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节 奇域大门上

小说:凤魂骨 作者:砾砂闪铄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第37节

    “母亲,我把灯带走,你们如何能照明呢?”陈贵凤说,外面一团乌黑,要她一个人独自下山,还不如在这破屋里呆上一晚上,至少这里有母亲和外婆作伴。这陈贵凤就是感情用事,开头恨不得马上离开,最后人家主人叫她离开,她却不愿走了。

    余小兰更紧张,“你听母亲的话,提着油灯赶快下山去。我跟你外婆早已习惯黑乌乌的环境。”

    “快走吧。”余金叶也开声赶她走。

    陈贵凤却将把她们的话曲解为:她们怕她晚上不习惯这屋子的破旧环境,不能睡好觉。“外婆,我今晚哪里也不去,就留这里陪你和母亲。”

    “不行,你、、、、、、。”余小兰着急。

    “闭嘴。她是我们余家的后代,留下也不会有危险。”余金叶突然打断余小兰说。

    余小兰低下头,她是很害怕余金叶,喃喃的说,“我怕贵凤睡不着。”

    “母亲,你不用担心我。我很能睡,想睡的时候坐着也能入眠。这里步行下山也得花上半个多小时,天又这么黑,我实在不敢一人下山去。”陈贵凤说。

    余小兰的表情比哭还要难看。

    -------------------------------

    傍晚五点,在家中苦等的奶奶心里更加不踏实,她坐立不安。

    虽然奶奶住的是六十年代建的泥砖瓦屋,可在陈家村算是环境很好的一户。全村子就只有六户人家中有固话设备,奶奶就是其中一户。然而李家村就只有村长一户有固话。

    奶奶三次打电话给李家村村长让对方帮忙找到李威,可村长三次都说没见着李威。奶奶心里发慌,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此时,张倚珊穿着一条碎花长裙,踏着一双平板鞋,哼着小调,愉悦的放学回到家中。

    “哼的是什么破歌儿,吵死了。”奶奶一脸不满。

    “该死的老太婆,我每天给你洗衣做饭的,还要给脸色我看。”张倚珊心中低骂,脸上却讨好的说,“外婆,是谁惹你不欢喜?”

    奶奶板着一张又气又急的神情,说,“你中午一点多去上课不久,贵凤就开车去了李家村,去看望她亲外婆。可现在快天黑还没见回来。”

    “外婆,你得通情达理,贵凤初次到生母家,晚点回来或许留在那过夜,也是人之常情。”张倚珊心里妒忌这奶奶未免太偏疼陈贵凤。

    “放屁,你别胡说,那地方是住人的吗?”奶奶发起无名火来,她开始后悔,明知道陈贵凤是个重感情的孩子,她就应该直接告诉她真相,让她能在夜幕降临前离开那个鬼地方。

    张倚珊看着神情复杂的奶奶,隐约能猜到事情的不妙,紧张的问,“外婆,那个地方不是人住的,难道是鬼住的不成?”

    奶奶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明明交代贵凤,说好要她只能在那坐上一小会,就得马上回来她这边的。若是陈贵凤也有张倚珊的明细心思,早就回来出现她面前。

    奶奶忧心忡忡,一脸茫然问非所答的说,“若是贵凤出了什么状况,我吃农药陪她去罢。”

    张倚珊大惊,没有了陈贵凤,她如何能实施她的计划。“外婆,你快点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我马上找人去救她回来。”

    “晚了,那个地方一到傍晚五点钟根本没人敢闯入。”奶奶声音虚弱,几乎没有力气再说下去。

    原来,十五年前,余金叶从牢里释放出来以后,落难迁回李家村。当时村尾里还有五六户的人家。传闻有一天夜里,余金叶唱仙歌唱了一个晚上,说是在传授巫术给余小兰。后来也不晓得余小兰有没有传承她的巫术,不过大家见余小兰痴傻的模样,都认为余金叶的传授失败。

    曾经做过仙婆的一名老妇透露过一点内幕,传授巫术就是一种洗脑重生的过程,被传授者因个人资质优劣所接收到的巫术深浅不一。如果传授一方强硬传授,而另一方抗拒不收或许过于愚笨一分接收不成,传授方轻者走火入魔,重者丧命。

    许多人猜测余金叶走火入魔。不久以后,只要一到晚上七点整,就能听见她们两母女诡异地唱念仙歌。刚开始时候,隔壁的五六户人家只是被声音困扰而已,可一个月以后,奇怪的现象发生了,正值夏季,傍晚五时村尾就开始一片漆黑、、、、、、

    -------------------------------------

    屋子里的泥砖墙上,挂着一架不用上电池也能自动摆动的石英钟,算是屋子里最值钱的东西。“登”一声,时钟踏正晚上七点整。

    陈贵凤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异象就瞬间开始出现。

    只见在两张木板床墙上,原本被陈贵凤忽视的两张巴掌大小的八卦图案,突然扩大至一个洗脸盆大小的形状,地上的火水灯无声熄灭。两张八卦图似乎有了强大的生命,狰狞地张开血盘大口吐出奇异的昏黄光艳。

