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 清明祭祖

小说:凤魂骨 作者:砾砂闪铄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第5节清明祭祖

    陈满好不理会李红的那套言词,女儿可不是赚钱工具,再说她李红也不见得为她娘家赚了多少钱。她挤到陈贵凤旁边去,陈贵存只得让位去其它桌吃算了,省得听那些说不清的话题。

    “贵凤,告诉姑妈,你有男朋友没有?别太听你妈的话,她可巴不得你一辈子不嫁。女人青春有限,你也该考虑婚姻。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姑妈介绍一个镇上的地主土豪给你认识。”陈满好认真说。

    “姑妈,那些事我现在还没有计划。”陈贵凤觉得乡下的饭菜比城市里的好吃许多,正胃口大开的吃着,真心不想给姑妈阻挠了她狂吃东西的兴致。

    “那怎么行呢。你看,你燕珊表姐才长你三岁,孩子都有六岁大,准备上小学了。你一点都不上心在意,再好的青春都会被浪费掉。”陈满好不依不挠的说。

    “别听你姑妈说,你看燕珊嫁得早,有过得好吗?两天一小吵,十天一大闹。苦了我这一把年纪还要为她担心不快。所以贵凤,女人嘛,要么不嫁要嫁就得嫁个好的,至少对你死心踏地,任劳任怨。你姑妈说的话就是一阵风,吹走就算。”坐对面的大姑夫张平说。

    陈满好不满的盯他一眼,这家伙见她老了,总爱拆她台。李红却蔑视的嘲笑,她跟陈满好的关系一直都不友好。

    “你话可别说得那么响,燕珊他们听见可不欢喜。”陈满好小声的提醒张平,再怎么也不能当着女儿、女婿的面说这些话。

    张平喝了点酒,脸色涨红,可理智清醒,他沉默不语。

    第二天正是清明节,这条村子里的人们有踏正清的习俗。

    早上,天下着小雨,泥路湿漉漉的,虽然已是九点半过的时分,可这天色依然是一片的灰蒙蒙,远一点景物根本看不清楚,这雾太浓了。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艰难赶上山去,为首的六名壮丁肩上扛着一架烤乳猪,健步走在前面,中间的有人抬着箩筐,有人提着竹篮子,后面的负责不停的燃放爆竹。看样子估计不少于五六十人,场面混乱又热闹。

    陈贵凤脚底下的帆布鞋底此时沾满黄泥土,走不惯山路的她真是寸步难行,渐渐给丢至人群后面。

    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才到祖宗灵堂庙里。大伙先在庙外头清除杂草树枝,然后再进行烧香拜祭。因为人多,陈贵存和李红并没有注意到陈贵凤还没有赶上来。

    这时的陈贵凤落在距离大伙三百米以外的山路上。头上的大草帽太沉了,脚又麻,看来她陈贵凤祭祖的神心确实忠诚得很,要不然怎会走这么远的山路,再说现在是走上坡的路,非常考验个人体力。

    陈贵凤突然觉得尿急,虽然这里没有其他行人经过,可她一个女孩子确实不敢在没有遮拦的地方方便。看见左边有一小片树丛,她小心走过去。隐蔽下来解决问题以后,她发现自己分不清方向,口袋的黑白手机在这无人居住的地方自然是没信号,只能凭感觉先走着吧。

    走了几十步,陈贵凤感觉到有点不对劲,雾好像大了许多,有股寒意扑面袭来。她并非女英雄,胆子不大,开始害怕起来。打算退回去时,突然隐约看见远处有一闪一闪的明火。陈贵凤心中一惊,或许前面有人呢。于是她壮起胆小步再往前走去。

    果然看见大雾之中有个人影背对着她蹲在地上。有人的地方自然没有那么害怕,她的心安定了下来,举步快步走近。原来是一个伟岸的男子正背对着她蹲在地上,想用打火机点燃地上满堆的纸钱之类的祭祀用品,却不知为何怎么都不能点着它们。陈贵凤站在那里,不知道该不该打扰对方问一下路。

    “你有事吗?”对方像是身后有眼睛的一般,能知道后面有来人,声音冷淡的问,他仍然保持原来的姿势坚持着点火。

    陈贵凤看不到对方的面目,听声音可以辨得出是个年轻的男子,她有些不好意思,犹豫片刻才说,“你可以告诉我怎样能走出这片小树林吗?我迷路了。”

    男子迟疑了一下,缓缓的站了起来,他转过身面对陈贵凤的时候,陈贵凤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了起来。

    想不到对方是一个长相非常俊美的年轻男子,一身休闲衣服的装扮,浑身透着威不可范的傲气。下着小毛雨他没戴帽子,而那些细密的雨点似乎不能沾到他身上,看不见他浓黑的短发有任何的打湿,衣服更是滴水不沾。陈贵凤只往人家脸上盯着瞧,其它的细节都没在意到,就这么一看,她相信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这码事。奈何对方一副拒人于千里的架势,让她根本不敢靠近。

