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节 见陈贵存

小说:凤魂骨 作者:砾砂闪铄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第145节

    “你爸,我小舅这些天就在小镇上到处寻你,若然你再不出现,只怕要报案处理了。”张倚珊尽量压小音量说话。

    “你说我爸突然来乡下这里寻我?”陈贵凤惊讶无比,出了什么大事情?好端端的上门查她下落。

    “你老弟陈贵存昨天给电话我说,大舅子一家也回来帮忙四处寻你。”

    “难道我妈李红出了状况?”陈贵凤不禁一阵担忧。

    “如果是这么简单我会特意提前来给你报信吗?”张倚珊一脸的凝重。

    “你快点直接说出问题所在。”陈贵凤更加的紧张。

    “你深圳那边的亲戚不知道为什么都知道你跟付宁在一起,并且收集到关于他的一大堆资料。”张倚珊说到后面难为的低下头,“他们说要捉你回去,不让你跟死去的....你明白他们意思就好。”

    陈贵凤听完对方所说,如同遭遇五雷轰顶,整个人虚脱无力,呆若木鸡。

    “贵凤,你可以找付宁商量一下对策,我得回去了。明天你可要出去你生母余小兰那里先见见你老弟陈贵存。我能帮你做的就只有这些,你自己看着办,该面对的你怎么也躲不过。”张倚珊说毕,无奈的看眼没了动静的陈贵凤,轻叹口气,默默的离开了。

    许久以后,付枫极其不悦的出现陈贵凤面前,也没多看对方神情,付枫就严厉斥责起对方:

    “陈贵凤,我在操练场等了你一个小时,你如今什么态度,不尊重我付枫对吧?”

    “你将付长官的话当成耳边风。”

    “你还发什么呆,给我立即过去。”

    付枫气归气,可他不会打女人,他转身大步走在前头,可惜走出几步,却发现后面的陈贵凤根本没有跟上来。他不禁怒不可遏,转身指着陈贵凤却半句话说不出来,最后他一泄气,对方是长官的女人,他能怎样,多说浪费口舌,付枫索性闪身离去,管她陈贵凤爱怎样就怎样的。

    陈贵凤并没有阻止付枫的离去,她突然间觉得心好累,感觉负担沉重得让她接近窒息。她该如何面对,该如何处理父母亲戚的问题,她越想越感觉迷茫,根本想出能给亲戚们一个能理解的交代出来。

    陈贵凤找出手机,正要联系付宁,却发现付宁已无声的向她走来。“付宁哥哥,我正好想找你商量件事情。”陈贵凤心想她的付宁哥哥跟她是有心灵相通的,不然怎会及时出现面前。

    却不料面露怒容的付宁扬手将企图接近他的陈贵凤推倒地上。“你为何对付枫不敬?公然旷课。”

    都什么时候了她的付宁哥哥居然还有心思责问她没去上“体育课”的理由,“付宁哥哥,你对我不能少动武力吗?有话好好说,推伤我你不心疼吗?”这一个月的加强训练没让她白熬,至少如今给对方狠推地上皮肉厚得丝毫没痛感。

    低头看着地上的人儿不愿自行站起身来,对方的眼神还是让他铁不起心肠,付宁情不自禁的伸出大手掌将对方拉起,“给我合适理由。”

    “我今天就是没心情,才没去上体育课的,并没有对付枫不敬。”

    “你没有心情就能不去上课,不去上课没请假,让人家付枫等你一个小时,你就是不尊敬付枫。”付宁语气不善,付枫对陈贵凤的好他可是看在眼里,这陈贵凤将人家的好意当成什么。

    “我当时心里就想着跟你有关的事,什么都给忽略了。”陈贵凤低下头认错。

    付宁心里一阵漪涟,可纵然心里乐开花脸上却依然保持严肃表情,他将口袋里一张余金花的照片丢给了陈贵凤。

    “你至于仅为一张照片如此行为。”他误会了陈贵凤。

    陈贵凤接住照片先是一愣,然后低头看看照片中人,是一个跟她长一模一样的女子,底下的日期让她猜到黑白相片里面的人是她的亲外婆余金花。“哪来我亲外婆的相片?”

    “你见过徐有悔的爷爷徐满仁?”付宁却反问对方问题。

    “我见过,当时徐老先生说我亲外婆余金花是他许多年前的至爱情人。”

    “你就是从他手里拿到一道鬼神现身符?”付宁再问。

    “呃?”陈贵凤惊奇,当时她可没有使用过那道现身符,而是撕毁扔出了窗外,“你,你怎么知道的?”

    “凤,你不相信我对吗?”付宁双眸灼热的紧盯陈贵凤不曾眨眼。

    “不是的,我当时....”陈贵凤一时间不知如何解释,“只怪你一直瞒着我你的真实来历。”

    “时至今日你还认为我是鬼?”

    陈贵凤低头沉默不语,她确实认为付宁是鬼魂,一个死去六十几年的人,能不是鬼吗?

