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节 烟洪生事

小说:凤魂骨 作者:砾砂闪铄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第109节

    不知不觉间,尤景带着黎彩杏在付宁这里逗留了将近一个月之久。付宁更是将他们按排在东院另一边的贵宾房里暂住。

    四人相处甚欢,都以为大家的友宜会如此的长存去。这天,尤景打算带黎彩杏离开,两人来到竹阁楼二层里向付宁和陈贵凤二人告辞。

    “付宁,我二人在你这里玩够了,今天向你辞行,我二人打算去其它地方玩赏去。”尤景说。

    “不,天气很快转冷了,等过了冬天,明年春暖花开时候才去游玩嘛。”陈贵凤不等付宁开口说话就抢着说,她可不舍得黎彩杏这么快就离开她身边。

    “小凤,我想去更远的北方看一地枫叶的深秋,看满地雪花的冬天。我们这里一年到晚四季如春的,我真趁此空隙去游赏名山大川。不过你放心,我会给我带手信回来的。”黎彩杏如今除去女强人的头衔,就想实现多年来游历名山大川的愿望。

    陈贵凤羡慕的看着他们两人,再看看依然不苟言笑的付宁,“我也很想游历名山大川。”

    “不,我还有重要任务未完成。”付宁拒绝陈贵凤说。

    “付宁哥哥,不如你让我跟着他们两人去,反正我在这里也帮不了你。”陈贵凤盼望的看着付宁说。

    “不行。”付宁一想起陈贵凤之前脖子上面佩戴着的奇怪猫眼石就觉得烦躁不安。尤景在的这些天里,他可是盯得陈贵凤非常的要紧,几乎有尤景在的时候都是寸步不离的贴在对方身边,他发现对陈贵凤的占有欲越来越强烈。

    “我可不愿意一辈子就跟你在这里过日子,我也是有自由的。”陈贵凤小声抗议说,她始终羡慕黎彩杏和尤景两人的相处方式,尤景可是非常的愿意听从黎彩杏的指示,而她呢,似乎都是只有服从对方的份。

    “我明天让付枫送你回深圳去如何?”

    “是吗?”陈贵凤惊喜,她是很想念她的老弟陈贵存和那里的爸妈,虽然李红待她不怎样,可始终对她也是有感情的。“怎么你不亲自陪我回去?”陈贵凤下一秒又来了疑问,付宁怎么说也得上门去拜访她的家人。

    “我有公务在身。”

    “可这些天你天天都很闲。”陈贵凤自觉委屈,这付宁太不近人情,见她家人很难为他吗?

    尤景和黎彩杏见他们两人突然发起冲突,都正打算起步溜走。却见付枫十万火急的冲到众人面前。

    “报告长官,西江下流又出现水灾,地势低的村庄已给洪水所淹没,当地居民正在紧急转移当中,朱老先生请长官赶往前线增援抗灾工作。”付枫一见面就严肃紧张地向付宁敬礼打报告。

    陈贵凤收回撒小脾气的姿势,她生性善良,懂得救人至关重要。乖巧的站一边去了。

    付宁想不到一个多月未露面的烟洪魔头又出来生事。他看眼及时止步没走去的尤景,说,“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擒获烟洪回来。此恶魔非常的奸诈,有你相助更好一次性解决他。”

    尤景看眼黎彩杏,似乎在询问对方意见。黎彩杏却朗声音说,“你先去为民请命吧,我等你凯船归来,才再去游历名山大川也不迟。”

    “你一点不担心我吗?”

    “你不说你是无人能敌的神仙吗?你去吧,我放心得很。”黎彩杏正想找机会跟陈贵凤*去。

    陈贵凤正好对上黎彩杏别有意思的眼神,两人不禁心有灵犀的相视一笑。

    付宁不悦地将两女表现收尽眼底之下,“陈贵凤我再三警告你,你晚上可不能离开屋子,你可要为自己的好友负责。除非你人不在营里。”

    “付宁哥哥,我会有分寸的。”陈贵凤笑嘻嘻地说,她老是觉得付宁太像她的老爸,总是约束着她的行为。

    “付枫,你留下看住她们两人,晚上紧记严看。”付宁始终不相信向来鲁莽粗心的陈贵凤。

    付枫不太愿意的看眼面前两女子,他本是想跟上最前线的,如今却给两女子牵连不能前去,未免神情万分不爽,可却不敢为抗对方吩咐,他无奈的应,“我会的。”

    付宁见付枫不太将看守两女子的事情放在眼内,他竟然使出传音密术,一把只能给付枫听到的声音在对方耳边响起,“若我女人毫发有损我扒了你皮,若黎彩杏有损伤尤景不放过你,你好自为知。”

    付枫闻言不禁一惊,他马上会意,一本正经的再次向付宁致军礼,“长官,我会全力以赴。”看来,看守两女子的任务并不简单。

    付宁和尤景不再停留,两人一眨眼消失不见。

    ----

    “爷爷,你有没有发现林叔叔最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徐有悔放下手里的报纸疑问的问徐满仁。

    “我多天没见他出现,没什么感觉,你说说他如何变了?”徐满仁奇怪的问。

    “上个月他又闭关了一个月,今回一出现我面前,竟然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就连旧住宅里发生的惊险一幕也记不起......”徐有悔一时嘴快竟然说漏了话。

    果然,徐满仁耳朵可灵得很,他脸色一沉,“有悔,你趁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都做了些什么事情?”

