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节 往事

小说:凤魂骨 作者:砾砂闪铄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第36节

    二十五年前,余金叶在这镇里是名颇有神奇色彩的仙婆,除了会唱念仙歌巫术以外,最主要前来问仙的十有八九都非常的灵验。当时她生意火爆,根本腾不出时间教育余小兰。

    没上过学的余小兰长相甜美,惹来许多青年私下撩拨她。余小兰对男女的禁忌一翘不通。十六岁就与人偷吃了禁果,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私生活不太检点。引起不少同村长辈的蔑视,大伙都视她为异类。那时代的人们思想作风都很保守,奈于她母亲余金叶是名有手段的仙婆,大家都不敢将她怎样。要是没后台,在这偏远落后村庄,只怕余小兰早被捉去浸猪笼或许是赶出村庄。

    当时比余小兰年长八龄的李威在村里当担着支书干事,算是有点本事。他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年轻貌美的余小兰,经过一番猛追成功得到对方。

    李威自幼就没了父亲,故而与小他三岁的妹妹李红从小就相依为命,兄妹感情特别好。却为了跟余小兰走在一起,他们两兄妹吵上数回合的大架。最后李威母亲出面调和,同意他们两人的交往。勉强停止了他们两兄妹的战火。

    李威母亲更是私下多次警告余小兰既然跟了她儿子就不能再与其他男人有染。余小兰住进李威家中,一住就是一年,她性格脾气都很好,又会做家务,成功取得李红和李母的喜欢和认可。就等着满二十岁办个证就圆满收尾。

    李威父亲生前是陈立雁的战友,曾经为各自子女立下口头婚约。

    那年陈立雁带着陈春辉上门提亲。李红一眼看上当时英俊斯文的陈春辉,两人开始不冷不热的来往。正当双方家长都准备为他们两人办酒席之际,却闹出了丑闻。陈春辉竟然和当时年仅十七岁的余小兰疯狂的勾搭上。

    为此,李红痛哭三天三夜,心灵受伤破碎。李威再三放下尊严的去讨回余小兰欢心却未果,他更是想不开,寻短见,从山崖高处纵身跳下,幸好落地时有老树枝倒挂住,性命保存下来,一边脚却瘸了,从此,李威走路都是一摇二摆的。

    陈立雁坚决反对陈春辉和余小兰的交往,可惜比余小兰年长十龄的陈春辉当时走火入魔的迷恋余小兰。他不惜辞去父亲为他安排的好工作,住到余小兰家中去。

    余金叶那时候搬到镇上去住,日子过得很是风光。她见木已成舟,余小兰更是火速的怀上对方孩子,加上陈春辉跪地发誓孩子出生以后,不管男女都会马上娶余小兰过门,余金叶最终成全了他们。

    余小兰十八岁生下陈贵凤不久,正好遇上政治灾难,当时社会混乱,人们丢农田而不耕作,学生每天街头高喊口号。余金叶生意一落千丈,生活开始困苦起来。李威因遭受余小兰抛弃跳崖不死以后,没再在村里当干事,还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他躲过了批斗这一难。

    陈贵凤两岁大时,陈春辉受不了挨饿的日子,他带着小孩和余小兰回到了陈家村。

    陈立雁许多年前就辞官归隐,在乡下发展木厂生意,承包大量木场林木,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因为有徐满仁的庇护,他陈立雁没遭到洗劫抄家,日子依然过得丰足安稳。

    说到底陈春辉是他儿子,陈立雁是接受了陈贵凤这个孙女,却赶走了余小兰。余小兰并不知道陈立雁竟然利用两岁大的孙女性命,要挟陈春辉娶李红。陈春辉不得不答应,并立下条文日后不再和余小兰有一分瓜葛。

    李红当时家境破落,哥哥消愁整天呆家中不出门干活,母亲怄气生病。而她心里还是很爱慕陈春辉,就答应了这桩婚事,且履约将陈贵凤视为己出抚养的条件。这场爱情战争看似李红赢了,可在她心里长出颗“毒瘤”,不定时的恶化发作,依然让她难受至极。

