赵青牛习惯性神游物外,却被李犬儿随口一句话吓的回神。

    “对了,掌门师兄我忘告诉你了,我和王师兄下山之前,听师姐和余老头商量你的武学进境,余老头说,既然给了你惊红卷,就不能浪费,必须学出个名堂来,所以他建议师姐每天打你八遍,师姐觉得余老头说的很有道理”

    掌门大人被李犬儿一句话勾起出门前的悲惨回忆,闻人白鹿拿一根黑木杆子,对着自己身体,狂风暴雨般戳戳戳,痛苦堪比机关枪扫射……赵青牛是掌门,而不是台球,并没有这种奇特爱好。

    赵掌门花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就确定这老流氓是蓄意报复,前几天赵青牛坑他去打猎,老爷子一直怀恨在心,可没想到这么快报复就来了,齁不是东西!

    他求助般的拽了拽王羊

    “咳咳,师兄你是读书人,那在官府有同窗没,那种能给办事的硬关系,让他给定定,夜宿青楼无数夜,从来不给钱是啥罪名,我想,咱找个法子把余老前辈送进去吃牢饭吧,一定要多判,往里搭钱我也认了。”

    “师兄,师兄,我也想,我也想。”李犬儿复议。

    王羊揉了揉李犬儿淋湿的柔软头发,无奈道:“那你和掌门就慢慢想吧……安符县是小县,每年的税收都不多,余长老要是进了大牢,不知多少民脂民膏会化作他的牢饭,我读圣贤之书,岂能置百姓于水火,现在宦官当道,赋税已经很重,大家已经很苦了…

    我们就辛苦点,自己养着余长老吧…”

    (第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