    “不好意思爷爷,我刚才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徐有悔仗着对方疼爱他,竟然大方的撒起无赖来。

    徐满仁一下站了起来,他神情凝重,“有悔,你竟然不听爷爷话,你闯进老住宅里去,为啥?”

    徐有悔连忙过去扶着气得浑身发抖的徐满仁,他还真想不明白爷爷为什么如此在意他进入老住宅当中。

    “爷爷,你别生气,我当时只是一时好奇就前去参观一下老住宅而已。有林叔叔陪同,很安全,没什么发现。”徐有悔紧张的说。

    徐满仁却气得不可收拾,他正想斥责徐有悔不知所谓,还未说出话,就突然痛苦致极的按着胸口,双唇瞬间转变成猪肝色,冷汗自他银发处不停的滑落。他呼吸困难了起来,无力的摔倒徐有悔怀里。

    “快叫医护工过来。快!”徐有悔焦急的大声吩咐边上不知所措的佣人。

    “爷爷,你支持住,你别忘了你还没有抱上曾孙。”徐有悔边说边将对方扶坐在沙发之上,同时双手不停地为对方按摩胸口。

    住在这里的医护工带着药箱子迅速赶到,他二话不说,立即给徐满仁注射镇痛针,更是灌对方吃下几颗药片,最后给徐满仁戴上氧气罩。徐满仁全身给冷汗沾湿,心绞痛一发作他真有死去的念头,看他方才痛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如今的余痛依然让他脸上扭曲变形。

    “徐老先生有几个月没发作过,怎么如今会突然绞痛呢?”医护工一边手法熟练的为徐满仁按摩胸口,一边开支声询问紧张无比的徐有悔。

    徐有悔心疼的低下头,“都怪我,是我刺激到他。”

    “如今徐老先生的身体素质每日都在下降,你可不能再气倒他,尽量让他保持心情舒畅。”

    “我以后会注意的。”

    这时,林投司面无表情的从外面走了进厅中来,他随意看眼徐满仁竟然置之不理,既不打招呼也不关心过问,直接走上不远处的楼梯。

    徐有悔回头愣愣的看着林投司走上楼梯,最终消失眼球的身影,他刹那间发现对方走路的姿势变得如女子般优美,跟之前假的林小妖走路的姿态一模一样。徐有悔莫名的心跳加速起来。

    将徐满仁送上房间休息以后,徐有悔心绪不得安宁,张倚珊这些天回了北镇上的娘家里,他一时找不到军师为他解疑云。他来回在书房里踱步,总是发觉林投司有诸多的不妥。

    鬼使神差之下,徐有悔小心的走上三楼林投司所住的密室里。刚靠近,他似乎听见里面有女子说话的声音,可他再走前一步却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林叔叔,我有事想问问你。”徐有悔提高警惕的敲门。

    “门没锁,进来吧。”

    徐有悔推门进去,他一进去立即到处仔细查看一遍,还真是让他感觉奇怪,刚才明明听到一把女子声音,可如今进去却没看见在其他人在屋里。而徐有悔肉眼根本看不到被抽离身体之外的林投司的魂魄,正在起劲的向他呼唤。

    “林叔叔,你没事吧?我发现你脸色很难看。”徐有悔关心的问对方。

    面前的林投司看徐有悔的眼神底下总隐藏着一团火气,纵然他遏力隐藏却依然让徐有悔看得清楚,“林叔叔怎么突然似乎非常的怨恨我呢?”徐有悔心底升起疑问。

    “你找我有什么事?”声音依然是林投司本人的。

    “我爷爷他突然心绞痛发作,我就过来看看你,想请你去看看他情况。”徐有悔毕恭毕敬的说,他突然对眼前之人不敢再莽自亲近。

    “徐老先生只要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会没事的。你若没其它事,请回吧,我要打坐。”

    “那我就回去休息。”徐有悔发现对方语气非常的冷淡,似乎很排斥他,就只好打算离开。

    “有悔。”林投司却突然叫住已走至门边的徐有悔,“张倚珊肚子里的小孩还好吗?”

    站在门边的徐有悔回过头不可致信的看着林投司,他情不自禁的上下打量对方多次,“之前发生的事情你怎么全忘了?是你叫我让倚珊将孩子打掉的。”

    林投司闻言却突然瞬间瘫坐地板之上,脸上尽是失望不甘的表情。

    徐有悔心事重重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他躺在床上一晚难眠,如今的林投司实在让他感觉不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