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

小说:[头文字d]超速行驶 作者:未知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请收藏本站域名: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谢谢大家捧场!




    加油站上班一个星期了,在最初阿树以为这家伙是在开玩笑,没想到安逸真的做下来了。

    “小爷我可不是什么少爷,而是如假包换的草根族。”安逸扫了一眼阿树,漫不经心地回道。

    “少骗人了整天跟高桥兄弟混在一起家伙怎么可能是草根族呢”阿树自觉理由充分地反驳道。

    安逸:“草根族就不能跟少爷交朋友了”

    阿树:“呃但但是我明明看到你有一台跟高桥凉介一样的蓝色fc”

    安逸:“那又不是我的车子,是凉介的啦”

    阿树:“诶这么说你不是富二代”

    安逸:“不是。”

    “呼早说嘛让我误会那么久。”从最初跟高桥启介一起来给藤原拓海下战书的时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安逸跟高桥兄弟是一个世界的人,没想到不过也是跟他一样的普通人而已。阿树顿时觉得安逸顺眼了不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样我们以后就算是一国的了。”

    只是下一刻,一句突然从身后传来的话,让阿树刚刚觉得顺眼不少的安逸再次不顺眼起来了。

    “这家伙虽然不是富二代,但勉强算得上是官二代的。”高桥启介抱着胳膊,凉凉地说道。

    阿树一愣,花了半分钟消化了高桥启介的话,随即控诉地瞪着一脸无辜的安逸,“你骗我”

    “我哪里骗你了”他确实不是富二代啊

    “你果然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哼”阿树扭头气呼呼地走了。

    安逸无奈地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想跟一起上班的同事搞好关系,却被高桥启介一句话给搞砸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不是去跑赤城山道了吗”安逸皱着眉头,用明显“小爷很不愉悦”的表情看着高桥启介。

    “我来给fd加油的,顺便看看藤原拓海在不在。”

    “很遗憾,他不在,加完油就赶紧回去吧。别在那里闹情绪了,凉介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也是很在意你的想法的。”安逸挥了挥手,做出一副赶人的架势。

    “我本来是想找藤原拓海较量一下,到底谁才是更适合挑战职业选手的人”高桥启介看着安逸的表情逐渐变得认真起来,“可是,在这里看到你,我的想法改变了。我之所以想要跟职业选手比赛,主要还是想知道自己到底到成长到了哪种程度,那么只要有足够实力的对手,无论是谁都可以。”

    “然后呢”安逸回视高桥启介,敷衍地追问道。他一点也不想问这个问题,总觉得问这个问题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但是在高桥启介那前所未有的灼热的目光下,他不由自主地还是问了。

    “你的车技跟职业选手比起来如何呢”高桥启介一步一步地逼近安逸,“至今为止你一次都没有尽全力过吧,我想知道你认真起来究竟能有多快。所以跟我来一场比赛吧你竭尽全力的认真的比赛”

    安逸:“”果然麻烦还是来了。

    “三天后是藤原拓海跟东堂塾的那位职业车手的比赛,两天后的晚上,十点,我在赤城山顶等你来一决胜负吧”

    这个家伙被自家大哥偏帮藤原拓海给刺激得神智不清了吗他还什么都没有答应,干嘛自说自话地那里热血起来了还有,他不是应该是不相干人员吗为什么要找他啊

    “好吧,小爷稍稍破坏一下原则,陪你玩玩,到时输了可不要哭鼻子啊”就算是麻烦,但这次也适合拒绝。project d才刚刚开始,作为核心车手的高桥启介情绪不佳可不大妙,就当是安抚一下这个暴躁的小屁孩好了。

    “谁会哭鼻子啊而且输赢现在还不一定呢两天后的十点,赤城山的山顶,别忘记了。”高桥启介说完,转身朝着已经加完油的fd走去。只是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停下脚步,扭头对安逸道,“喂你已经答应比赛了的,到时不要耍赖啊”

    “小爷是那种会耍赖的人吗”安逸不爽道。

    高桥启介:“”你不是经常耍赖的吗

    “喂你真的打算跟高桥启介比赛”高桥启介走后,阿树忍不住问安逸。虽然他知道安逸的技术不错,但是对手是高桥启介,而且还是在project d中经过淬炼的高桥启介,他完全不觉得安逸这个根本算不上车手的家伙能赢了高桥启介。

    “都已经答应了,就不能不去啊”

    阿树怀疑地看着安逸:“诶你是那种守信的人吗”

    安逸拍着胸脯道:“小爷我一向是个守信的人”

    阿树:“”喂喂你的脸皮也太厚了吧

    虽然阿树跟提出挑战的高桥启介都不大相信安逸不会临阵耍赖,但是这次安逸却是真的没打算耍赖。

    下班之后,安逸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开着那台高桥凉介给他用的fc,去了环外一带。那一带有不少汽车维修站,其中也参杂着几家会改装赛车的店面。既然要认真地比赛,那么,车子的装配就一定要符合自己的脾性。原本安逸想过找project d的技术人员进行改装的,但是他不想有太多的人知道这场比赛,所以打算找一家野生的改装店进行改装。

    安逸把fc停在一家不起眼的改装店前,这种店面他并不陌生,上辈子他还走在歧路上打混的时候,就经常去这种店里光顾。

    眼前这家店看起来有些陈旧破败了,但是就算是这样的店,他也不知道他手上的钱够不够改装用。不知道那个加油站的店长看在他是藤原拓海的熟人上,能不能预支一下工资但是就算预支貌似也不大够啊他现在是个彻底的穷人啊

    安逸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发,最后决定给高桥凉介打电话。

    “喂,凉介,那台蓝色的fc我可以改装吗”

    电话那端的高桥凉介微微愣了一下,随即道:“可以,随你喜欢的改装好了,改造的钱算我的,反正是我的车。”

    安逸:“”喂喂我就只是问了一句能不能改装而已,你就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就按照你喜欢的改装好了,我不介意。”

    “那么我就按照我的喜好改造了。”安逸挂掉电话,朝着那家不起眼的改装店走去。

    69chapter。68

    这是一家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汽车改装店;店里店外可以看到一些岁月留下来的痕迹,陈旧得仿佛随时都可能倒闭;但是走进店里面;可以看到各种器材配件完全是按照职业车手配备的。

