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节 都被赶走

小说:凤魂骨 作者:砾砂闪铄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第64节

    徐有悔安慰陈贵凤一番,才舍得离去。张倚珊恨恨的盯着徐有悔离去的身影,她还是没能完全霸占他的心。可越是不能轻易到手的东西她越是想得到。她走进陈贵凤房间。

    收拾妥当的陈贵凤没有了刚才的狼狈。“贵凤,到底发生什么回事?”张倚珊很是奇怪,“在付宁地头有谁敢欺负你?”

    “没有人欺负我。”陈贵凤困窘,她眼睛肿胀,似乎哭了有一段时间。

    张倚珊更是出奇,“没人欺负你,你伤心难过什么?”

    “我。”又掀痛她的伤口,她觉得痛得难以呼吸,“我被付宁哥哥赶出来了。”陈贵凤低下头,初尝失恋滋味,她不知如何掩饰自己难堪的情绪。

    “你,你犯着他了?”张倚珊无比震惊,付宁深知陈贵凤是他苦等六十年才出现一次的魂骨,不可能轻易放她离开。

    陈贵凤将头埋得更低,要她怎么开口说得出实情来。

    “到底你做了什么事情?”张倚珊催促问。

    “倚珊表姐,你别问了,反正我以后都不能再回去那个地方。”陈贵凤说着不争气的眼泪又涌出。

    “你被他拒绝了?”张倚珊问。

    陈贵凤抿着红唇,没有回答对方问话。

    张倚珊已猜出其中缘故,她内心狂颤,“不,贵凤是他修炼必须的魂骨,付宁不可能送上门也不要。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张倚珊紧张得过去一手拉起陈贵凤,“我带你回去找他。”

    “不,倚珊表姐,付宁哥哥不要我了,我不要回去。”陈贵凤哭泣起来,她甩开对方的拉扯,“既然他不要我,我要给自己留点尊严。”付宁不惜将她从窗口抛出去,更是下命令让警卫员禁止她入营内,人家已经下决心不要她,她何苦再去纠缠,就算去了,也纠缠不到人家。

    “你真没出息,一个男人也搞不定。”张倚珊生气的责怪陈贵凤,可她自己何偿不是搞不定付宁。

    张倚珊见天色已黑,就只能暂时作罢,她很想马上前去问问付宁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在将她辛苦带到他面前的陈贵凤赶走?

    今晚,除了余小兰和李威是兴高彩烈的,陈贵凤和张倚珊两人一个忧愁,一个郁闷。而叶岚几日前就离开此地,回归她老男人怀抱去。这天晚上两个女子都失眠。

    第二天,张倚珊天一亮,就急匆匆向付宁所在的军营里赶去。

    张倚珊赶到时候,听到南边传来阵阵士兵演练的声音,非常的热烈,她没有在意今天士兵演练的不同寻常,直接走至东院竹阁楼寻找付宁,却没见着付宁半个身影。

    张倚珊一直等到傍晚日落西山,才在二层窗口远远看见付宁疾步归来。张倚珊两步作一步的冲下去堵住对方。

    付宁冷漠的扫她一眼,直接从她身边擦身过去,没有过问她一句话。

    张倚珊麻木得跟在他身后走上二层。付宁没有再看书,他一上楼就直接站窗口位置,沉思着什么。

    看着付宁伟岸的后背,张倚珊心里一阵难过,她离开一个多月,付宁对她不闻不问,敢问他有心的吗?

    “付宁,我有话要问你。”张倚珊艰难的说出一句话。

    “你什么都无须问,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让什么人进来就带什么人进来,我决定解雇你。请你离开。”付宁语气冰冷无情,身形更是一动不动,似乎窗口外面的景色比张倚珊更能吸引他。

    “你说什么?”张倚珊走近他身后,“难道你会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我使尽办法把陈贵凤带到你身边,是为了谁,你竟然将她赶走,如今还要责怪我。”张倚珊声音梗咽难过。

    十年了,她张倚珊十年来全心全意的待他一人好,用行动证实她对他的爱意,对他的痴恋。如今换来的是什么?

    付宁转过身冷冷的面对她,落在张倚珊身上的眼神好寒冷,浑身更是散发深冷气息,“请你离开。”

    “很好,付宁,你够狠。可是我想问你,你为什么要放走陈贵凤?为什么?”张倚珊眼内泪光闪动。

    “与你无关。”付宁依旧冰冷。

    张倚珊笑了,却笑得比哭还要难看,“是因为你喜欢上陈贵凤,所以你下不了手。我以为你是铁石心肠,不为任何人留情,原来我错了,只是你留情的对象不是我。”

    付宁不理会她,擦身穿过她,几下消失张倚珊视线之内。

    张倚珊瞬间腿软,她趴地上痛哭,她发誓,哭完以后,此生心不再系付宁。她打算离开的时候正碰上前来送饭菜的付枫。

    “张倚珊,你怎么回事?”付枫过去扶起张倚珊。

    张倚珊擦干眼泪,强作镇定的说,“付枫,我走了。以后你照顾好付宁。”

    付枫看着落寞而去的张倚珊心生奇怪,心中猜疑,“这魔头一大早就史无前例的操练士兵,拿士兵来出完气,如今又要赶走张倚珊,神经失调了吗?”

