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小说:红尘仙劫 作者:狗狗执政官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    城区内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进入城区的阴魂们虽然有数千人,但是他们实力太差,先前经过上官云飞带领着特处局一阵追杀,加上几个妖怪偷偷摸摸的偷袭了不少,最后又加上那几百血气方刚的各派精英,这数千阴魂已经基本被消灭的差不多了。

    楚白与唐严等人驾驭着飞剑从城市上空呼啸飞过,刚开始楚白还担心会被那些居民看到后引起骚动,但是当他注意到下方的居民们看到自己之后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相反还颇为兴奋的挥手叫嚷之后,他也就不太在意了。

    楚白向唐严吩咐了几句,交代他先带那些各派精英回公司,然后自己在空中一个盘旋,笔直的降落了下去,在下面的空地上,一身西装革履的上官云飞在十几个特处局属下的护卫下已经等候多时了。

    一段时间不见,上官云飞胖了不少,显然是升官后再不用像以前一样东奔西走养胖了,不过显然阴魂的事让他也颇为头疼,只看他那深陷的眼窝和下巴上乱糟糟的胡渣就知道他这几天都没有睡安稳。

    看到楚白降下来,上官云飞的眼中闪过一丝狂喜,他挥了挥手止住了手下想要围上去的举动,抢先一步迎上去大笑道:“楚先生,可算把你盼来了!”

    楚白没有在意散布在四周仍警惕的盯着自己的那些特处局人手,他们都是些生面孔,不认识自己倒也是再正常不过,他只是径直迎向上官云飞笑道:“许久不见,你胖了不少!”

    简简单单一句话立刻拉近了两人原本已经有些生疏的联系,上官云飞想起以前东奔西走四处追捕犯法妖物的日子,也是不由得心生感触,那时候的他真是每天在刀口舔血,万一哪天遇见一个实力强点又心狠手辣的妖物,估计这百十来斤就要交代在这了。

    不过自从认识了楚白之后,上官云飞就发现自己似乎是时来运转了,先是几颗朱果砸了过来,让他的功力平白翻了几番,然后又是莫名其妙的被提升,成为特处局成都分局的局长,可谓是春风得意。

    上官云飞虽然不是什么七窍灵通的人物,但是也不是象抱石子那么憨直,起码在官场混了这么久,他也算是明白点事理,因此没过多久他就知道了自己升官的原因,原来是先给自己一颗甜枣把自己养着,日后若是遇见什么麻烦就让自己去找楚白帮忙啊,拿了好处的自己总不好拒绝吧?

    虽然明白了自己是因为什么升官的,但是上官云飞却没有一丝不满,毕竟当官是任何人都喜欢的事,他才不会清高到因为这些原因而拒绝当官,重新回去干刀口舔血的工作,他又不是傻子。

    也正因为如此,上官云飞对楚白充满了感觉,甚至可以说他无比的崇拜着楚白,因为在他看来,这天底下似乎没有什么能够难倒楚白的,因此当他今天看到已经好久没见的楚白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那一刻他心中的狂喜之意根本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不过紧迫的时间并不允许两人做太多的交谈,上官云飞身为特处局的局长,还要去带领手下做一系列善后事宜,而楚白也需要早点赶回落日剑派,尽早招集修真界各宗派聚会,并将他们联合成一个整体,以便与那亿万逃入人间的阴魂战斗,因此两人寒暄了片刻之后,就分道扬镳了。

    楚白回到落日剑派的驻地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在半路上他又顺手清理了数十个企图向普通人类下手的阴魂,因此耽误了一点时间,不过这点时间倒不是因为要清理那些阴魂耽误的,而是被那些他救下来的人类纠缠的。

    那些被救下的人类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缠着楚白想要拜师学艺,本来楚白虽然不打算收徒,但是却也不介意替落日剑派收几个门下弟子,因此刚开始楚白倒也有些意动,谁知他一问那些人为何要拜师,结果回答却是五花八门,有说学了以后可以发财,有问学了这个是不是可以长生不老的,还有的回答说这样很酷以后泡美眉方便。