    安逸走进这家店后;便在门口位置的柜台后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单手支着下颚在那里打瞌睡。但是除了这个看起来颓废感满满的中年男子之外,店里面再也看不到第二个人的存在。

    是他看走眼了吗除了看门的大叔,别说技术人员;就连一个员工也没有,这家店其实就如它的外表那样,是已经快倒闭了吧

    安逸脚下一顿,长长地叹了口气,旋即转身往外走。原本以为是一家经历了多年历史之后,濒临倒闭的改装店,那样他不但能得到经验老道的技术师的改装,还能争取把收费压到最底层。可惜似乎是他想错了捡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

    “喂小哥,有什么事吗”在安逸一脚踏出店外的时候,那个原本在打瞌睡的中年男子醒了过来,懒洋洋地喊住安逸问道。

    “本来是想来改造一下那台fc的”安逸指了指停在店门口的车子,但是看店里的人员状况“我不知道贵店已经歇业了,打搅了”

    “没有啊我们在午夜前都是营业的,现在吃晚饭的时间还没到,所以还是营业时间哦小哥”那个中年男子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就朝着门口的fc走去。

    安逸:“不是,歇业只是为了听起来比较客气的说法,其实我想说的是你这店已经倒闭了。”

    “没那回事,只是黑老三出去试车了,我一个人太无聊,结果就不小心睡着了。”中年男子绕着安逸的fc走了一圈,最后在安逸面前站定,悠闲地点了一支烟。

    黑老三喂喂别是他想的那个黑老三吧

    安逸正在心底默默地吐槽着,就听到引擎声由远及近。很快,一台黑色的evo 2在店门口来了一个危险的急刹车,挨着安逸的车子停下。而从驾驶座上走下来的正是那个黑道上让人闻风丧胆的黑老三,左眼角上的疤痕让人想认错都难。

    没想到这家快被经营地倒闭的改装店老板居然认识黑老三,真是人不可貌相。

    “小哥,这是这家店的另一位老板,黑老三。”安逸身边的不可貌相的老板乐呵呵地向安逸介绍道。

    安逸表情有些裂了黑老三是汽车改装店的老板

    “嗯姓安的小鬼你来这里做什么”黑老三一下车就看到了安逸,露出微微意外的表情。

    “改装那台fc”安逸说道,“我都不知道黑大叔你改行开改装店了,是在奴良组混不下去了吗”

    “油腔滑调的臭小鬼”黑老三用手拍了拍安逸的脑袋,在安逸不解的目光中,将外套脱了扔给安逸身边的中年男子,自己在打开安逸那台fc的引擎盖查看了起来。

    “小哥,原来你和黑老三认识啊你运气真好,看来黑老三打算亲自帮你改造了。”中年男子对安逸解释道,“这家改装店是多年前我跟黑老三合开的,一直以来也就我们两个人,所以不是我负责,就是黑老三接手,但黑老三一向很少出手的。”

    安逸:这就是黑道大佬开店的坏处,连员工都招不到。

    “很少出手怎么听起来像对深藏不漏的高手的形容你的意思是黑大叔对改装很在行”

    “大家都叫我阿志,你可以叫我阿志叔。”自称阿志的中年男子掐灭手中的烟,才继续道,“黑老三在改装上当然很厉害了,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了不起的车手呢”

    “是业界哪个有名的职业车手”安逸问。

    “暴走族,野生车手。”阿志答道。

    “哦,那可真了不起。”他现在换家店改装还来得及吗

    这边安逸跟阿志闲扯着,那边的黑老三似乎已经大致地了解了那台fc的配置了。

    “小鬼,这台fc不是你的吧”黑老三道,“这种配置一看就是高桥凉介那位大少爷的手笔,很高端啊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车子这种东西,就算配置合理,但是和车手的性格不合的话,那也是没办法尽全力跑起来的。”安逸拍了拍fc的车顶盖说道。

    黑老三讶异:“你这是要跟谁比赛的意思”

    “算是吧。”

    “有意思”黑老三咧嘴一下,“你这想要把这台fc改装成跟你的性格合拍样子么我正好擅长这种类型的改造”

    安逸:“真话”

    黑老三:“当然车子这种东西的主要机械结构大致可分成:车身内装配备引擎动力变速箱传动悬挂刹车及电子控制系统。这中间如果有任何一项作了修改,马上会感受到汽车本身受到的影响与改变要跟你的性格合拍的话,那就只要把车子的保险杠改成超级坚实的那种就好了”

    安逸:“为什么只要改保险杠就好了”

    黑老三:“因为你不是擅长撞车吗上次你不就把night kids整个车队给撞翻了吗”

    安逸:“”

    虽然黑老三在最初这样调侃着安逸,但最终改装的工作做得还是相当认真,甚至可以说的严苛的。安逸载着黑老三在山路上反复地跑了好几圈,才最终把改装方案给定下来,并且在跟高桥启介比赛的当天晚上正式完成改装。

    “这样就够了不需要按照我说的在动力方面再改进一下”黑老三对着成品还是有些微的不满意,改装后部分动力被刻意地压制了,在他看来,没有能达到巅峰状态的引擎,跟安逸的行车风格并不匹配。

    “这样就够了,安全第一,马力加大危险就跟着加大了。”

    黑老三:“”你是去比赛啊想着安全第一做什么啊

    赤城山山顶,高桥启介早早地等在那里了。这次他跟安逸的比赛并没有宣扬出去,所以这个时候的赤城山道上,除了每天定时来跑上几圈的red suns成员,就没有什么多余的观众了。

    手机上的时间此刻显示的是9点37分,但是安逸依旧没有出现,电话也打不通。高桥启介额头的青筋跳了跳,愤愤地将手机塞进口袋里。他果然是不该相信安逸那家伙的说辞的,那家伙耍赖一向是家常便饭的事。

    “启介先生,你还不回去吗明天就是藤原拓海跟东堂塾的职业车手的比赛了,你不早点回去没事吗”贤太有些奇怪地问道。自从project d成立后,只要第二天有比赛,高桥启介就不会在赤诚山道上跑到很晚,但今天却反常了。

