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节 再见付宁

小说:凤魂骨 作者:砾砂闪铄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第106节

    “付长官,朱老先生又来电说,想再请你过去灾区镇压百年一遇的洪水,如今河堤......”付枫紧张的向付宁汇报情况。

    “住嘴,滚,别打扰我喝酒。”付宁却不悦的打断对方,三个月来,他找不到陈贵凤一点的音讯,如今他苦恼难受,只想大白天的将自己灌醉,以减轻相思之苦。

    “可是,长官,大叶和我都认为,这洪水是当时徐有幸放走的恶魔烟洪所制造的,若不及时捉捕烟洪,只怕我们镇压住这边的洪水,其它地方又出现,水灾对地球伤害严重,同时也影响人们安居乐业。”付枫认真负责的说。

    “你跟大叶将全部警卫员带过去支援朱老先生。”付宁说着仰头饮尽大半瓶的烈酒。

    “可长官你不出手,如何能捉捕到烟洪那恶魔?这边灾情过去,另一个地方又出现,我们岂不是奔波不止?”付枫一心为民着想,不理会付宁黑如锅底的脸色。

    “你们这些警卫员不是很有能耐,当初能将我付宁救活,如今更能救活普通百姓。”说着,付宁提起另一瓶的烈酒。

    “付长官,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付枫想借着付宁已喝得半醉抢去对方手里的酒瓶。却不料付宁不醉心不醉,一手将付枫甩飞地板之上。

    “付枫,给点时间给付长官,让他受够才来找他出手。快走,我已集合所有警卫员和营里的士兵,准备赶赴第一前线,进行抗洪抢险。”大叶及时出现,他将地上的付枫扶起,两人无奈地看眼突然又伤感起来的付宁,才果断的离开。

    陈贵凤来到的时候发现营里异常的安静,她双脚踩在竹阁楼由竹筒做成的楼梯上面,发出阵阵欢快的“咯咯”声响。

    陈贵凤刚走进二层的书房里面,“呼”迎面一东西向她砸了过来。怎么一回事,幸好如今的陈贵凤修成精,身体灵动。她反应是够快的,一伸手就接住向她袭击过来的东西。

    “不是吧,付宁哥哥对我还够意思的,我才回来就请我喝酒?”陈贵凤看着接在手里的酒瓶心里泛起一阵猜疑。

    “滚。”

    陈贵凤还未看见付宁的人,就听见对方严厉不耐烦的下逐客令,她无比的惊讶,付宁哥哥不会已经忘却了她,要赶走她吧?陈贵凤来回看去,没看见付宁的人影,她小心的向里面走去。她那么辛苦才能再次返回付宁地头,她才不会听话离去。

    陈贵凤没有法术,她做不到走路不发出声响,她刚走出两步,也就在竹板地上发出两下“咯咯”声响,又有一酒瓶向她飞砸过来,陈贵凤再次接住,这一次对方使劲更大,陈贵凤因受力而后退几步。

    “立即滚。”传来付宁无比厌恶的声音。

    陈贵凤心里生火,“想不到我才离开地球三个月而已,曾经对我不善的外婆对我好了,而我的付宁哥哥却突然变成我以前的外婆,如今付宁哥哥的修养哪里去了?还未见着面就向我扔酒瓶。”陈贵凤心里叽叽咕咕的,她快步向里面走去,避免酒瓶再向她袭击而来。

    她来到以前她作图画画的办公桌上,四处张望没有看见付宁的人,刚才声音像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至始至终陈贵凤没有开声说过一句话,她就是想给对方一个惊喜拥抱,可如今人都见不着,似乎惊喜的只有她自己本人。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确实是付宁的声音,对方因为陈贵凤修成精身,一时认不出从前陈贵凤身上的味道。他躺在在偌大的桌子之下,借此躲着喝酒。

    陈贵凤转身之际,终于看见躺在那张吃饭的桌子下面的付宁,而以付宁的位置只能看见陈贵凤的两条长腿,看不见她的上半身。陈贵凤惊喜的疾步向桌子走去,她两步走近,正要蹲下喊付宁。底下的付宁却以闪电的速度一脚向她踢来,别以为他喝得半醉就失去攻击能力。

    “哎哟。”陈贵凤没防避,付宁力气不小,她吃痛的跌倒地上,“付宁哥哥,你喝坏脑子不成?你怎能......”

    陈贵凤话还没说完,就给付宁飞身压在她身上,密麻的吻随之热切的落在脸上。付宁怕是在做梦,他竟然不敢开口说话,忘形的在对方身上摸索爱抚,似乎在确定对方是不是真实的存在。陈贵凤感觉到付宁对她的热切盼望,她此时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能再见对方的激动心情,只能同样热情的回应对方对她的渴望。

    两人一场剧烈的翻云复雨过后,陈贵凤不得不自认体力不如的软绵绵瘫痪地上,不停的喘息,付宁浅笑着为她擦去额头上的汗珠,“凤,真的是你吗?”