    “既然你一直单纯认为我是鬼怪,为何不趁早离我而去?”付宁语气不悦。

    陈贵凤闻言抬头看向付宁,对方眼里一片爱她的浓情,她不禁脸红,对付宁的爱她始终如一的热烈,没有因时间而冲淡丝毫。“付宁哥哥,你知道的,我爱你无可救药,我怎舍离开你。”

    得到对方满意的回答,付宁不禁低头吻向陈贵凤红唇,一舔到对方的少女气息,付宁不禁情迷意乱,本一心是来责备对方不按时跟付枫去上课接受体能训练的,可如今两人却亲密的滚床单去了。

    “你不怕我会将你吃掉吗?鬼可是会吸人精魂的。”

    “你舍得吗?”

    “哪天你不听话,我可能真会吃你下肚。”

    “那我不是更可以永永远远生生世世的跟着你吗?”

    “凤,我要你。”

    ......

    待付宁满足过后已是初夜时分,“你早休息,我今晚有公务要办。”

    “不,付宁哥哥,我还没跟你商量事情。”陈贵凤连忙翻身起床。

    付宁却是惊喜,对方体能确实进步极大,经他此般折腾,她竟然没累得睡去。他不禁溺爱的抚摸对方一头浓密黑发,“你说。”

    “我爸回了乡下来,我想明天出去见见他们。”

    “嗯。”

    “可能我要过上几天才回来。”

    “没问题。”

    --

    第二天早上,陈贵凤先来到她安置余母亲余小兰的家中,果然看见许久没见过面的弟弟陈贵存。

    两年未见过的弟弟长大长高了许多,一身西装皮鞋成功男士的打扮,将他衬托得成熟俊郎,曾经的稚气丝毫不有,本是想亲热扑倒弟弟的陈贵凤止住了动作,是什么原因让她的老弟过份的成熟,对方不过二十出头,不应该有如此内敛沉稳的表现。

    “姐。”陈贵存看出他姐的不习惯,“是你逼成我这样子的。”

    “贵存,我....”陈贵凤难过的低下头,她突然发现自己太自私,丢下作坊的生意给还正在念大学的弟弟独力去打理,而黎彩杏也退下来了,黎彩杏的妹子黎紫杏根本没有她姐姐的工作能力,结果,她们创下来的生意还不是都由陈贵存一人力扛。商场的狡诈让陈贵存过早的成熟,当年的清纯早已埋灭。

    “是姐没照顾好你。”陈贵凤不自觉的热泪盈眶。

    “只怪我们不是同一个母亲所出。”陈贵存扭头不看陈贵凤,他眼里却泛起丝丝泪光。他曾经挚爱的姐姐竟然为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抛下家人事业,两年来不回过一次家。

    陈贵存生气,气得无法平静心情,可一路走来的历练让他时刻保持冷静的作风,没有像从前跟自己的大姐大吵大闹。而陈贵存如今还不知道陈贵凤与自己也不是共同一个父亲。

    这时余小兰走了过来,为陈贵凤解释,“你别怪你姐,都怪我连累了她,她一半是因为放心不下我,才一直没回去深圳那边。”

    余小兰的插话让陈贵存更不悦,他一把收回所有的泪光,定定看着陈贵凤,“难道我妈李红就不是你妈?你有了亲娘就不要养母。”语气相当恶劣。

    “贵存,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是因为其它原因才没回去看你们。”陈贵凤急得不知如何解释,如果不是付宁每回她说要回城市,他都说要跟去,她不至于两年未回去一趟的。

    “不是这个原因,就是因为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陈贵存再也掩饰不了自己的真实情绪,他厉声吼自己的姐姐。

    “贵存,是姐不对,我以后会常回去看你们的。”陈贵凤忙一手拉住发火要离去的陈贵存。

    不料陈贵存闻言更气,他没有松开姐姐拉他的手,却是可笑的冷哼,“陈贵凤,你如今还未嫁,请注意你的言词,回去看你们是什么意思,你给鬼迷失脑袋,分不清谁才是你的家人,找不到你的家在哪里了!”

    陈贵凤给对方一番指责批得说不出话来,老弟陈贵存向来口才极好,经过两年的大风大浪,说话更加的一针见血,陈贵凤根本无力反驳。

    “给我说准了?你怎么不带你男人来会会我这个老弟,要不叫他连老弟我也迷晕,好让我也找不出回家的路。”陈贵存心里难受,他的姐果然如黎彩杏所说的,给鬼勾去魂,亲情也不再要。

    “贵存,这一切都是我不好,你别怪他,跟他没关系,他没有不让我回家。”陈贵凤为难,她本来想跟陈贵存谈妥,拉拢老弟站她这一边,以更好说服长辈们,指望他们不接受至少能成全她与付宁。可事与愿违。

    陈贵存脸色极度难看,他姐能为一个男人说话,能为一个男人两年不回家,他已不想再多说,如果对方是正常人类,他不必粗心,毕竟姐成年了。可对方不是。

    思量至始,陈贵存二话不说,不顾余小兰的呼喊,扯着陈贵凤走出屋子,更是强行将自己的姐姐塞进他的小车里面去,紧紧的锁上车门。

    “我得看看你,一会怎么面对老爸。”陈贵存带着火气发动车子往陈家村方向驶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