    果然还是因为凉介先生派出藤原拓海迎战,让启介先生收到的打击太大了吗

    “贤太,你先回去吧,我再等一会。”等到约定的时间安逸还没来的话,那就回去好了。

    “启介先生在等谁”贤太好奇道。

    高桥启介看了一眼贤太,抓了抓头发,有些烦躁道:“我本来不打算说的,因为那家伙太没有定性了,不知道会不会来。其实我今天约了安逸在这里比赛。”

    “诶”贤太发出一声惊呼,“跟安逸那家伙比赛启介先生你”

    “小点声。”高桥启介看到附近的几个red suns成员在贤太的惊呼声中转头看来,有些不满地说道。

    “呃,抱歉。但是启介先生你用得着跟安逸那家伙比吗安逸他连车手都不是,怎么可能是启介先生你的对手呢”贤太压低声音道。

    “不,他很强”

    “fc上来了一台fc”高桥启介的话被一声高喊声打断,顿时精神一振,抬眼朝着下坡方向看去。

    很快车灯的光芒照亮了漆黑的道路,刺眼的灯光闪过,一台白色的fc出现在高桥启介的视野中。

    “大大哥”看着从fc的驾驶座上走下来的高桥凉介,高桥启介不禁有些失望,他还以为安逸那家伙真的来了呢

    高桥凉介一眼就看出高桥启介在失望些什么,微微勾了勾嘴角,道:“你那副表情是什么今晚你不会失望的。”

    “大哥,你的意思是”高桥启介陡然睁大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高桥凉介。

    “前天他问我,是否可以改造了那台蓝色fc。所以我的意思就是你想的那样今晚安逸会来的。”

    就如同为了验证高桥凉介的笃定一般,在泛着凉意的夜风中,red suns成员的喧哗中,蓝色的fc,伴随着如同野兽的低鸣般的引擎声,用流畅的跑法冲上山顶,在起跑线的位置就位。

    “哟高桥弟弟,来比赛吧。”安逸从驾驶座上下来,斜倚在fc边上,看着高桥启介露出嚣张而挑衅的眼神。

    70chapter。69

    今夜的安逸看起来跟平时有些不一样这是高桥启介看到从驾驶座上下来的安逸时所产生的想法。

    “大哥;我怎么感觉今天的安逸有些亢奋你给他吃坏东西了”安逸一向不喜飞车比赛,按照他的预想,安逸就算来了也一定是一脸的不情愿。但是,现在这副积极迎战的态度是什么高桥启介忍不住心底发毛;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安逸这两天都没在家里吃饭,也许是路边摊吃坏肚子了吧我早跟他说了不要乱吃东西了;可他就是不听。”高桥凉介说道。

    “”大哥,你可以不用那么认真地回答我的。

    “快把山道让出来;有比赛了”

    “比赛谁跟谁啊”

    “启介先生跟安逸啦”

    “安逸那是谁是很厉害的车手吗”

    “诶你不知道就是那家伙啦老是跟凉介先生在一起的那个小流氓一样的小鬼,之前在86跟贤太的雨中战中,超过了贤太,而且还没有被86抛离。而且还赢过emperor的清次”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据说,这次比赛好像是启介先生以个人名义发起的;跟凉介先生县外远征的d计划无关。”

    “但是,不管启介先生以什么名义发起的比赛,启介先生的实力始终是project d的双王牌之一,没有输给安逸那小子的可能。”

    “也是”

    “怎么感觉突然热闹起来了”安逸环顾了一遍周围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议论这场比赛的车手,大多是red suns的成员,但也有不少眼生的围观者。这么晚了还不回去睡觉,一个个都待在山上吹冷风,都闲得慌吗安逸撇了撇嘴,对着那些自觉是各中高手地评论着这场比赛的人嗤之以鼻。

    “怎么你还会怕被人围观吗”高桥启介扬声道。

    “小爷是怕你丢脸,因为”安逸道,“今晚会赢的是小爷我”

    今晚的安逸果然跟平时不大一样,比平时更加得叫人火大,更加的让人想抽他了高桥启介额头的青筋蹦了蹦,咬牙道:“是吗那就试试看吧,看笑到最后的人会是谁”

    高桥启介驱车进入起跑线,与安逸的fc并列,比赛正式开始,由高桥凉介来做最后的倒计时。

    在高桥凉介计时到最后,举起的手臂挥落的瞬间,fc和fd同时擦着高桥凉介的两侧冲了出去。两台车子的起步都不慢,但在消失在众人视野之前,安逸的fc是落在了高桥启介的fd后面,形成有高桥启介打头,安逸后追的的开局。

    “凉介先生,这场比赛你看好的是谁”贤太看着早已看不到两台车子的身影的山道,开口问道。

    “恐怕启介会输。”高桥凉介说道。

    “诶为什么刚才起步明明是启介先生比安逸更快啊”

    高桥凉介摇了摇头,说道:“这场比赛,起步的速度对结果根本没有什么决定性的影响。安逸后追,那不是起步速度比不上启介,只是他的习惯罢了。”

    没错,后追是安逸习惯性的动作,所以尽管领先了,高桥启介完全不敢有一丝的放松,甚至更加的紧张了。被安逸贴在后面,那种感觉绝对不好受,即使安逸还没做出超车的举动,但那种无形的压迫感,是高桥启介见过的所有的车手的中最尖锐的,即使被高桥凉介贴在车尾,他也不会有这种仿佛下一瞬间神经就要被崩断的负担。

    可恶还以为冬季那段时间让安逸陪练,他应该已经习惯那种被安逸后追的压迫感,却不想这次比起那个时候更加感到吃力了。但是,这次安逸是确实是动了真格,已经过了三个急速弯道,但那台蓝色的fc还没有从他的后视镜中消失,已经以随时都有可能超车的速度跟着他。