    若不是楚白修行那么多年自制力超强而且对方只是普通人的话,恐怕他都已经失去理智一掌把这些莫名其妙的家伙劈了。

    打又打不得,骂又有**份,楚白只得一跺脚,被这些无聊人士逼的落荒而逃,也正因为这点小插曲,他才会在路上耽搁了近半个小时。

    回到落日剑派的驻地,唐严以及各派弟子已经回来了,那些年轻的各派弟子们正兴奋的和没有参加这次战斗的同伴们吹嘘着自己的勇猛,让那些有别的任务而没有参加这次战斗的年轻修真们羡慕的两眼放光。

    看到楚白落下,这些还在吹嘘的年轻修真们这才尴尬的住嘴不在说话,毕竟城外那数万阴魂大部分都是楚白消灭的,他们只不过是痛打了一番落水狗而已,楚白不在的时候他们拿这事吹吹牛还没什么,若是当着楚白的面还说自己怎么怎么勇猛,那就未免太丢人了。

    “弟子拜见太师叔祖!”见到楚白回来,唐严立刻率领着在场的落日剑派弟子们上前参见,不过由于楚白回来的太过突然,落日剑派的主力并不在场,因此唐严身后也只有稀稀拉拉的不足百人。

    “晚辈见过楚前辈!”在旁边看热闹的各派弟子们也纷纷上前,以本门的礼节一一问礼,毕竟楚白现在的辈分是修真界最高的,因此虽然楚白并不是他们宗派的,但是却没有人敢失了礼数。

    “嗯,不必多礼了!”楚白笑着向他们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开门见山的向各派弟子笑道:“不知能否拜讬你们一件事?”

    “楚前辈请说。”周围的各派弟子七嘴八舌的应道。

    “请你们通知你们宗主,就说楚白有要事相商,请他们尽快来这里一趟,越快越好!”楚白向这些年轻修真们笑道,其实由唐严出面邀请各派宗主也是可以的,不过既然在场有这么多免费跑腿的那干吗不用,那些没有门下弟子在场的宗派在让唐严去请吧。

    “楚前辈放心,晚辈这就传信!”周围的各派弟子们乱哄哄的叫道,立刻拿出自己师门的传讯工具开始写信,这各派有用纸鹤传信的,有用传言符的,还有些入世的宗派干脆就用移动电话,一时间场面倒是无比热闹。

    “太师叔祖,这么急着召集各派宗主,可是为了那地府逃来的阴魂?”唐严凑过来,在楚白耳边低声问道。

    “嗯!”楚白微微点了点头,他正是打算招集各派宗主,然后用在仙界得到的各派信物取得控制权,这样日后对付起那亿万阴魂才好指挥,否则各派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怎么可能打的过虽然实力低微,但是数量达到上亿的阴魂?

    地府发生的变故各派宗主差不多都知道了,因此当他们收到门下弟子传来的消息,说楚白想要见他们之后,立刻就明白了楚白邀请他们的用意。

    阴魂势大是修真界每个人都清楚的,各派宗主们也早有联手的意思,只不过一直拉不下脸来提出这个建议││如果自己提出来,人家会不会说自己宗派太胆小,连个阴魂都斗不过,还要去找帮手啊?要那样的话可把自己师门的名声给坏了。

    现在楚白提出了邀请,各只宗派的宗主们立刻顺水推舟的答应了下来,到了第二天,修真界几个大宗派以及几十个中等宗派的宗主都已经赶到了落日剑派,至于那些小宗派,除了离成都比较近的十几个宗派外,其他小宗派都没来得及赶来。

    不过这样也足够了,已经到达落日剑派的各派的势力已经占了修真界的八成,他们同意下来的事情,基本上整个修真界都不会反对,因此当天中午,这个规模不大但是在修真界却是绝对重量级的会议开始了。

    没有一点意外,凭藉在仙界得到的信物,楚白成功的整合了几乎整个修真界,在场的各派宗主都同意暂时建立一个紧密的同盟共同对付阴魂,而楚白则是这个联盟的领导者,统领修真界所有修真。

