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节 真情表白

小说:凤魂骨 作者:砾砂闪铄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第123节

    陈贵凤不清楚自己是怎样返回奇异军营当中的,徐满仁给了黎彩杏和她本人一张神符,对方最后的交代还在她耳边回荡:

    “此符为现真身符,只要你待对方不为意之时,将神符上的封条撕开直接贴至对方身上任意一个部位,都能让他现出真身,如果是鬼会全身发绿,如果是仙肉眼可是见金光闪动,是妖黑气缭绕,是精可见微弱黄光。此符一旦贴在鬼魂身上,会引来地府中的鬼差将此魂带走,从此不会再出现人间。”

    陈贵凤将神符放进裤袋里面,刚走近竹阁楼就见付枫神情焦急地向她走来。“陈贵凤,这里是军营,你能不能守点规矩,出去时候不能打声招呼吗?”害他遭受付长官责怪,他可相当的气。

    陈贵凤本是心事重重,她不理会付枫径直往竹阁楼二层走了上去。

    “陈贵凤,你今天出去有得到哪位长官的批准?”一上楼就接到付宁严厉的批评。

    陈贵凤看眼火气极盛的付宁,她心里突然一阵委屈,对方一直隐瞒他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为什么?“我上哪里去不要你管。”说毕,她转身往后头的小卧室走去。

    付宁气极,他身形一晃堵在对方面前,“我说过,你必须遵守这营中规定,不能没有警卫员同意就随便进出。”

    “然后晚间时候就只能在房子里面走动,不能出去。”陈贵凤眼里泪光闪动,“你无非就是怕我走去不该去的地方,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

    “晚间不让你出去,我是怕你遇到危险。”看见对方闪动的泪光,付宁不禁放轻说话的语气。

    “骗子,为什么别人的军营里晚上不会遇到危险。”陈贵凤伤心地绕过对方,果断冲进尽头的房间里面,狠狠的关上门板。

    隔着门板,付宁可以清晰听见里面的陈贵凤哭得稀哩叭啦的,他不禁蹙眉,对方刚才反驳他的话似乎句句带刺,用心分析一下,他更加的疑惑。

    “凤,你开门,我们好好的说说话。”付宁硬着头皮说。等上好一会儿,里面的人却没有给他开门,付宁二话不说,直接穿进房间里面去。

    还真是奇怪,陈贵凤竟然躺在床板底下放声痛哭。付宁心疼,他闪身钻进床板底下,与对方躺在一起,更是伸手抱紧伤心难过的陈贵凤,怜惜的轻吻对方散乱了的秀发。

    陈贵凤侧身抬起一双水雾迷蒙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付宁,付宁脸上尽是溺爱痛惜她的表情,因为她的突然流泪,付宁措手不及,却久久说不出哄她的话语出来。

    待怀中人儿哭声渐小以后,付宁用自己的衣袖擦干对方眼泪,“你这几天有心事对吗?你说出来让我为你分忧。”

    陈贵凤将耳朵紧贴付宁心脏之处,对方有心跳,扑通扑通强而有力的响着,死去的人会有心跳吗?可或许如徐老先生说的这都是付宁在使法术欺瞒她感观。

    “凤,我爱你。”

    陈贵凤一愣,她心跳突然间一阵急促加快,付宁说爱她,她抬头看向对方,对方的眼里盛满爱意,一片柔情。“你,你再说一遍。”

    付宁一阵脸红,“我爱你,凤。”他低头吻向对方丰润红唇。陈贵凤如触电般,将所有顾虑抛却脑后,对方仅两句话又成功将她扑倒。

    两人就在床板底下与爱人久久的缠绵不休,直至深夜,付宁才满足的放过喊得声音沙哑的陈贵凤,并将她重新抱至小床上打算今晚就在此房间共同入睡。

    付宁很快睡着了,他的双手依然保持紧抱对方的姿势。陈贵凤却睡不着,她看着对方安稳的睡容,心里竟然不再空荡不安,她轻轻的松开付宁抱着她的双手,从床上慢慢的爬起身来。下身传过来一阵纵欲后的不适,让她险些摔倒地上。

    陈贵凤背向付宁,小心的从裤子袋口里面搜出一张徐满仁给她的神符,“此符一旦贴在鬼魂身上,会引来地府中的鬼差将此魂带走,从此不会再出现人间。”她脑里又记起徐满仁说的话。

    犹豫半晌,陈贵凤最后一咬牙关,她将手里的神符撕成两边,果断从窗口处扔了出去。“付宁哥哥,就算你是鬼,我此生也愿意跟着你,哪怕你对我目的不纯。”陈贵凤在心里默默向付宁表白。

    当陈贵凤重新躺上床闭眼睡着之际,付宁却悄然的起床,他温柔的看着对方睡容好阵子,才闪身飘出窗口,从地上捡起陈贵凤撕去扔下的神符......