    哼就是要这样才有意思高桥启介神情一凛,不再看后视镜,开始高度集中精神地用极限的速度在山道上疾驰起来。

    虽然表面看上去,安逸跟轻松地紧追着高桥启介的fd,但实际上他却并没有看上去的轻松。他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双眼一刻也不敢离开前面的fd,似乎只要他视线有一瞬间的错开,那台fd的身影就会彻底消失在他的视野中。比起冬季陪练的时候,高桥启介的fd更快了,不是比那时快了一点点,而是发生了质变的快。安逸需要集中所有的注意力才能跟上高桥启介的速度,在这种速度下,盯着前面看,仿佛能看到空气被撕裂,空间被压缩的,那种感官彻底跳出真实世界的感觉。在遥远的记忆中,他曾经也感受过这样的风景,却没能在那篇风景中逗留。安逸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既然是难得地打破一次原则,就好好地享受一次吧

    血管里的血液开始慢慢地沸腾起来,所有的感官缓缓地放大,引擎鸣响中的震动,转矩经过汽车传动系统施加给驱动车轮的转矩的周转,在驱动车轮的转矩的作用下,车轮与路面摩擦的轻微的碾压声车子的每个动作完全地被他掌握着,就好像跟自己血肉相连的一部分,可以随心所欲地做出任何自己希望的动作。

    前面就是u型弯道,过了那u字型弯道之后就是低速急弯,是超车跟抛离的好路段。时机正好,状态也极佳,那么就在这里超车吧

    “凉介先生,安逸的fc开始超车了”

    一直保持着通话状态的对讲机传来red suns的成员的汇报,急促的语气和有些破音的声音,完全可以感受到那汇报人员的紧张和不可置信。

    “这这么快就超车”贤太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还是在前半段赛道,虽说对于擅长急速弯道车手确实能够借助弯道超车,但是这也太早了,在抵达终点前辈超的人完全有时间从精神打击中恢复过来从而进行再次的反超。总之这样过早地超车绝对不是明智果然安逸那家伙说到底还是一个外行人,就算车技比他厉害,却不懂得比赛的取胜之道。

    “我在,你说你那边的情况吧。”高桥凉介没理会惊诧中的贤太,对着对讲机说道。

    “嗨来了fd依旧打头,fc紧贴着fd几乎没有距离”

    “两台车子同时进入了u字型弯道入弯的速度不相上下不是fc更快”

    “fd抢到了内线fc走外线滑行几乎是贴着防撞栏的滑行动作幅度很大,但是已经跟fd并行了”

    “出弯了啊fc出弯速度输给了fdfd没有被超车fd依旧打头”

    “呼好险”贤太忍不住为高桥启介捏了把冷汗,他在那一瞬间真的以为安逸会超了高桥启介的fd。但是尽管没有超车成功,光是听对讲机里的汇报,他也能够想象两车并行的激烈状况安逸那家伙虽然不想承认,但真的比他想象中的厉害得多。当然,这话贤太只是打算在心里想想,他完全不想说给那个嚣张的安逸听。

    “出弯慢了吗”高桥凉介放下手中的对讲机,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颚。既然当时已经并行了,没有可能在出弯的时候比fd慢的,除非是动力输出不够难道安逸改了fc的动力系统

    那个时候如果有足够的输出的话,超车应该不会失败才是。安逸郁郁地叹了口气,是他低估了高桥启介,他当初就不该让黑老三对fc的动力做限制的。

    限制是直线赛道,但是直线并不长,紧接着就是发夹型的u字型急转弯道,在连续五个低速弯道后,就是高速直路高速弯道与低速弯道的互相交叠,虽然危险了点,但这次没有失败的可能了再来一次吧超车,目标是跑完这段直线前面的发夹型的u字型急转弯道

    “凉介先生,这里是五连发夹型的u字型急转,fc开始二次超车了”

    “什么这么快又打算超车了”这是听到fc进行二次超车的消息的人的共同心声。

    贤太:“安逸那家伙对上一次超车失败完全没有受到打击吗都不知道调整一下状态就莽莽撞撞地开始第二次了这是什么人啊”

    高桥凉介轻笑了一声,道:“他就是这样的人啊完全不受常理约束。”

    贤太: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凉介先生那表情是在自豪啊这是在自豪什么啊为安逸的不按理出牌感到自豪吗但他绝对没有在夸安逸的意思而且就算夸了安逸,这跟凉介先生也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的吧

    “来了两车进入了第一个u字型急转弯道,fc贴着fd的车尾过弯,没能并行”

    “第二个弯道了fc入弯速度惊人并行了跟fd并行了啊fc出弯的时候车位撞到防撞栏了,但是转入第三个弯道后跟fd完全并行”

    “撞到防撞栏后还能跟启介先生fd并行”贤太一脸不信。

    “那是故意的。出弯的时候输出不够,让车尾撞在防撞栏上,获得一定的加速的同时,方向会发生微妙的偏移,从而得到直线的最短路程。”高桥凉介简单地给贤太解释了一下,便又把注意力放到了对讲机上。

    “第四个弯道,fc比fd率先进入弯道又撞在防撞栏上了出弯时fc又撞在防撞栏上了但是这次完全超过了fd”

    “不不是吧启介先生输了”贤太呆滞了一会,随即猛地摇了摇头,“不会的后面还有超车的机会,现在才不过一半的路程,启介先生跑了这个赤城山道无数次了,不可能输给安逸那种不正经的家伙的”

    71chapter。70

    很多人跟贤太的想法一样,后面还有一半的赛程;高桥启介还会有机会反超的;但是结果是到最后高桥启介都没能反超;这场比赛是高桥启介的败北。

    抵达终点的山脚时;观众意外得比起山上稀稀落落的一些车手要多了不少,但大多都是外行,不过是来看个结果而已。

    安逸长长地吐了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神情有些怔忪。以前他一直以为飞车不过是闲得慌的人烧钱用来彰显自己个性的活动;所以曾经的他一度沉沦在那个世界,也从来没有因为飞车真正感到高兴过,不但没有高兴过,还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最后要不是交警大队的队长拉了他一把,他或许就那么废了但是,没想到距离那件事之后都已经隔了一辈子,他竟然还能再次那么畅快地全力跑上一次这样的比赛。

    “喂”高桥启介走到安逸面前,“这场比赛是我输了。”

    安逸用有些迟钝的表情看了一会高桥启介,才回道:“哦但却是一场精彩的比赛。你很强,高桥启介。”