    陈贵凤三岁大的那一年,陈夏辉和陈春辉决定迁至一线城市里闯荡一番。就此陈贵凤二十年来再没重返过一次故土。

    不久以后,余小兰精神出现了状况。开始的前十年只会偶尔神经质的轻声咒骂一两个小时,后来的十年她只能依靠奶奶让李威捎给她的药物来控制,才能停歇异常行为。

    不久国家出台严厉打垮迷信问仙寻仙的行动。余金叶情镇上的产业被查封没收,还强制在牢里呆了两年。

    从此,余金叶母女落难。走投无路的迁回李家村的破屋里生活。而逐渐过上小康生活的陈春辉知足于眼前的生活,没有再过问她们母女两人的事情。

    、、、、、、

    陈贵凤总算明白李红为何如此痛恨余小兰,换作是自己也不能轻易释怀。

    此时已是傍晚五时多,正是夏季,日长夜短的情况下天色要到晚上七点才完全漆黑下来,可余金叶这里却已经黑暗起来。

    陈贵凤与余金叶聊久了,对她自然少了一开始的那份畏惧。赶紧离开的念头在听完外婆讲述当年往事以后,神奇的消失不见。

    陈贵凤心里疼惜自己的母亲,如果母亲没有这段经历,或许不会疯掉,日子会好过许多。可世上哪有如果的说法,再说没有段这小插曲,哪会有陈贵凤的出现?她心里突然责怪起自己的父亲陈春辉,如果父亲能在物质上帮上一把,余小兰不至于过着难民生活。

    这时候,余小兰用一只瓦碗盛着四只水煮鸡蛋走了进来。窄小的房间里没有能摆放东西的桌子,余小兰把碗直接放置地上。

    “阿姨,贵凤,有吃的了。”余小兰欢喜的为一只鸡蛋剥起壳来,小口小口的放在嘴里品偿,仿佛那是人间美味般的向往神情。

    余金叶也兴奋的拿走一只,剥掉蛋壳以后,放在鼻间嗅上好会儿才舍得吃掉。

    陈贵凤大眼圆睁,不太敢相信自己的双眼,会有这么好吃的鸡蛋吗?

    “贵凤,你怎么不吃?”余小兰疑问。

    “母亲,你和外婆吃吧。我不爱吃鸡蛋。”陈贵凤见这二人的吃相,有意让给她们吃。

    虽然鸡蛋在余小兰眼里是很难得的食物,这是从奶奶家里带过来的。可余小兰真心疼爱陈贵凤,她说,“我跟你外婆胃口小,吃不下两个鸡蛋。我怕你饿着,给你煮了两个。”

    “不,母亲,我不饿,还是你吃吧。”

    余小兰不依,她拿起两只鸡蛋分别剥皮去壳以后,递到陈贵凤面前,“贵凤,年轻人不能饿着,你快吃吧。”

    陈贵凤明白这是母亲对她的心意,她不再推迟,接了过去,心里一阵温暖。这还真的是她有始以来吃过最好吃的鸡蛋。

    此时,屋内已是非常的黑暗。余小兰在床板底下取出一盏陈年古老的火水灯,点亮,昏暗淡黄的火光勉强照亮屋子。

    陈贵凤心里奇怪,不过傍晚五时过几刻,怎么这么快就天黑了。而外头更是锅底般乌黑一团,有妖怪在张嘴喷出黑气的错觉,一丝不安莫名的涌上心头。

    却见余金叶表情古怪起来,“这里有千年古树遮阴作祟,黑夜比外头来的更早,只要你别去招惹那些老树,也没什么的。”

    陈贵凤听得分不清是云还是雾,不晓得外婆是否因为早年做过仙婆,总感觉她说话字里行间带着神奇迷信色彩。

    “贵凤,有些事物见不着摸不到不代表没有,有些人在你面前出现,可他不一定是人。世界这么大,无奇不有,可人生苦短,离奇怪事不是每个人都能遇见。你是余家的后代,日后时机成熟,我可要把一生所学到的巫术传授于你。”

    余金叶说着起身走近陈贵凤,握起陈贵凤右手来回摸索一番,片刻她似乎非常满意,连连点头称奇。

    “我在你手背上摸到一条仙家脉搏,在我余氏家族可是没有过的事情。看来余氏第三百六十九代的传人非你莫属,你有仙脉护体,它日定能再次重耀我余氏的鼎盛年华。”余金叶双眼放光,说话语气一改之前的平淡,有了情绪起伏,在她眼前更是出现:陈贵凤身穿青色旗袍,外披一件黑色拖地批肩的神气样子。

    陈贵凤彻底无语,这外婆不会学巫术学到走火入魔的地步吧?她不禁失笑,“好,外婆,日后我定会努力继承你的依钵,成为一名能知过去未来的仙人,赚一大堆闪闪发亮的黄金孝敬你。”

    余金叶信以为真,哪里知道陈贵凤只是哄她开心而已,以为对方跟着她一起疯,答应学她的巫术,余金叶顿时笑逐颜开,生机蓬发。

    陈贵凤却不知道因为她这句开玩笑的话,却给不久的将来带来无穷无尽的痛苦。所以阅历丰富的人们不敢欺骗得罪有点真材实料的仙婆、道长之类的,更何况是许下承诺。

    “贵凤,你带上这盏油灯赶紧下山去吧,再晚点可走不出这片丛林。”余小兰紧张说,只要陈贵凤提着这盏神奇的油灯,两个小时内是能走得出这奇域领地大门的。否则,她不敢想象后果。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