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 收降老野鬼

小说:凤魂骨 作者:砾砂闪铄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第19节 收降老野鬼

    烈士公园罗汉松山后面是一大片受国家保护的生态森林,禁止开发砍伐,同时严禁捕猎行为,因而林里有许多珍稀的野生动物和奇花异草。公园内明文禁止游客擅自进入,以防遭到猛兽毒蛇的攻击。在许多年前,老祖宗曾在此森林里设哨防御日本军火的炮击,故此这一带森林被留名“防辙林”。

    防辙林里终年人烟不现,久而久之吸引不少吸毒的不法份子通过其它曲径进入外围其中,聚众吸粉之类的。当时公园内设施简陋,工作人员不多,未能及时铲除这股不良歪风。

    在防辙林深处,虫鸣不断,不知名的野花在黑夜中发出“嗤嗤”吞食蚊虫的声响,绿油油的青蛙吐出长舌卷食草堆里的蝇虫,只要有水畦的地方都可见软绵绵游移的各种蛇类,远处不时传来狼的长啼之音。森林里的夜晚非常的诡异神秘。

    一个头戴白色军帽,身穿白色军服的高大身影威武的伫立一处山丘之上,因他的到来,周边的花草树木,蛇虫鼠蚁都紧张警惕起来,不敢再有动静。

    三十年前的那场劫难,刑真损失三成功力把他救出生天,就此他心悦诚服的为刑真办事。而他却始终不明飞云仙师对他的安排用意何在,只为磨砺他如此简单吗?如今他在此静候目标,完成刑真的任务。

    付宁静静的站立,纹丝不动,如同雕像。他屏气凝神,不散发任何情绪,不让身上的阴气扩散出去。周边保持原先的模样,植物和动物们都得以放松,各自安静潜伏。

    不远处一道飘忽的身影慢慢的朝付宁方向游来。付宁冷冽的扫了眼来人,不予理睬。目光飘去远方他要守候的目标。

    陈立雁只得低眉顺眼的在付宁身后站着,他刚离阳不久,鬼身未稳,魂魄却精神饱满,这归功于张仙人父子给他做的身后法事得力。陈立雁有张仙人开坛为他吟唸洗罪经,告诉判官他的功大于过。判官向来秉公办事,不给丝毫面子付宁,命鬼差遗他赶赴奈何桥喝尽忘泉水,方可投胎返还阳间。

    陈立雁心中始终记挂付宁,他不急着投胎返阳,凭着强大信念,他寻到了付宁,对方不理睬他,他就在他身后安静的跟着。

    深夜零晨时分,在地府辛苦劳作的鬼魂被释放出来。大部分留在地府中休息,一部分挂念人间,便趁人们已作息,阳气都储存房屋内,就在阳界的阴暗角落或没人迹的荒山野岭中闲游。

    付宁所在的位置可以看到上百名的鬼魂脚不着地的在林中游荡,他们都是普通亡魂,不会招惹人类,付宁却之不理。

    又过了好一阵子,付宁突然警惕起来,他竖起双耳认真细听。二百米外传来沙沙作响的风声,夹带强劲阴淚气息迅速朝他的方向席卷而来。

    林中游走的鬼魂嗅到危险的淚气,便匆忙逃离森林,不少鬼魂如烟雾状与付宁擦肩而过,有许多会提醒付宁有危险快走。陈立雁被这些鬼魂冲撞导致退却三四百米才能重新站稳地心。

    付宁不被那些鬼魂左右,他依然直立不动,就连脚指头也没动过一下。他皱眉,难道来错地方了,他嗅到光灵的人气。正疑惑之际,前面出现了人影,让他吃惊。

    一个民国时代打扮的矮瘦老头,两手分别拖着一个小孩,两个小孩被绑住双手,黑布蒙着双眼,嘴巴塞着棉布,只有双腿是自由的。两个孩子大概知道遇上坏人了,却奈何张不开口,只能抖着小肩膀,流着泪水哑哭。

    付宁认得出对方就是上回欲吸食陈贵凤精气的老野鬼,都怪他当时没下手收了他,这不是又给他出来犯事。

    老野鬼不知付宁的存在,他肆无忌惮的露出本来真面目,只见他老脸泛着青光,双眼珠如青蛇般喷着阴毒,果然是刑真通辑多时的青脸鬼。这只老鬼很懂得伪装,骗过不少鬼差的眼球,以至于在外逍遥多时。

    青脸鬼张嘴吐出一条尖细的触爪,触爪“洒”一声张开,眼看就要往孩子头顶抓去,想要吸食孩子的全部精气。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付宁极速掷出一张绿光闪动的砍鬼飞刀,同时口中一声喝叱,“孽畜,住手。”

    只见飞刀嗤一声将青脸鬼的触爪割断,同时付宁身形一晃即闪到两个小孩身边。

    青脸鬼嗷叫一声收回剩余的触爪,退后几步,他临危不乱,忍着痛,阴阳怪调的冷哼,“就你这普通鬼差也敢来坏老子好事,看我怎么收拾你。”上次与付宁会面时对方穿着便服,而青脸鬼一来轻敌二来对方背对月光他一时没认出此人是付宁。

    如今现代化的鬼差就相当于阳间的警察,他们按军服颜色来分等级,付宁一身白色军装,相当一般干警而已,他青脸鬼能应付得来。付宁一生偏爱白色,他出来办事根本不须计较等级分类,他只要结果。