    高桥启介:“”这是什么安逸居然在一脸认真地夸奖他这人真的是安逸吗照这个家伙的性格不应该是“你想打败小爷我还早一百年呢”类似这样气死人的讽刺吗一场比赛把他的脑子比坏了吗

    “继续努力吧,然后去占领职业界的巅峰”安逸拍着高桥启介的肩膀鼓励完,便走到一边继续发呆去了。

    高桥启介:“”这种热血少年漫的台词是什么果然是把脑子比坏了吧

    “启介先生”高桥启介正在对安逸的举动默默无语的时候,刚跟着高桥凉介从山上下来的贤太匆匆朝着他跑了过来。

    “哦,贤太”

    “为什么会输给那个家伙啊我没办法相信啊启介先生”没等高桥启介说些什么,贤太就激动地嚷开了,“就算被他超车了,但比赛不是才进行到一半吗启介先生的话应该能够轻而易举地反超回去的啊”

    “冷静点,贤太。”高桥启介拍了拍贤太的脑袋,说道,“这场比赛是我输了,但是没什么好抱怨的,仅仅只是我现在的实力不够而已。”后半场的时候进行反超,这种事情他也知道,但是根本没有反超的机会,那个时候安逸驾驶的fc啧比他想象的还深藏不露的家伙

    “感觉如何和安逸的比赛。”高桥凉介笑着问道,“有收获吗”

    “收获么”高桥启介长长地叹了口气,“我说完全地被安逸那家伙吓到了,这算是收获吗”

    “嗯”

    “具体我也说不上来,我不擅长那种分析啦”高桥启介挠了挠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还在发呆的安逸,“总之那家伙认真起来的跑法完全不是能拿来模仿的。”

    高桥启介这样说,高桥凉介也不再追问,安逸的跑法根本不重要,毕竟安逸是不会成为一个车手的,被高桥启介认定没有学习价值的跑法,他也没有必要去花精力分析。

    “安逸他怎么了”高桥凉介看了一会不远处的安逸,也察觉出他的不对劲了。

    “比赛比傻了。”高桥启介不负责任地定义道。

    高桥凉介摇了摇头,朝着安逸走去。

    “在想什么”高桥凉介搭着安逸的肩膀,让他转了个身,面对自己,用亲昵的姿态将他圈在自己的怀里,轻声询问道。

    “没什么,只是稍稍地思考一下人生价值观的问题”他们所在的位置并不惹人注意,安逸也就任由高桥凉介这么圈着了,“被一直否定的东西的价值,突然间发现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价值而叫人生厌,那么价值观又该进行怎样的修正呢”

    “你说只飞车”高桥凉介了然道,“按照自己真实的心情走就好。不需要因为那是我所喜欢的东西,而去强迫自己接受。你讨厌我所喜欢的东西没有关系的,你只要不讨厌我足够了。”

    “不是完全因为你不要自恋”

    “嗨嗨知道了”高桥凉介笑着应道,但一听就知道只是敷衍,“还有你不适合思考这种复杂的问题,别想了。”

    “喂你是在说小爷我头脑简单吗你别看小爷我这样,其实我的脑子比起一般人要”灵活多了最后的话语消失在高桥凉介低头的轻吻之中。

    “这场比赛的胜负我不认同”高桥凉介的唇刚刚离开安逸的唇角,就听到高桥启介那个方向传来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安逸一愣,随即推开高桥凉介,朝着高桥启介的那处走去。

    “我不相信达令会输给那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启介先生,一定是你在中途放水了,对吧”安逸刚走近,便看到一个清秀的女孩站在高桥启介面前,用仿佛看穿了真相的表情如此说道。

    “这女人谁啊”安逸抽了抽眼角,问一边的贤太。

    “貌似是在上次跟东堂塾比赛的外宿时遇到的女孩,第二次遇到的时候,她的车子抛锚了,启介先生帮过她,貌似叫恭子来着”

    “然后就黏上了吗”安逸无语,“喂我会赢那是因为实力,而高桥弟弟会输当然还是因为实力”

    高桥启介:“”虽然是事实,但是这话怎么就听着那么叫人火大呢

    恭子扭头盯着安逸看了一会,然后一脸茫然道:“你是谁”

    高桥启介&贤太:他就是那个你说的那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啦弄了半天你根本不认识比赛的当事人啊

    “喂高桥弟弟,我可以揍这个花痴吗”安逸咬牙切齿道。

    高桥启介:“恐怕不行,她所在的车队是我们下场比赛的对手,大哥说了,要尊重对手,殴打对方车手当然是不行的。而且揍女人不好吧”

    那边安逸跟高桥启介一群人在那里吵吵闹闹的,完全没注意到在观众群里有两个叫人意外的观众。

    “呐,你刚刚看到了吗那个高桥凉介亲亲了安逸吧”一个栗色卷发的女孩,指着安逸所在方向,结结巴巴地对身边戴着黑边框眼镜,一脸严肃的女孩说道。

    “那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他们小时候又不是没亲过,镇定点,萝莉甲。”

    “那是小时候不懂事,不一样的还有亚纪你怎么也学安逸叫我萝莉甲了呢”

    “有什么关系这样听起来很亲切啊”折原亚纪耸了耸肩,调笑道。

    “明明自己很讨厌被叫成萝莉乙的说。”萝莉甲小声嘀咕道。

    “你刚刚说了什么”折原亚纪斜眼看她。

    “什么都没有”萝莉甲扭头撇嘴。

    “好了,佳奈,这样可以了吧”折原亚纪妥协道。

    “我也过去吧,我很久没见到高桥兄弟跟安逸了,去打个招呼吧。”佳奈兴致勃勃地建议道。

    折原亚纪抬眼扫过安逸等人,那个稍稍让人感到闹腾的气氛,不知道又在闹些什么了。

    “不去。”折原亚纪毫不犹豫地拒绝,“跟那些又不知道在闹什么幺蛾子的家伙站在一起太丢脸了。”

    “但是你就这么看着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缠着高桥启介么你不是喜欢他的吗”佳奈指了指高桥启介身边的恭子,说道。

    “”折原亚纪嘴角抽搐了一下,佳奈这家伙,明明看上去一副神经大条的模样,为什么总是能够轻易地把人看穿,然后这样毫无顾忌地说出来。“佳奈,喜欢他跟我现在必须过去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的。”