    聚会解散后,各派宗主纷纷起身告辞而去,他们还需要回去安排不少事情,并且把结为同盟的事情通知门下弟子,再集中精锐力量等待随时调用,因此也就没有在落日剑派久留。

    楚白本来想将他们送走后在闭关数日,前几日在神魔战场中他亲眼目睹了仙界之主的大真言术,说实话,那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以他现在的程度根本无法弄明白。

    不过那场战斗还是对他有了不小的触动,炎鹫上人与阿瑞斯的战斗虽然看起来硬碰硬的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是只有内行人才知道,他们对于能量的运用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们的每一举手每一投足都有其用意在内,楚白就是想闭关仔细琢磨一下其中的奥妙。

    毕竟与亿万阴魂的战斗即将到来,即使以楚白的实力也不敢大意,能增强一分实力是一分。

    不过他的这个愿望注定难以实现了,还未等他来到闭观用的静室,一个落日剑派的年轻弟子已经赶来通报:上官云飞来访。

    作为楚白入世后的第一个朋友,上官云飞的来访楚白自然不能闭门不见,他只得放弃了闭关的念头,随那落日剑派弟子一同来到会客室。

    上官云飞看来也是刚到不久,放置在他面前的清茶还冒着热气,不过上官云飞根本没有心思喝茶,他正皱着眉头不知想些什么,直到被楚白推开房门的声音所惊动。

    “楚先生,你来了!”见到楚白进来,上官云飞跳了起来叫道,随他一同站起来的,还有一个原本坐在墙角处的老人,他的背后站着两个相貌平凡的中年人。

    那老人年纪大概有七十左右了,虽然发须皆白,但是精神却很好红光满面,他坐在那里品尝着面前的香茶,面上更是一片平静,正好与上官云飞的坐立不安形成鲜明对比。

    楚白微笑着和上官云飞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诧异的扫了那老人一眼,其实早在进来之前,楚白的神识就发现了屋内还有别人,不过他没有想到会是一个陌生的老人,他原本还以为是上官云飞的手下呢。

    上官云飞注意到了他的诧异,急忙拉着他来到那老者面前,然后笑道:“来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张老。”然后又转向那老者恭敬的说道:“张老,这位就是楚白楚先生。”

    “楚先生,老朽张居正!”那老者微笑着伸出右手,楚白与他轻轻一握,心里却更加疑惑了,他入世已经数年了,张居正这个名字他自然听过,说起来他也算是国家中央颇有权势的一位官员,只是他来这里作什么?

    “楚先生,老朽这次冒昧来访,实在是有要事相商,所以有打扰之处还请楚先生原谅!”张居正说道,他知道象楚白这样的修真者对于权势之类完全不感冒,自己的身份对别人或许有震慑力,但是对修真者绝对是没什么用,因此他一开口就采取了低姿态,就是为了给楚白一个好印象。

    果然,楚白听到他的话也是不禁笑了起来,道:“不必这么客气了,既然来了就是客人,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请坐请坐!”

    几人再次坐定之后,楚白开门见山问道:“不知张老此次来此究竟所为何事?”

    张居正摆了摆手,示意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那两个中年人先出去一会,那两人迟疑了片刻,犹豫着不肯出去,张居正不由得怒道:“有楚先生在这里,有什么人能够伤到我?你们先出去一会,我们好谈点事情。”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那两个保镖般的中年男子也只得用怀疑的眼光看了一眼楚白,这才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楚先生,让您见笑了!”张居正转过身来向楚白笑道:“他们都是跟着我几十年的老人了,这次我来见楚先生,他们俩担心我的安心非要跟来,其实又有什么人能够在楚先生面前伤到我呢?”

    楚白微笑不语,张居正这两记马屁拍的这么明显,就连他这个修真者都看得出来,显然平日里他身居高位,根本就不需要去奉承别人,所以才会有这么拙劣的演技。见到楚白不答话,张居正略一思索,也明白了自己的疏漏所在,他尴尬的笑了两声,老脸也是微微一红。

    不过他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不过转眼功夫又重新恢复了平静,这一次他面色一整,开门见山的问道:“近来阴魂多次骚扰普通人类,不知楚先生对此有何看法?”