    “我倒想我不是你的凤。”陈贵凤仍然喘息不止,付宁似乎从来不懂什么是温柔。

    “是吗?那我得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凤。”说毕,付宁再次将对方压倒身下。

    “不,我有话要说。”陈贵凤抗议。

    “稍候我停下,会有许多时间让你说话。”付宁如今心情畅快,他毫不掩饰对陈贵凤的热情,再次攻占对方.......

    待付宁在对方身上放肆完毕以后,陈贵凤强烈感觉到付宁似是要将这三个月来对她的思念完全向她宣泄开来,她全身有散架的不适感。

    “你不是有话要说吗?”付宁地上的衣服一秒套上他身上,刚才的一番激烈运动让他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不再死气沉闷。

    反观陈贵凤却如死鱼一般躺在地上,她的付宁哥哥还真够爱她,她刚进来先是让她吃酒瓶子,如今还霸王硬上弓。她还哪有话想说。

    “难道你还想再来一次?”付宁戏笑着问。

    陈贵凤狠狠的厉对方一眼,“就我才会有眼不识珠,看得上你。”说着,她起身缓缓捡起地上凌乱的衣服为自己套上。

    “你说说我哪点配不上你。”付宁心情却大好,脸上的笑容想隐藏也藏不了多少。

    陈贵凤嫌弃的看着对方,说,“你看你胡渣子都快要长到额头去,你不修理就算,可你这副外表就别穿我为你做的衣服,糟蹋了我的作品。”

    付宁却笑笑,他到处苦寻了陈贵凤两个多个未寻到一点音讯,而刑真后来因为气他出错放走恶魔烟洪,不再为他提供奇域世界的信息。他两个月来他如无头苍蝇各处日夜奔波。而这一个月就困在竹阁楼里悲伤,史无前例的没有主意自己的公众形象。如今的样子却实不堪入目。

    “你不觉得我如今更有男人味吗?”听说女生都喜欢有男人味的男生,付宁不禁摸一把脸上的胡渣子,陈贵凤嫌弃他,他有几分尴尬。“既然你回来了,我明天就不再穿你做的衣服,不让你碍眼。”

    “不,付宁哥哥,我的意思是说让你收拾好外表,再穿我为你做的衣服。”陈贵凤不免有点紧张。

    “不过这件我以后不会再穿。”

    “为什么?”陈贵凤刚才的愤怒很快给对方所化解,如今她又开始在意对方的所为。

    “我穿了它三个月,没换过,这味道让我受不住。”付宁没有欺骗对方,“天气马上就凉,你可以为我做几套西装。”

    陈贵凤点头,她看眼外面已经逐渐黑下来的天色,“我困了,想休息。我明天能睡到中午才起床吗?”

    “下不违例。”付宁还是说出了他从前紧守不说的话语。

    第二天,陈贵凤没让付宁失望,果然睡到中午时分才见她走出房间。

    “徐有悔。”陈贵凤一走进书房里最惊喜的是看见徐有悔,那边收拾得恢复往日俊朗的付宁却心生不满,陈贵凤第一个见到的应该是他本人才是。

    “小凤,原来你没死去,难怪之前付宁不愿意让我去为你上香。”付宁没有骗他,徐有悔今天一大早就收到付宁的电话邀请,他如今见到陈贵凤更是情不自禁的上前拉着对方上下打量。“小凤,你又瘦了。”

    “有悔哥,有你疼爱我,我才不舍得死去呢。”陈贵凤笑着说。“怎么没见我倚珊表姐?”

    “倚珊她身体不太舒服,我就没带她过来。”

    “表姐她生病了吗?”陈贵凤关心地问。

    徐有悔不禁脸红,“她没生病,就是二十天前我们流了一个孩子,我让她在家里坐够一个月才出门。”

    “你说什么?”陈贵凤质疑的看着徐有悔,甚至嫌弃的缩回对方拉着她的手,“你不能让我表姐受苦,再说这孩子可是我的表侄子。”

    “小凤,你误会我了。我们是逼于无奈才没要那孩子。”徐有悔一想起那晚在徐家老住宅的经历,就只觉得脑后生风,这世界上还有他意想不到的奇异事情发生。

    “我不明白什么叫逼于无奈,你.....”

    “凤,过来,别无理取闹。”付宁发现这陈贵凤死过一回,性子依然不变。

    “付宁哥哥,我这在为我表姐讨说法。你说我表姐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能怀上孩子多值得欢喜,可如今徐有悔他没保住孩子。”陈贵凤边说边向付宁走去,她甚至不叫对方有悔哥。

    付宁却一脸的黑线,“你的意思是说一定要张倚珊生个死胎出来,你才死心对吗?”这陈贵凤的脑袋怎么一点都没有长进。

    她怎么没想到意外的因素,陈贵凤不禁不好意思的低头,“有悔哥,你别见笑,我脑子反应慢点。”

    “对你,我倒没意见。不过,付宁,我听说笨的人跟聪明的人相处久了,聪明的人会变笨,笨死的人依然笨。”徐有悔变相说陈贵凤笨。

    “没事,我早习惯。”付宁不以为然的说。

    “付宁哥哥,我有让你变笨吗?”陈贵凤不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