    付宁用手分别在两小孩头顶上轻轻抚摸,暗送微量真气护住他们肉身不受稍候的恶战侵害。低声说,“小孩莫怕,我会送你们安全回家。”他没有急着解开孩子身上的约束。

    倏地,付宁只觉脑后一阵强劲阴风袭来,青脸鬼趁他不防一拳头砸过去。

    却见付宁一转身轻易擒住对方握拳头的手腕,向前一带,青脸鬼重摔地上。

    青脸鬼并不感到疼痛。只见他翻身跃起,直接往付宁身上扑去,张口露出尖细的獠牙果断的咬向对方手臂。他身材瘦小,动作灵活快速,只是一眨眼功夫就完成一系列动作。

    付宁不避,更不阻止青脸鬼的啃咬,凝神施展法术。

    “啊——”青脸鬼惨叫,丢落地上,这回他感到疼痛无比。原来他使尽全力用他的獠牙啃咬付宁手臂,咬不入肉还被反弹之力震碎牙齿,疼得他口冒青烟,脸色暗绿,耳窝被波及亦痛苦冒黑气。

    “好吃吗?老鬼。”付宁冷笑。

    这声音确实好熟耳,青脸鬼终于认出对方是见过一次面的付宁,他惊骇不已,怪自己倒霉,只看人家衣着不注意人家长相,原来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用衣着去判别对手身份的。早点认出是付宁,他早就逃之夭夭了,还在这较量什么。

    “误会,误会,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长官,恳请长官饶恕小的一马。”青脸鬼方才凶神恶煞的可怕样子一眨眼变成楚楚可怜的瘦老头模样,变化神速。

    付宁漠视他的悲情表演,手指在空中弹出一道如流星般的白桥,向远方发射出去。

    老鬼心慌,他明白对方在给夜叉发信号道,就只有被地府通辑的鬼犯才会被夜叉群队里的鬼差捉去。将面临严刑烤打,剔皮去骨,净化元神的酷刑,光听名字都恐怖。

    化成普通老者模样的青脸鬼果断动身逃窜,多说一句只会浪费他逃亡的时间。其实老鬼没有修炼过任何法术,只略精通拳脚功夫,凭着狡猾的应变能力作案多起。

    付宁没动身去追,他迅速在腰间掏出一把绿光幽森的铁手铐,瞄准老鬼的后背“哐哐哐”的丢了出去。只见铁手铐飞奔的同时长出一双无形的手把老鬼制住,手铐自动铐上老鬼双手,他没了挣扎的余地,就被铁手铐收服,趴地上苟喘。

    无论等级高低的鬼差,手上都有副能收降恶鬼狂徒的手铐,而手铐的发挥能力跟使用者实力相关,不过只要成功套上手铐,再厉害的鬼魂也动弹不了分毫。而解锁的权力就只有司法狱界的鬼官所拥有。因而老鬼伏地绝望,并不开声求饶。

    付宁没再多看一眼老鬼。他来到两个孩子身边,一挥手臂,孩子身上的约束被解除。

    远处的陈立雁死后双腿恢复了健康能自由走动,他看见老鬼被付宁所收服,心头松了口气,两个孩子纯童阳气旺盛,不是他所能靠近的,否则他会走去跪地言谢。

    ---- --- ---- ----

    而烈士公园内早已乱成一团。却见十几个人手提电筒狂奔乱跑,大声喊叫,场面一片混乱。

    原来,吴玉惠把她的两个孩子带上二层套间,为他们洗过澡以后,她自己也进了浴室洗澡,可当她沐浴完毕以后,却发现不见了两个孩子,只见在阳台处留下婷婷的一只拖鞋。

    吴玉惠惊慌失措的打电话通知她的丈夫陈贵元。奈何陈贵元当时正沐浴温柔香当中,没接她电话,她只好向陈贵凤发出求助。陈贵凤也被惊吓得六神无主,幸亏徐有悔在场,一切大局由他安排妥当。他首先联系烈士园内的六名工作人员帮忙,并让付汝明叫上几名关系好的同事老师过来帮忙寻找。

    最后知情的陈贵元,他险些晕倒,嘱咐众人先不要惊动孩子的爷爷奶奶,毕竟事出突然,怕吓到长辈们。留下吴玉惠和叶岚在厢房里守候,其余的都到公园内外附近苦寻孩子踪影。

    天空中的圆月高挂正空,已是深夜时分。气温下降了许多,可众人回来奔波有两个多小时,个个浑身是汗水,停下来才觉得原来有点冷。

    付汝明将请来帮忙的几名同事打发了回去,他们明天有课,总不能要求他们寻上一个晚上。剩余的都疲惫不堪,都坐在大石头上稍作休息。

    陈贵元脸色发白,他既后悔又害怕,如果孩子有不测,叫他以后日子怎过?陈贵存心里也很害怕,他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有鬼在做怪,毕竟他亲眼目睹爷爷在生时做的那场法事。陈贵凤和徐有悔两人心里此时非常紧张,会有人偷小孩吗?那时期,公馆里没有摄像监控,门口也没有保安守卫,调查起来很是困难。

    在厢房里守候消息的吴玉惠更是丢了魂般,如同木偶的静坐床边上,两个孩子好端端的在她眼皮底下消失了,她痛得连眼泪都流不出半滴。叶岚心里内疚不安,要是陈贵元没跟她出去,或许孩子不会不见,她急切的在阳台上来回走动,不时看向外头,想知道有没有情况。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