    ------

    晚上,张倚珊在门外截住前来探访陈贵凤的徐有悔。

    “你有事吗?”徐有悔问。

    “难道你没话要跟我说吗?”张倚珊心里很不舒服,他不能让占过她便宜的徐有悔也偏向陈贵凤。

    “哦,我是想问你今天怎么没有来上课?”徐有悔这才发现张倚珊有哭过的痕迹。“你没事吧?”

    “你肯定想我有事,能吃了就跑。”张倚珊借机发难,分明为难徐有悔。

    徐有悔心头一震,难道张倚珊想要他为她负责任,“你要我对你负责吗?”他没能忍住,脱口问出。

    “要你对我负责,会亏了你吗?”张倚珊就是生气,“老想着我表妹,没个好男人。”说着,她眼里闪起几朵泪光。

    徐有悔实在莫名其妙,这张倚珊前几天可是一个眼神都不给他,如今怎么头脑发热的找他算账,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小凤说过几天要离开这里,我就过来、、、、、、。”

    “滚,你可以跟着她去。”张倚珊一手推开徐有悔,狠狠的把门关上,不让对方进里面。

    徐有悔站在门外发了好阵子呆,任他再聪明也不能摸透张倚珊女孩子家的心思。他只得悻悻离去。

    张倚珊进去的时候,看见陈贵凤、余小兰和李威三人正在聊天,那画面还真像温馨的一家三口。想到余小兰与李威有染,她不禁心生排斥,替蒙在鼓里的陈贵凤不值。这关系有点*的感觉,一个是母亲,一个是舅舅,光想都让她不舒服。她忘了之前她心情不糟糕时候没有这种感觉。

    “倚珊表姐,你没事吧?”陈贵凤关心的问,张倚珊脸色好难看,不知是谁惹到她。

    “倚珊,我留了饭菜给你,你要吃吗?”余小兰说。

    “我吃过了。贵凤我想跟你聊聊。”张倚珊说。

    “哦。”陈贵凤跟上张倚珊走到屋子后院里聊天。

    “贵凤,是不是你觉得没有了付宁还有徐有悔,所以你一点都不难过?”张倚珊一开口就得罪人。

    陈贵凤心里被抽了一下,好疼,只要提起付宁她心里就不好受。“倚珊表姐,你误会我了,我跟有悔只是比朋友亲一点,我当他是亲哥哥,他也跟我说了以后会将我当成他的妹妹。我说过不会跟你抢人的。”

    “我有说过你抢徐有悔吗?”张倚珊心里闪过一丝温暖,嘴上却不饶人。

    “啊?”陈贵凤疑问的看着张倚珊,眼睛在问,“你不是吃徐有悔的醋,会是什么意思?”

    张倚珊读懂对方眼神,“我只是奇怪你昨天还哭个不止,怎么今天就没事了?”

    “难道你希望我每天端着一张苦瓜的脸,泪流满面的出现你眼前?”陈贵凤说,她不能让母亲余小兰为她担心,不想将自己的不快传播给身边关心她的人。

    张倚珊一阵沉默,想不到陈贵凤年龄比她小将近十年,却比她更会懂得体贴身边的人,她不禁内心羞愧,波动的情绪平静了下来,脸上神情也得以缓和。“你能接受你母亲和你舅舅走在一起的事实。”

    陈贵凤体会到爱上一个人不能得到的痛苦,她说,“我希望我母亲能够每天都过得开心,我不可能一直陪着她。舅舅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不反对他们一起,再说,舅舅对母亲不离不弃,有他相伴我最是放心。”

    “你打算离开这里?”张倚珊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为付宁感到可惜。

    “过几天我带母亲去市区医院做完身体复检,就回深圳。”陈贵凤说。

    “你就此放弃付宁?或许他有苦衷。”张倚珊还是有点不死心。

    陈贵凤艰难的点一下头。如今他们的感情还未达到没有了对方就活不下去的程度,时间可以淡却一切伤口。她还真不想不可自拔时候才伤痕累累的离开,如今她不敢纠缠付宁。

    “大人物,不是我此等小女子能够到的。”她再次想起了徐有悔当初劝谏她的话,如今脱口说了出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