    --

    第二天早晨,陈贵凤还在睡懒觉当中,就给欢天喜地而来的黎彩杏吵醒。

    “别吵我,我还想多睡会儿。”陈贵凤睡意未过,她不想理会床边上的黎彩杏。

    “你不会是昨晚折腾太累了吧?都九点过了,你还睡。”黎彩杏偏要吵醒对方。

    陈贵凤转过身子闭上双眼不理黎彩杏的叫嚣。她可以猜到对方为何一大早欢天喜地的出现她这里,她的心里划过一阵苦涩。

    “小凤,我昨晚趁尤景睡觉之际,将神符贴在他身上,结果我看见他身体四周有一股金光不停在流动,这不是证明尤景真的是仙人。我终于放下心头大石,我一直认为怎样的人就认识怎样的朋友,我还真担心尤景跟付....”黎彩杏发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连忙收住后面的话,“反正我现在就想与你分享我的喜悦。你快起床。”

    “我听到了,你别吵我,我要睡觉。”

    “可是你没告诉我,你拿到结果了没有?”

    “我睡醒才告诉你。”陈贵凤说罢索性将头埋进被子当中,她有意想避开对方的问话。

    黎彩杏却不依,她调皮的将陈贵凤枕头夺走,“就是不给你睡。”

    “你真烦。”陈贵凤无奈的坐起身来。

    “小凤,这是什么玩意?”黎彩杏眼尖,她夺走陈贵凤枕头以后看见一条链子。她手也很快,一手拿起仔细研究起来,“谁送你的定情信物要藏在枕头底下,怎么不直接挂脖子呢?”

    陈贵凤无奈跳下床,当着黎彩杏面前换起衣服来。

    “小凤,这猫眼石很特别,能送我吗?”黎彩杏说着将黑丝绳子往自己脖子上套了上去,奇怪的是绳子竟然自然的掉落下来,似乎不让她佩戴。“什么破玩意,我竟然佩戴不了它。”

    换好衣服的陈贵凤转身看着黎彩杏,“它跟你没缘分,你自然佩戴不起它。”

    “你将它转送给我好吗?反正你占据它只是收藏枕头底下,它跟着你没发光发热的地方。”黎彩杏提起绳子将半闭的猫眼石来回在自己面前晃动起来,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无意间发现这只石头张眼瞪了她眼,黎彩杏更是来了兴趣,“小凤,这宝物我要定,你不给也得给我。”说罢,她迅速将东西收藏衣袋里面去。

    “不,彩杏,你赶紧将它还给我,这可是我奶奶送给我的礼物。”陈贵凤扑上前去要抢回她的链子。付宁提醒她别佩戴它以后,她就将它收藏枕头底下,没想到如今竟然给黎彩杏没商量的夺去了。

    “只要不是你情郎送你的,给我又如何。以我们两人的关系,要是你看上尤景,我也会将他转让给你。”黎彩杏闪身快步走出窄小的房间。

    “胡说八道,你明知我不会看上尤景才这样说,只怕我一出*你男人,你就跟我翻脸不认人。”陈贵凤连忙穿上鞋子去追赶对方,“你快点还给我。”

    “我拿去制服它以后才还给你。”黎彩杏咯咯的欢笑起来,她飞快的往楼梯口方向跑去。

    陈贵凤快追上黎彩杏之际,却给突然上来的付枫所阻拦住,她生气的跺脚,都怪她们关系太好,以至于对方敢公然抢她所爱,从窗口可见黎彩杏飘然的走下楼,欢快的往花园另一头走去。陈贵凤叹口气,幸好黎彩杏没来跟她抢她的付宁哥哥。

    “你来这有事吗?”陈贵凤问站她面前碍她事的付枫。

    “付长官让我来给你送早餐。”付枫语气不爽,陈贵凤这眼神他不能接受。他大步往里面走去,在桌上摆放好早点以后,也没急着离去。

    前几天陈贵凤心里有事,基本没吃过什么东西下肚,昨晚她想通,下定决心不论付宁是人是鬼都跟随对方以后,心情豁然起来,这胃口也有了。她到外面洗漱过后,才开始热情地清扫桌上丰盛的早点。

    “付枫小同志,你不如过来一起吃吧,你看着我吃,我有点有太自然。”陈贵凤边吃边说。

    “我吃过了,请你直接称呼我付枫,我不是小同志。”付枫不悦,这陈贵凤就爱说是小同志,他哪里小?

    “你不小,那你说说你的岁数。”陈贵凤好笑的上下打量一遍对方,站立面前的付枫怎么看也是青年一枚,叫他小同志有错吗?

    “我比付长官年长十岁,只不过他官位比我大,我今年.....”付枫突然发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那你准确的年龄是多少?”陈贵凤停下吃包子的动作,疑问的看着对方,她如今可是相信对方说的都是真话,或许付枫也是死去的鬼魂。

    付枫可不愿意在没有付宁允许的情况下跟陈贵凤说那些话题,即使对方兴致怏然,他看眼手上的腕表,不接上对方话题说,“你快吃完早餐,付长官有令让我十点前带你去一个地方,他在那边等你。”

    “你不能吊我胃口,话只说一半,我哪还有吃早点的冲劲。”陈贵凤渴望的看着付枫,想用眼神打动对方说出她想知道的答案。

    “你稍候有什么话就问长官。”付枫坚决不多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