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九十一天气很不错啊

小说:不如来碗孟婆汤 作者:风月泊

    “判官大人,该把碗递出去了……”

    冥界,奈何桥边,几个鬼差站得笔直,神情严肃,目不斜视。仅剩的一个准备过桥的鬼魂面无表情,半透明的身子在风中微微摇晃,大半张脸被凌乱的头发遮住,只露出些苍白的肤色。而旁边,某位青衣判官正走神。

    领队的阿石有些郁闷纠结了。判官是在走神吧?一定是了,看他这神色呆滞的样子,好似一连几日都神思恍惚的,不会是遇上什么事了吧?

    他皱了皱眉,在心里暗自猜测了一会儿。

    判官莫不是与司命吵架了?不能啊,昨晚还见他们一起在河边散步来着……啧,成双成对什么的……诶,这都走神好久了,判官手不酸么。要不要去拍一下他?嗯……咦?

    正想着,抬眼忽见那青衣人竟有把汤碗往自个嘴边凑的趋势,阿石急忙再次提高了音量,对着那头喊道:“大人,该把汤递出去了。”

    风无涯这才回神。意识到自己方才差点把孟婆汤当茶喝了,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走神失态,不免有些尴尬。

    “呵呵,不好意思啊……”掩饰性地笑笑,立即把碗递给面前这看不清长相的女鬼,等着她喝完再把碗收回。这时候,却见那几个鬼差动作一致地行了个军礼,齐齐冲她身后道了一声:“司命大人。”

    她欣然转头看去,果然见那着一身黑袍的秀美女子正婷婷走来。

    “你来啦。”风无涯一扫方才的心不在焉,眼睛里盈光灿灿地,满是欢喜。而这副宛如宠物见着了自个主人的模样使得原先保持严肃的一干人等不由侧目。

    池寒在她面前停下,并不靠太近,神态也不显亲昵,但那眼里的温柔还是掩饰不住的。“可以走了么?”她用公事化的口吻问道。

    刚好那女鬼已经喝完汤了,阿石便知趣地带着几人缓缓走上桥。风无涯见状快速收拾好东西,凑到池寒跟前,眉眼弯弯:“嗯嗯,可以了,我们走吧。”说着也不顾及在外,就牵起美人柔荑,笑眯眯地往自个府邸方向去。

    “唉……判官大人又被司命温柔领走了呢。”刚走上桥的领队往回望了一眼,感慨道。身旁鬼差也忍不住看了下,英挺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羡慕。

    真幸福啊……

    “命命。”这头,走在路上的风无涯忽然开口。

    “怎么了?”池寒侧首看她,只三个字,却让人觉得如沐春风。仔细看,发现伊人眼里眉间似乎还藏着些笑意。

    好像……心情不错耶?

    她想了想,轻声道:“你说……孟晚烟现在是和王上在一起了吧?”并不确定的语气,又隐隐带着小期待,仿佛在寻求肯定一般。然而问完了,却不等人回答,眉头就又蹙了起来,不自觉露地出些苦恼模样。

    虽然她也明白,孟晚烟此去应该不会有大问题,但还是放心不了。毕竟都好几天了,也不见有什么消息回来。

    池寒见了停下脚步,抬手抚平身旁人眉宇间的小山丘,语调依旧轻淡:“嗯,我前日已经收到明符,她和王上住在一起。”

    “诶?!”风无涯蓦地睁大眼睛,“你说她……”等反应过来,她既是惊喜又是愤愤然,嗔怪道:“怎么不给我传点消息?”真是岂有此理。

    “有什么区别么。”美人理所当然地反问,顺手点在她额头上,轻推了一下:“我知,你便知。”

    我知,你便知……风无涯愣住,眨眨眼,忽然心跳漏了一拍。可面上却摆出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低声嘟囔:“可我是今天才知啊……也不早些告诉我,害我老担心……”一定是故意的,哼。

    “——嗯?”司命大人拉长了音调,挑眉。

    某判官一个激灵,连忙收起脸上的小埋怨,堆起贱兮兮的假笑:“对对,您说的是。今个天气很不错啊呵呵呵。”

    池寒被她的样子逗笑了,弯着唇睨了她一眼,而后抬眸望向远处那一成不变的深灰色,“是啊,天气不错。”

    于是两人走进花田石子路里,手牵着手,气氛明显比之前要轻松愉悦。过了会儿,风无涯又不安分了,摇着身旁人的手臂,撒娇一般道:“命命……”

    “嗯?”

    她没回答,笑着又喊了一下:“命命。”

    “不要傻笑。”司命大人没好气道。

    “嘻嘻……我开心嘛。”某判官眼睛亮亮的。这些日子一直惦记着孟晚烟和王上的事情,总不放心,又不能前去找她们。如今知道她们俩和好在一起了,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别提有多高兴了。她摇头晃脑地长长叹息一声,笑意越发明媚:“真好啊,这下又能回到以前那样了。王上她过不久就该回来了吧。”

    池寒被她的情绪所染,点了点头,笑而不语。

    风无涯又牵起池寒的手,步调轻快地踩着路上镶嵌的半透明鹅卵石,走着走着,忽而转头,冲身旁女子眨眨眼睛,满脸狡黠:“诶命命你说,王上她们现在在做些什么呢?”