    “但是万一高桥启介被那女人抢走了呢”

    “随便啊”

    “你就没想过要得到高桥启介吗”佳奈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折原亚纪。

    “没想过,喜欢又不一定要得到的。”折原亚纪答得理所当然。

    “太没有上进心了不行,你一定要过去”说着也不顾折原亚纪的不乐意,拽着她的胳膊就走出观众群,朝着高桥启介所在的地方走去。

    “喂”

    “哟高桥启介,高桥凉介,还有安逸好久不见了”还没走进,佳奈就挥着手大声打起招呼了。

    折原亚纪忍不住捂脸,或许跟这个小时候的发小在走一起才是最丢人的。她今晚根本就不该答应来群马探亲的她出来逛的,更不该听她的来这里凑热闹。

    “这是谁啊”高桥启介指着佳奈问折原亚纪。

    “萝莉甲啦萝莉甲”折原亚纪面无表情道。

    “诶那个萝莉甲真不可思议了那个黄毛丫头居然长成这样了不得的美人了”安逸在一边唏嘘道。

    高桥凉介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安逸,悄悄捏了捏他的手心,然后对着佳奈微笑道:“好久不见,萝莉甲。”

    “喝”高桥凉介的笑容好可怕还有为什么连高桥凉介也跟着喊她萝莉甲了佳奈退后一步,躲到了折原亚纪身后。

    “启启介先生,她们是”恭子往高桥启介身边挪了挪,小声问道。

    “小时候的玩伴,算是青梅竹马吧。”高桥启介淡淡道。

    恭子听到这样的答案之后,脸色有些灰暗了,而完全不会看人脸色的安逸在这个时候懒懒地打了个哈欠,说道:“时间不早了,回去睡觉吧。高桥弟弟你送萝莉乙回去,我和凉介送萝莉甲回去,那边的恭子小姐应该能自己跟她的队友一起回去的吧。解散解散,小爷明天还要打工呢”

    72chapter。71

    安逸是坐高桥凉介的fc一起送佳奈回去的;他那台被黑老三改造的fc被后来的project d技术人员松本和史浩扣下了,说是想借去研究一下那台车子的改装。

    佳奈在群马县暂住的地方是她的亲戚家;就是距离赤城山道不远的地方;所以很快就到了。

    “我到了;先回去了;改天找你们叙旧啊”佳奈从高桥凉介的fc上下来;朝着安逸跟高桥凉介摆了摆手,就转身往亲戚家跑。但是跑了两步;又折了回来。

    “呐;安逸,你是怎么看出亚纪喜欢高桥启介的呢”佳奈趴着助手席的车窗,探着脑袋;好奇地问坐在助手席上安逸。

    “诶萝莉乙喜欢高桥弟弟”安逸回应佳奈的是一脸茫然。

    高桥凉介忍不住低头轻笑,安逸要是能那种情商,他就不会暗恋了他那么多年还一点反应都没有,最后还得他自己主动挑明了说。

    “好吧,那么再见。”佳奈转身往回走,脚步比之前慢了不少,似乎对安逸的回答感到很失望。

    但是没走出五步,佳奈再次顿住脚步,随后猛然转身,用极快的速度朝着高桥凉介的fc冲了过去。

    “做做什么”安逸被吓得往高桥凉介的方向缩了缩。

    “差点忘记问了”佳奈一脸严肃地盯着安逸,“我刚刚在山脚的时候,看到高桥凉介吻你了,那个,不是我看错了吧”

    “诶”安逸背脊一僵,僵着表情进入大脑当机状态。

    “嗯,你没看错。”高桥凉介看了一眼身边的安逸,淡定地代替安逸回答了佳奈的问题。

    佳奈将目光转向高桥凉介,见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的表情,迟疑了一下,继续问道:“那么你们现在是在交往”

    “嗯,没错。”高桥凉介继续淡定道。

    “喂”安逸有些别扭地拿手指捅了捅高桥凉介的腰。

    “这样啊我明白了,那么这次我真的回去了,晚安。”说完,简爱再次转身往亲戚家走去,这次没有再冲回来,而是一路脚步轻快地走进了院子,完全地一路警戒地盯着她,防止她再次折回来的安逸眼中消失。

    “她就这样走了”安逸指着佳奈离开的方向,一脸不可思议地扭头问高桥凉介。

    “怎么你还有话对她说吗”

    “没”安逸顿了顿,复又忍不住道,“她对我们在在交往这件事,怎么反应那么平淡”

    “那种反应有什么不对吗这说明她的接受能力很好”高桥凉介抬手摸了摸安逸的脑袋,“比你好多了。”

    安逸:“”他的接受能力哪里不好了当时的他不过是误会了高桥凉介喜欢的另有其人,然后稍稍纠结了一下,后面不是很顺利的接受了吗当然,跟萝莉甲这种太过自然而显得诡异得不自然的反应比起来,他确实是差了一点。

    安逸跟高桥启介赤城山道的一战结束之后,紧接着就是藤原拓海和东堂塾派出的职业车手一战。比project d出道更为不看好的比赛,所有人都认定了藤原拓海的败北便是这场比赛的结局,都认定了职业车手跟也许车手间存在的差距不是靠天赋就能够填平的。但是这场比赛却是以让人跌破眼镜的藤原拓海惊险地击败了职业赛车手落下了帷幕,那毋庸置疑的是藤原拓海2oo的发挥,但同时也给所有的车手传达了一个信息职业车手跟业余车手间的鸿沟并不是不可跨越,两者的距离有可能仅仅只有一线之隔。

    在那场跌破人眼镜的险胜赛之后,便是project d和恭子他们车队的比赛,安逸打工正好轮到他值夜,没有赶上那场比赛,但据说高桥启介对恭子赢得丝毫不手软。

    这天晚上是跟一支不知名的车队的比赛,安逸正好有时间,便也跟着一起出来了。比赛的时间还没到,还是赛前的预热,高桥启介跑完一圈回到休息处调整车子,安逸在给高桥启介递了水之后,用眼神示意高桥启介看不远处的那台黑色fc边上的人。

    那台黑色fd边上站着的正是恭子,高桥启介就看了一眼,就扭头问安逸:“怎么了”