    “你把这些都烧了,我就带你出去。”男子冷淡的说,纵然他知道自己的长相可以轻易让人迷住,可他还是不悦陈贵凤此时过于炽热的目光。若不是地上的衣纸冥币他不能燃得着,他会消失她眼内。

    陈贵凤轻轻的一笑,把头上的大草帽摘了下来,她以为烧纸钱不过是件简单的小事情。不以为然的走近那堆衣纸旁边,接过男子手中的打火机时,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这打火机是从冰库里捞出来的吗?有冷得灼手的触觉,她不得不使出力气艰难的抓住它。陈贵凤并没有多想,她在地上蹲下,准备开始工作。她好奇地问了句,“敢问你在拜祭哪位先人?”

    男子听到陈贵凤的问话,一双幽深的黑眸里竟然冒出了两团蓝光,霎间,烟雾又加浓了。

    陈贵凤再次打了个寒颤,周边的气流又冷了几分。她没有回头看向男子那边,自然看不到对方的异端,没听见对方的回话,她以为人家不愿意说,就没继续说话。陈贵凤连续打了十几回打火机,才发现自己比对方更差劲,竟然连打火机都打不亮,而且手掌都给冰麻木了。

    男子恢复了原先冷傲的姿势,冷冷的看着蹲在地上不死心继续打火折的陈贵凤,她的侧脸柔和美丽,因为寒流蚀骨,她脸色跟男子的一样苍白无色。男子并没有告诉她,若然她不能燃烧地上的衣纸必然再也见不到光明。

    这六十年来,他每逢清明这一天都会到此拜祭他尚在人间时,还未过门的童养媳妇。或许跳崖而去的未婚妻不愿意接受他的好意,纵然使尽办法,他依然一直无法点着衣纸。而每逢到清明这段时间,他的情绪波动总是非常的大,根本无法控制体内的阴冷气息。

    “你这打火机是不是坏了?你看,根本打不起火来。”陈贵凤扭头看向男子,疑惑的说。

    男子诡异的俊脸闪过一丝失望,冷冰冰的说,“你走吧,至于能不能走得出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是她自己闯进这片腐化的地皮,他不可能没条件的去帮一个外来人。

    陈贵凤扔下那枚冰冷的打火机,在自己的衣服袋口里摸出一枚普通的打火机,这枚打火机是她弟弟陈贵存出发前塞进她口袋里的。她可不知道,这回可是陈贵存无意举动救了她一命。

    只见陈贵凤用手上的打火机点燃了两根红蜡烛插在地上,拿起地上的纸钱、纸衣服、纸元宝之类的一叠叠的放在蜡烛上点燃,再放在地上一堆堆的燃烧了起来。

    火光映在男子的眼眸之中,他脸上的冰冷一下暖和了回来,眼内出现抑制不住的喜悦。周围的阴雾散去了许多,寒气随之退却,周边的树木这才得以喘息过来。

    陈贵凤感觉到火光替她驱走了寒冷,便笑着对男子说,“你看,这不是点燃了吗?你的打火机肯定是坏了。”

    男子淡然走近陈贵凤,在她旁边蹲下,拿起一叠叠的衣纸和她一起燃烧了起来。“谢谢。”他的语气里掺杂了许多感激之情。六十年了,终于把自己的愧意送了出去,他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了。

    陈贵凤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她无意间发现男子灰色的外套竟然变成崭新的浅黄色。她不知道这是男子前世的未婚妻对男子最后的一丝温柔,那女子安心告别男子,要去投胎转世了,她把男子就此算交托给了陈贵凤。而地上的衣纸全都是浅黄色的。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陈贵凤的脸在火光之中微微的泛红,她没有跟陌生男子相处的经验,况且对方还是一个能让她心跳加速的美男子,她感到很不自然。

    “付宁。”男子淡淡的说。

    “我叫陈贵凤。”她在心里默默地记住了付宁的名字,“我们可以做朋友吗?”陈贵凤看着对方的眼睛很有诚意的询问,他的眼睛很明亮,有着迷人的吸引力。

    付宁没有回应她,只是继续燃烧衣纸。陈贵凤不清楚对方的底细就不敢再多说话。

    或许是付宁生前的未婚妻不舍得最后的分离时刻,这堆衣纸竟然烧了半个小时才点尽。

    “你往右走出十一步,后退三步,再往左直走。其间不能回头,不能多走半步。”最后付宁打发陈贵凤离开。

    这时候,雨停了,雾也散尽。陈贵凤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前面竟然是渊崖深谷,如果当时这付宁不在此地,她看不清路,不是直接摔死了?

    “你能送我出去吗?”陈贵凤心有余悸的说。

    “不能,我有其它事要办。”付宁并非好色之人,不会怜悯女孩子。

    听到付宁的拒绝,陈贵凤心里有一丝的失落,一时愣着不动。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