    不等对方开口,她又自顾自地恶意揣测道:“会不会……在做一些那个那个的事情额呵呵……诶诶我开玩笑的,疼疼……”

    司命大人毫不留情地拧住某人的耳朵。花丛小道上,留下一路的嚎叫声。

    十殿宗庙。

    某处殿房里传出瓷器碎地的清脆响声。画面转到殿内,正面对面坐着两人,而花白头发的男人似是被什么激怒,神色有些狰狞。只见他一掌拍在茶几上,怒喝道:“你说什么?!”

    对面,依旧淡然喝着茶的红衣女子挑眉瞥了他一眼,语调轻慢:“三长老你耳朵不好使了么,我说——这个冥王,我不想当了。”

    “你!当初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好不容易扶你登上王位,到头来你说不当就不当了么!”男人气极,脸色都发青了:“而且,这是你对待长辈的态度么?我可是你外公啊!你这不孝儿孙,扶不起的阿斗!!”

    “我自小就是如此,您又不是不知……哦对了,我小时候还喊你死老头来着。”姬兰看了眼面前好似快要吐血的人,妖娆一笑:“还是把阎幽找回来吧。”

    “这怎么可以?!”三长老瞪目喝道。

    “如何不可以?”忽然门外传来一道男人声音,浑厚有力,暗藏威慑。

    姬兰顿了一下,而后冷嗤一声自顾自端起茶盏。对面的三长老却是骇然怔住,有些不敢置信,等看清了来人,脸色霎时转白。

    只见一个高挑身影迈进门,藏青色长袍,银白色长发。是一个不甚年轻眉目却依然英挺俊逸的男子,风度翩翩气势凛然。一双紫色眼睛里带着内敛的锋芒,细看倒是与阎幽有几分神似。

    三长老站起身,已经面如土色,微颤的音色里带着些惧意:“苍桀……你,你回来了……”

    一旁的姬兰倒是不甚在意地饮了口茶水,冲那男人道:“老头子终于舍得回来了?这几百年不见,还以为你已经仙逝了。”

    叫做苍桀的男人神色一变,竖起眉头:“臭丫头说什么呢!我可是你爹!”

    姬兰送去一个风情的白眼,而后悠悠然起身。她明白,这个男人回来了,事情也就可以解决了。

    等终于处理完了这一切,从宗庙后殿里走出来时,她望着周遭灰蒙蒙的景色,心头忽而一派轻松,又莫名有些怅然。

    呵……这可不像自己。

    她扬起嘴角,自嘲地笑笑,而后甩了甩衣袖,晃悠悠地登上渡船过了*河,走出域界大门。从结界里出来正要御风离去,却见到前边老牌坊下倚着个熟人,俏生生立在雾里,身形有些单薄。

    “你来干什么。”她走过来,挑眉问。

    “不放心。”杞袖站起身,简简单单地回答了这三个字,语调也是清淡。

    姬兰听了却不领情,冷冷嗤笑一声,“呵,放心,我已经把冥王之位归还了。”

    “你怎么浑身都是刺。”杞袖皱眉,环臂于胸前,直视她的眼睛:“我是担心你,所以才跟来。”

    这句话说得认真,又或许是此时气氛过于微妙,以至于姬兰心底有那么一瞬的触动。然而下一刻,她却是笑得恣意:“担心我?你当我是谁?区区小事而已,还不足以让我介怀。难不成你还以为我会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

    她语调不屑,也不知为何,此刻心头忽而有些生气,“话说回来,我如今不当这个冥王了,准备回荒渊。这下子你开心了。”

    “你什么意思。”面前女子目光变得凌厉。

    她不甘示弱地瞪回去,没意识到自己此刻竟有些无理取闹,就好似想要激怒对方一样:“不要装了,这不是你想要的么。为了让我放弃阎幽,还不惜假意向我表白。呵,牺牲够大的。”

    “你真这么想?”杞袖眼里划过明显的失望,清冷的音色里也似压抑着愠怒。

    姬兰撇开脸,忽然气弱了不少。平息下来,这才惊觉自己竟像是在同这人闹别扭。而面前女子紧抿着唇,不发一言,脸色也不好看。

    以前她们不是没吵过架,可今日还是第一次见这人如此。姬兰一时间有些不自在,眼神也开始闪烁起来。就这么在冷风里干站了会儿,正欲再开口说些什么,对面人竟洒然转身,衣袂飘飘地就撇下自己向远处走去了。

    这是果真是生气了?她挑眉:“喂,小气鬼,你去哪里?”

    “去鬼市喝花酒。”本以为对方会不理她,没想那人步子顿了顿,侧头回了一句。而后,瞥过来的余光里竟带着冷冷的挑衅:“要一起么?”

    呵……“怕你不成?”姬兰眯起凤目,快步跟上去。

    ……

    ——————————————————————————————

    姬兰:(看了眼只有两人的小雅间,怒)这就是你所谓的喝花酒吗!!花在哪里?!!

    杞袖:我眼前,不就有一朵美艳夺目的花么。

    姬兰愣了片刻:(////)哼,你以为说些好听的就能哄骗我开心了?当我是那些天真少女么……

    杞袖面无表情地夹起那朵胡萝卜花:喏,你看,这朵的确是雕得很美,没骗你。

    姬兰:……

    杞袖:有哪里不对么。

    姬兰:(#‵′)我呵呵你一脸!!!!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