    在八卦图案的照耀下,屋子里外都是一片昏黄暗淡的景象,让人有进入另处一个世界的错觉。

    陈贵凤被这突如其来的景象震慑住,更让她恐惧的事情还在发生。

    余金叶皱纹满面的脸庞原本只是古怪难看,有轻微的吓人,如今逐渐狰狞起来,噙着阴森的怪笑,在昏黄的背景衬托之下,非常的吓人。余小兰原本和善耐看的脸变成一张神情诡异,表情呆板古怪的鬼怪脸,她一头长发凌乱批肩,样子同样的吓人。

    却见两人起身对视无声怪笑了一阵子,然后慢动作的各自走向木板小床。

    陈贵凤心中万分恐惧,这种古怪的现象是她有生以来,所经历最让人畏惧的一幕,比起上回给二哥大捉住,还有跟付宁一起发生的奇异经历,原来那些都算不上什么。这回一来对奇异现象的未知,二来她对母亲并不深入了解,三来人单只影。

    不是陈贵凤没用,她不过一般普通女子,虽然历经了多回惊心事件,可此时她还是惊得瑟瑟发抖。陈贵凤艰难的站起来,发现自己的双腿竟然万般沉重,思维也随之迟钝起来。

    “母亲,外婆。”她想喊叫她们,却发现根本开不了口说话,声音只在她自己心里头回响。这种不能控制自己身体器官的感觉,跟往常偶尔做恶梦里的场景相似。

    这个时候,余金叶和余小兰已在各自的木板小床上盆膝坐下,两人后背正对着墙壁上的八卦图案。这两人完全忽视陈贵凤,似乎将她当作空气的存在。依然表情鬼怪的无声怪笑。

    陈贵凤惊心胆颤,母亲和外婆像恶鬼缠身般的恐怖陌生。入目到处一片昏黄,可以模糊看见远处的山丛树林,清晰地看到近处的景色。可如今的壮举,更像是世界末日般的昏黄惨淡,无处不彰显诡异可怕。比刚才的黑暗显然更加的让人畏惧不安。

    “登,登,登,登。”古老的石英钟摆动了四下,声音比头一回更暗哑沉闷许多。晚上七点二十分。

    时钟声音刚落下,只见余金叶和余小兰二人开始摇头晃脑的唱起仙歌。陈贵凤听不懂她们唱的是什么台词,只觉得入耳之声尖细刺耳,如高亢的蚊虫“嗡嗡”的在耳边呐喊不止,与常人的声音异同。

    “母亲,外婆,你们别吓我。母亲。”陈贵凤心中狂喊,张开嘴巴却一句话也发不出音来。

    余金叶吟唱仙歌的速度和音调逐渐加快和攀升。陈贵凤瞳孔扩大,身体僵直,冷汗大颗大颗的从额际渗出。只见余金叶的头颅摇晃得断掉了一般,看不到原先皱巴巴的颈项,只见到她缓慢晃动的脑袋。

    余小兰还没开始发生变化,因她没跟上余金叶的节奏变化,两人的唱腔混合在一起,竟然没有相互排斥,反衬得余金叶的仙歌更加的神秘诡异,有毁灭常人神志的破坏力量。

    陈贵凤勃子上的黑丝绳子被仙歌熏得张大毛孔,绳子扩大变粗好几倍,没有阴邪之气,它吸收不到异常的气流,只能无奈的又打回原形。那只猫眼石却睁开了原本半闭的眼睛,碧蓝的眼睛扫视一眼屋内,有危险。可惜拥有它的主人不会召唤它,使用它。猫眼石眨几下眼睛,掉下五颗晶莹通透的蓝泪珠,然后又闭上眼睛,恢复原来没生机的样子。

    随着两人的仙歌声,陈贵凤大脑逐渐混沌起来,眼前出现了焕散的金色光芒,马上就要进入幻觉的境地之际,五颗蓝泪珠及时唤醒了她的神志,阻止她迈进神经病世界的大门。

    眼前的金色光芒消失的瞬间,陈贵凤被歌声的幅射力量虐得嘴唇发紫,脸色发青,全身血脉紧急踹动,冷汗直流,让她有频临死亡的窒息干枯感觉。陈贵凤不知道她差点成为一员疯婆子。

    看着外婆和母亲十万分恐怖的狰狞样子,陈贵凤想逃离此地。她扶着一边的墙壁,打算向仅有六七步远的门口走去。

    大脑反应又慢了几拍,而她的双脚根本难以使得出去,脚下如有千斤的沉重,每踏出一步都非常的艰难。陈贵凤不知道,在这片浑浊的空间里,每踏出一步都要花上她十五分钟的时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