    “啧啧啧上次对喜欢你的人还赢得那么狠,现在人家过来给你加油,你也不过去问候一下”安逸摇着头调侃道。

    “我那是对车手的尊重,竭尽全力地和对方一战。”高桥启介顿了顿,看着恭子所在的方向,微微蹙了下眉头,“我又不喜欢她,刻意地过去跟她打招呼只会造成不必要的误会,要问候你自己过去吧。”

    安逸接住高桥启介扔过来的水瓶,撇了撇嘴,转手扔给了一旁的贤太。

    高桥启介甩了安逸一个白眼,坐进已经被松本校准好的fd,再次发动引擎,打算跑最后一圈。

    待高桥启介的fd跑得不见踪影之后,安逸不怀好意地看了一眼贤太,在对方警觉前,一个箭步上前,箍住他的脖子,“你还说高桥启介跟哪个fd女人有戏,小爷我特意跑来看八卦,然后八卦呢”

    贤太抓着安逸箍住他脖子的手臂,一边挣扎一边反驳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启介先生跟那女人有戏了我明明说的是那女人对启介先生有意思嗷”

    安逸在山顶的休整地跟贤太闹腾着,驱车在山路上急速奔驰的高桥启介却出了意外。对方的车手高桥启介经过的公路上,恶意地泼洒机油,导致急速行驶中的fd轮胎打滑,fd撞上了防撞栏,严重损坏。高桥凉介检查了之后,便做出fd无法再出赛的断定。

    安逸跟贤太从山顶下来的时候,就看到高桥启介拽着对方车手的衣领,一脸的愤怒。

    “你在说什么啊这里被泼了机油就是我们干的吗你有什么证据吗”被高桥启介拽着衣领的车手,无赖地反问道。他脸上的表情是幸灾乐祸的,眼中透出的意味是得意的,那副模样仿佛就是在说就是老子做的怎么了反正你没证据。

    那人做出的姿态,不仅仅是高桥启介这个受害人感到愤怒,安逸也忍不住沉下了脸。在这种放开速度的下坡中,在公路上泼机油,技术差点的就直接翻车丧命了。安逸眯起眼,眼中泛起冷意,慢慢地朝着那个被高桥启介拽着领子的车手走去。

    “安逸,你别管。”高桥凉介拦住安逸,在安逸不爽的目光下,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道,“启介需要经历一些挫折,他才能成长起来,这个事件是个很好的教训。”

    安逸蹙眉,不赞同地看着高桥凉介。这不是小打小闹,这是危及到生命的事件,也是他不可触犯的底线,拿生命开玩笑的人是不可原谅的,这不仅仅是因为上辈子当了那么几年警察,穿了那么几年制服的原因,更多的是为用鲜血为他的混混生涯画上句号的那个人。

    “冷静点,这种人不在比赛上彻底打败他是没有意义的。”高桥凉介安抚了一下安逸,扭头对高桥启介道,“启介,你现在回休整的后勤处。”

    “大哥”高桥启介甩开那个无赖车手,不忿地喊道。

    “不过是路面被泼了机油而已,如果是我的话,就绝对不会让fd撞上。”

    高桥启介沉默了,没错,如何是高桥凉介的话确实能做到,而他也不是完全不能做到,他只是那个时候大意了,他对已经跑了两遍,自以为熟悉的下坡大意了。下坡途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而他却没有完全地把注意力集中起来。

    “可恶”高桥启介一脚踹在防撞栏上,发泄了一番情绪之后,最后还是跟着贤太上山了。

    “生气了”等现场的人走光之后,高桥凉介才一边伸手帮安逸整着乱发,一边温声问道。

    “没有。”

    “就算那刚刚出手揍了那人,又有什么意义他们要的是赢,那么我们偏不给他们,这样才是最有效的打击方法。”

    “我知道。”只是心理上仍旧不舒服而已。

    安逸闷闷地跟着高桥凉介回了休整处,而高桥凉介到了休整处就开始跟对方交涉,比赛稍稍延后,等到代替fd的后备车到了之后再开始,但是对方坚持不同意,声称若是没有能马山参加比赛的车子,那就判为输的一方。

    “对方的态度很奇怪,这种情况按理是可以等到后备车到了之后再开始比赛的,但他们却完全不按规矩来。”松本看了一眼对方的车手,眉头死死地皱了起来。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安逸插话道,“这种不折手段非赢不可的架势,那就是说,他们赢了会有相当可观的利益可得,当然,应该是比起打败project d的这个名声更高的利益”

    “安逸说得没错,我听说这场比赛他们赢了,就能拿到很多钱”一直默默地听着的藤原拓海,迟疑了一下还是开了口,“刚刚还威胁我说,如果我们赢了这场比赛,他们叫来的人就不会把我们全员修理一顿”

    “这种事情干嘛不早说啊”高桥启介不满道。

    藤原拓海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道:“我以为他们只是说来吓人的。”

    高桥启介:“”你个呆子

    73chapter。72

    对方的车手不允许等高桥启介的备用车抵达后再进行比赛;高桥启介的fd又损坏严重,无法投入比赛。就在高桥凉介等人陷入困局的时候;从不远处走过的恭子小声建议道:“那个不介意的话可以用我的车子;我跟启介先生一样是fd的车型。”

    “这个主意好”安逸以拳击掌;欣然赞同恭子的这个提议。

    高桥启介蹙着每天看了一眼恭子那台黑色的fd;犹豫道:“就算是一样的车型;但还是有差别的”

    “你就打算这么认输了吗”安逸一手搭在高桥启介的肩膀上,看着对方车手聚集着的地方;“小爷我不喜欢飞车手;但是更加讨厌那种为了谋取暴利而不折手段的飞车手。看着这种车手你就没有那种无论如何都要击溃他们的想法吗”

    “”嘴上说着讨厌飞车手,一边又煽动我去比赛;这算什么你到底是有多任性啊“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让那种人靠这种不入流的手段赢了,我高桥启介就不用在飞车届混了。还有”高桥启介拍开安逸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斜眼看向他,“你不要突然对这种事情热血起来,感觉很奇怪啊”

    安逸眸光闪了闪,不自在地避开高桥启介的目光,“哪里奇怪了你想多了。”