    楚白沈吟了片刻,终于叹道:“危险啊,弄个不好的话,中原大地十室九空甚至就此灭绝也不是不可能的。”

    “有这么严重?”张居正也是大吃一惊,他此次前来虽然是想为阴魂之事寻求修真界的帮助,但是他平日里毕竟不负责这些方面,就连阴魂这个名词还是来之前听上官云飞仔细解释后才搞明白的,因此对于事态的严重性还不了解。

    “地府掌管天下阴物近万年,这万年来未去投胎滞留在地府的阴物何止亿万,现在地府完全被毁,地府的阴物如果全部来到人间,就算其中有一成阴物起了夺舍侵占凡人肉身的念头,那也有数千万之多,在这数量庞大的敌人面前,就算是修真界也只是自保有余,更何况人间那些普通凡人?”楚白耐心解释道,普通阴物的实力虽然弱小,但是那也只是相对于修真者而言,对于普通人类来说,没有实体又会一些简单法术的阴物根本就是不可战胜的。

    其实楚白还是有话没有说出来,对于人类来说,真正的敌人却是大寂灭者,他既然可以捣毁地府,谁知道哪一天他会不会来摧毁人间?反正万年前他就是这么想的,要是真到了那一天才真正是人类的末日呢,与那相比这亿万阴魂还显得无害的多,毕竟这些阴魂除了数量庞大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实力可言。

    不过与大寂灭者的战斗是修真界的事情,普通凡人是不可能插得上手的,因此楚白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给面前二人,还是让他们操心阴魂的事情去吧。

    听到楚白的话,张居正的脸色也有些发白,他平日里主管的是别的方面,特处局并不归他管辖,因此对于修真界这些神话中的存在他也只是听说过而已,加上上官云飞毕竟对阴魂也了解不多,因此他们两人都没有想到事态竟然会如此严重。

    “那该如何是好?”上官云飞也是急昏了头,顾不得张居正还在场,忍不住叫出声来。

    不过此时张居正却顾不得怪他,他也一脸急切的望向楚白,等待着他的回答。

    “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楚白苦笑道:“这些阴魂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只有先勉强与他们周旋着,等待地府重新建立起来,那时候才能真正避过这场大难!”

    “那地府什么时候可以重新建立起来?”张居正急切的问道,阴魂来到人间后不断的向普通人类下手,现在整个社会被他们闹的人心惶惶,若是再这么闹下去,不等他们把这些人类杀光,恐怕社会秩序就要完全崩溃了。

    “那就不知道了,不过恐怕不会太快的!”楚白皱眉道,他心里清楚现在最重要的是大寂灭者的问题,不解决掉这个最大麻烦,就算重建了地府也一样会再次被他摧毁,只有一劳永逸的将他除掉或者再次封印,那时候才可以着手重建地府,当然这些事情是不可能说给上官云飞他们听的。

    沈吟了片刻之后,楚白无奈的苦笑道:“这些阴魂虽然在我们修真者眼中如同鸡犬,但是他们的数量实在太多,而我修真界所有修真者加起来也不足所有阴魂的千分之一,如此悬殊的数量对比,虽然我等并不惧怕,但是也只是自保有余,想要帮你们却是有心无力!”

    “这……这如何是好?”张居正跌坐在椅上,脸色煞白的喃喃自语道,他虽然手握重权,但是这些阴魂根本不是凡人可以对付的,就算他能够调动几百万军队也是一样,难道拿枪炮去打那些没有实体的阴物不成?

    楚白也是摇头苦笑,修真者本来就不善谋略,虽然楚白修为惊人,但是却也不例外,眼下一时也拿不出什么解决办法,只能看着张居正在那喃喃自语。

    一旁的上官云飞不是主事之人,因此他见张居正不说话,也不敢贸然插嘴,只得尴尬的搓着手,对楚白报以歉意的苦笑。

    过了许久,张居正仍然是这副模样,楚白心中也是有些不耐,有心想要找个藉口回去闭关,却又顾及到对方毕竟远来是客,他也不好一走了之,更何况上官云飞又是他的朋友,他不可能如此不给上官云飞面子,因此只得耐着性子陪坐在这里,最后干脆闭上双眼,迳直回想炎鹫上人与阿瑞斯的那一战去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后宫小说合家欢,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g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