    他已经很久没那么真实地想起上辈子的事了,但是这次遇到的情况,让他不受控制地想起上辈子那段阴霾的过去,那个同样被人使了不入流的手段,对手同样是为了谋取暴利,最终使那个一直叫着他“老大”的少年,躺在了血泊里,再也醒不过来。安逸上辈子的记忆中,唯一悔恨的就是那件事,以前他一直以为自己会悔恨是因为没有及时地阻止那个少年出赛,现在想起来他开始渐渐明白了自己悔恨的主要原因,那个总是自称自己是将来职业车手届新星的少年,他所在意的是属于车手的尊严,直到死他都维护了身为车手的尊严,而他这个被他尊称为老大的人,却一手破坏了他的尊严他选择了暴戾的火拼来为他报仇,却到最后也没有想明白,那个他现在已经记不起名字的少年,其实要是自己能在比赛中打倒对手来为他复仇。

    高桥启介比起那个名字被他刻意遗忘的少年要幸运得多,他还有能够亲手反击的机会,他车手的尊严还能由自己亲手来维护,而不用假借像他这种连人真正的心情都搞不清的家伙

    “在想什么你脸色看起来不大好。”目送硬着头皮借了恭子的车子出赛的高桥启介出发,高桥凉介才发现安逸有些阴沉的神色。

    “想着等比赛结束之后,那些人说的打手上来了怎么应付。”

    “”高桥凉介扶额,“你别乱来,服部叔叔知道了会生气的。”

    安逸撇嘴:“反正他已经把我的零用钱扣光了,他还能拿我怎么办”

    高桥凉介:“”

    跟高桥启介比赛的那个无赖车手叫做会川,驾驶的是大马力的4wd车,而且身为本地车手,对山路的熟悉情况远在高桥启介之上,但是结果高桥启介还是凭借着满腔的怒火,驾驶着恭子那台他不熟悉的fd赢了那个无赖车手。第二回合的下坡赛是lan evo挑战藤原拓海的86,对方原以为藤原拓海会因为开始的威胁而退让,却不想看起来有种呆的藤原拓海其实是一个比高桥启介还顽固的家伙,一点不放水地彻底打败了对手。

    会川等人愤恨地瞪着高桥启介,放话让他们等着挨揍,却遭到高桥启介毫不在意讥笑,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的。但当听说他们叫来揍人的那群流氓已经抵达后,脸上的表情马上变得幸灾乐祸了起来。

    高桥启介对于那些人的变脸速度嗤笑了一声,扭头朝着box车走去,从里面挑了一支感觉还算顺手的扳手,拿在手上掂了掂,准备一会当武器使用。

    “启介,没问题吗”在一旁看着的高桥凉介问道。

    “嗯,交给我就可以了,大哥你留在这里。”打架他可不是新手了,高桥启介看了一眼高桥凉介,又朝着四周张望了一番,却没有发现安逸的身影,不禁有些奇怪,安逸那家伙怎么可能错过打群架这种事,“安逸呢比赛前不是还在的吗”

    “咳贤太刚刚在便利店买了便当,安逸去车里吃便当去了。”

    高桥启介:“”大哥,你做没有故意支开他的这种事吧

    高桥凉介淡淡地看了一眼高桥启介,高桥启介就自己地把自己怀疑的视线挪开了,“没有安逸那个家伙在一边碍事也好,可以速战速决。”

    高桥启介以为今夜会是一场恶战,但那只是在他见到那群无赖车手找来的打手之前的想法。当高桥启介看着眼前这群眼熟的壮汉的时候,顿时一脸无语这不是当年跟着他一起混的那群小子吗

    “老大”高桥启介还没开口,那群打手中的一个人就惊诧地喊出口了。

    “什什么老大”一边的无赖车手会川磕磕巴巴地问道,神情有些忐忑不安。

    “小子你居然叫我们来揍我们的老大找死啊”这群打手的领头,高桥启介当年的小弟,一脸恼怒地拽住会川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提起来,然后一脸凶悍地瞪着他。

    “我我不知道什么老大啊”会川战战兢兢地说道。

    “哦,现在不能叫老大了,应该是启介先生才对。说让你喊我们来揍启介先生了想死吗”领头挥着拳头大声骂道。

    “”他们当然不知道我跟你们认识了,而且来这里是你们自己想赚钱才来的吧现在你这种行为是在为自己开脱吧,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高桥启介对着这群曾经的小弟们拙劣的演技长长地叹了口气,“先别忙着教训人了,趁着现在赶紧走吧,我们这里有一个人你们是绝对不想看到的。”

    领头松开会川的衣领,任由他被吓得瘫倒在地上,扭头不解地看着高桥启介:“启介先生,你说的是谁”

    “那个安小爷,安逸。”

    高桥启介话音刚落,所有在场的打手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变得惨白。

    “你是说那个打架强悍,又喜欢勒索我们,三年前把你从跟黑道上的人的死斗里救出来,又把你从局子中捞出来的安安安安安小爷”领头的壮汉一脸惊惶地一口气说出跟安逸相关的形容词,看着高桥启介,想要确定他说的跟他们想的不是一个人。

    “没错,就是那家伙。”高桥启介眼也不眨地将他们的期望破碎了个彻底。

    “他不是在东京吗”领头壮汉抱头抓狂。

    “之前是,但是现在回来了”

    “兄弟们,快闪”领头的壮汉不待高桥启介说完,扭头朝身后的小弟们发号施令。

    “闪哪去啊不是要打架吗”这群打手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到一个懒洋洋地声音从高桥启介身后传来,然后看到比以前成熟不少但眉眼绝对不会让他们认错的安逸从阴影出走了出来。

    打手众人身形一僵,随后全部朝着安逸九十度弯腰,中气十足地齐声喊道:“安老大,晚上好”

    高桥启介:这些家伙对安逸还真的是阴影浓重啊

    会川:不不是吧这个小子是混黑道的

    安逸目光一一扫过面前弯腰对他行礼的众人,缓缓地开口道:“你们是谁啊”

    高桥启介&打手众:原来你不记得了啊那你做出那种见鬼的深沉的表情做什么啊喂

    “他们是我以前的那帮小弟,你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